?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靈異談

那些我們身邊的異事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怪书进行中】午夜窗外,那颗会飞的头颅

on Feb 01, 2018 · 5 min read

总算有希望了,直到中午的时候,终于有人敲门了,他女朋友起身去开门,门外进来一位小伙子,个子还挺高,带着个墨镜,梳个飞机头,穿着个夹克,搞得很酷似的,还嚼口香糖,摘下墨镜问是哪一位道友呼救?

哎呀我天,救命啊,还真是他,他行吗?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大,二十五六的样子!


我客客气气的说是我,他过来跟我握手说:“你好……”我也握手,你好你好,两个搞得跟政府官员第一次见面握手似的,他说你也是学法术吧,我说啊啊,对对对,是学法术学法术,反正就客气客气吧……

把情况说了一下,他进去看看大恒,又去看看窗户,说的确是降头术,这个要在窗户上挂鸡血袋子,在泥巴地里找三块大小相同的石头,拳头那么大,泡在鸡血里三炷香时间,拿出来装袋子里,到晚上挂在窗户上,还有门上,都挂上,这样飞降来的时候会被鸡血拦住,它闻着鸡血的味道会去吸血的,鸡血袋子里放几个他特制的小铁钩,一旦它咬到铁钩就会被勾住跑不掉,只要天一亮,太阳一出来就能破了对方的法术了。

哇,好厉害啊,懂的比我多多了,赶紧准备东西,一直等到晚上,把鸡血袋子都挂上去,屋子里灯都关掉,他用金粉在窗户上不知道画了什么,让我过去一起帮忙,我就过去帮忙一起弄,就是弹墨斗,弹出许多线来。一切做完,他说我们可以享受去了,喝咖啡吧,反正就是他很轻松似的。窗帘也拉上,一直就坐在房间几个人也不说话,很尴尬啊,反正等着吧。

大概夜里十二点了,窗户外的鸡血袋子下悬挂的铃铛叮铃铃叮铃铃响了,我一个劲窜起来要去拉开窗帘看,他不让看,说这铃铛会响一夜的,不要看了,就这样大家等了一夜,他倒沙发上呼呼大睡去了,到早上天亮了,铃铛声终于没有响起,这次他起身伸个懒腰,很悠闲的扯开窗帘,把鸡血袋子取下来,就在上面居然挂着几个干瘪瘪的蝙蝠,哇,好厉害啊,蝙蝠死了,可是怎么干的这么快啊,他说本来就是死的,降头师用虫蛊和阴咒灌进去,让它活了,才到处飞的,见血就吸,多亏没有让它进来,不然吸干我们的血……

真见识,这降头术好可怕啊。

他说害人肯定是有目的,降头师都是拿了人钱给人消灾的,现在虽然破了,保不住对方会怀恨在心的,所以现在赶快走,到他家躲三天,三天过后,没事了,就说明降头师不寻仇了,事情就了结了,如果一旦寻仇,我们几个都不放过。

于是他们赶紧收拾东西跟他一起走,我寻思没我事儿了,我就不去了我吧。

他拉着我说:“你也不能回去,你得过来帮我,咱俩配合才行,不然万一寻仇我一个人顶不过来……”

好吧,去就去吧,谁让我先求的人家,现在人家要我帮忙,当然得跟他在一起了……

这个小法师的家在下沙一代,一个人住,房子是那种民间小平房,也挺大,里面也有法坛什么的,供的法相是一张画,画里是个戴着斗笠的白胡子老人,手上还拿着个木盒子,难道这个就是他的祖师公?

