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靈異談

那些我們身邊的異事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怪书五十二】它躲在她的橱顶,只有我能看见可怕的样子

on Jan 06, 2018 · 5 min read

上回说到,我居然通灵未成,还被吓了一跳,这于是我再一次头顶红布,再通灵一次,这次是跟刚才一样,起初耳朵听不见,后来浑身不能动,紧跟着感觉周围全是火要来烧死我,最后我咬自己的舌头才把自己惊醒,这是中了魔障了,这玩意儿太厉害了,完全不理我,还让我产生了幻觉。我心说这不行啊,得想办法啊,拿出书来看,阴气过重,要用铜镜调和,可惜那个老娘么儿把我铜镜给弄去,估计都给扔了,桃木剑现在防身,那得用别的办法,逼这个房间的脏东西跟我说话。


换第二套方针,书里的《阴