他让我们随便坐,他把窗帘都拉上,给供桌上了香,还给画里的老人顶礼膜拜了下,膜拜后又给上茶。

他说现在开始我们四个就在一起,三天后不出意外就没事了,点上七星灯,如果七星灯突然灭三盏,说明那个法师就是寻仇来了,誓不罢休。

头一天晚上还不是很习惯,不过当然在一起聊天了,通过聊天才知道,他叫孟星斗,属虎比我大一岁,他师傅是五斗教的民间道士,两年前师傅去世,现在就剩下他一人了,传承师傅的衣钵,现在主要的工作是替人讨债,给人做私家侦探,不过也没人知道他是用异术给人讨债的。反正话也不是很多,跟装酷一样,我说你在家卡墨镜干啥呀,他说不告诉我,这是秘密。

那天他在家没事,家中风铃不停响,烧了传信符才接到小鬼的求救信。收了小鬼,做了法术跟着小鬼找到了大恒的家,就是这么来的。人家是有师傅的,难怪厉害,不过也可惜他师傅已经去世了,如果在的话也是一位高人。反正也很神秘吧。

起初的两天什么事都没有,到第三天晚上以为熬到零点就应该没事了,就在十一点的时候,七星灯突然全都灭了,当时是我看见的,真的,不是没有油了,里面都有灯油的,但就这样灭了,我说孟星斗你快来看,走过来取下墨镜,张嘴惊讶, 赶紧起坛做法。

二话不说,我也跟着收拾,倒酒,点香,数纸钱,桌子上一盆米,米上一个木偶,把木偶翻过来头插进米里边,这边刚坐着呢,大门就砰砰响起来,他说不能开门,拿个金色的锤头一样的东西顺着门使劲一捶,捶完用符贴在门上,贴完门外不响了,过了一会儿,背面的窗户开始响起来,赶紧去窗户跟前,他贴上符,但外边还是有东西在砸窗,于是他放了一个将军像在窗户跟前,镇压住,外边的东西才没有砸窗,但过了一会儿,另一面的窗户开始响,他给我符,叫我把房间所以窗户都贴上。

我去贴符,他就在做法,等我贴完后他也过来,我在卧室呢,他指着卧室窗户说,马上就要砸那个窗户了……

刚说完,砰的一声,窗户真响了,他将一把宝剑挂在窗户上,才镇住了,于是再去最后一个窗户那,我们刚到,窗户就开始砰砰响,他把最后一个金刚铃放在窗户前,撒了一把香灰。

不过自始至终我也米看清楚外边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卧室的窗户又开始响,砰砰砰,感觉玻璃都要碎了,但即使关了灯,我也看不清外边到底有什么东西。我说把我的桃木剑给放上去吧,说完就把桃木剑给挂在上面。一把宝剑,一把桃木剑,应该能拦住啦。

星斗匆忙的去供台桌子前提笔写符,把符烧掉放进杯子里,倒上茶水,拿着这个叫大恒喝,他说那个东西要是进来的第一个就要咬死大恒,所以这个符水暂时能保护他,不让那个东西接近。

那外边究竟是什么东西呢?他又画了一杯符水,把符水浇在正在响的窗户上,这回再一看,我的妈妈呀,大恒的女朋友都快吓晕了,外面是个飞头,不错,这就是降头术里最恐怖的飞头降。披头散发的东西看上去好可怕啊。

感觉眼珠子都耷拉在脸上一样,还有血,好血腥好恶心的。

那个东西张嘴在咬玻璃,咬啊咬,咬啊咬,你可以现在看看你放假的窗户,联想一下,脑补这个画面。然后还用头在玻璃上撞,撞啊撞,撞啊撞……又突然落下去不见了,接着另一边的窗户就开始响,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恐怖的东西。

孟星斗叫我跟他一起做法,收拾那个飞头,破了他的降术,咱们的东西撑不了多久的,即使撑的了今天,他天亮前会走,但明天晚上还是会来的,必须把那东西给拿住,到天亮不让他回去,他回不去法术自然就破了。他在储藏室扒拉出一个木马桶,很老旧了,上面全是灰,连铁箍都锈的不行了,

把马桶放在桌子上,用针挑破大恒的手指头,滴了几滴血在碗里,把碗房间马桶里边,又扔了个木偶进去,在马桶盖子上写了很多符文。接着让我用阴魂术请小鬼帮忙,请小鬼我行,那让我来。

他继续拿着金属锤子去抵抗,说是到快天亮的时候,他会故意放那个东西进来,到时候大家都要屏住呼吸,他会想办法让那个飞头进马桶,一进去,我就盖上马桶盖子,用小鬼听令术一同压住马桶,合力制服飞头,天一亮,小鬼拿钱散去,也正是飞头法破之时。

好,说干就干,我这边盘腿坐在地上,烧黄纸念咒语,用我青蚨门的法术请小鬼得令。

星斗那边用镇鬼捶拖延飞头降的时间。

四路小鬼听令,今有阳人送钱讣告,速速赶来速速赶来……

看星斗给我的罗盘,指针只要旋转,就来了个小鬼,来一个我用金元宝压一个,压在一张纸人上,给你先捧个金元宝。一直来了五个小鬼,我看够了。

这个时候外边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出奇的安静,有点令人窒息的感觉,于是我们四个站到一起。突然,背面窗户哗啦啦一下,整个玻璃都碎了,一阵风从外边吹进来,星斗说赶紧屏住呼吸。于是我们都捂住嘴巴,就感觉耳边有个很难听的声音,死亡的气息……

还有磨牙的声音,就在耳边,但看不到。星斗似乎看见那个东西了,手指着桌子上的八卦镜,示意要我看八卦镜,我顺着八卦镜一看,镜子里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头就在我脑袋边,还在流血呢,好好好……恐怖啊……

星斗使眼色要我走到供桌前,我就走,走到桌子前,他拿起香灰就朝我旁边撒,这一撒就发现灰里边一个恍恍惚惚的人头在摇头散发,还有两个惨白的眼珠子瞪着我。

这时大恒女朋友吓的不轻,就忍不住叫起来,紧跟着她就倒在地上,头发整个竖起来,被那个东西拖着走,我一把抓住她的脚,大恒就拿着镇鬼锤去打,跟那个飞头降打在一起。

一边打一边叫我找网,我说什么网,他说金钱红绳网,我找找找,在供桌下边找到了一个红色网,上面布着铜钱和小铃铛,把网给他,他在空中一抛,不知道有没有网住那个飞头,但没声音了。

星斗叫我们站到供桌边捂着嘴巴不要说话,这个时候地上的网动了几下,渔网上的铃铛也响起来,突然,整个房间东西都被撞的乱七八糟的,椅子在地上移动了一下,发出吱呀的声音。

星斗咬破手指在马桶边缘划了一下,于是我也弄破手划一下,用血引它到马桶这来,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一下就钻进马桶里边去了,星斗盖上渔网,马桶盖子盖上,我把五个小鬼纸人压在上边,令一声呵斥五小鬼得令,拿钱替我卖力,给我压……

盖是盖上了,里面的飞头噗通噗通要往外钻,还听到有人在里边发怒的声音,不停的撞,日出还有一会儿,我和他两人合力用手指请三清压,但都不行,这飞头降太凶,必须拿出去,咱们两人把马桶给拿起来,他说附近有个私人养鸡场,趁着天要快亮了,把马桶赶紧送到养鸡场附近,鸡是正阳之物,引日出的,用正阳压住他的凶气……

四个人一起跑,跑到养鸡场附近,找了个阳光能直射的地方,把马桶放地上,刚放下不久,鸡场内就有个公鸡嘎咕咕叫了一声,非常的响,紧跟着好几只公鸡开始陆续打鸣……

天总算是亮了,发现马桶盖里边不停的冒烟,打开盖子看,里面的碗里边全是黑色浓稠的水,腐臭难闻至极,都要吐了都……

总算是破了这么个飞头降,这飞头降术就是对方用的最可怕的法术,用的是死人头,去了头骨,留下头皮,把各种毒虫塞进头里,用法术炼,炼成飞头降,飞到目标人头顶的时候,就会张嘴咬死人,把人的魂给带回去,但是飞头降必须晚上出没,早上天亮之前回去,如果回不去就会化掉,也就是今天化成了恶臭的黑水了,这次真是长见识了,真可怕的社会。

但到底谁这么狠毒要害大恒呢,很遗憾我始终不知道,每个人都有心中难以启齿的秘密吧,我想只有大恒他自己心里才会明白是谁在害他吧!

到底后来怎样呢,下回接着说。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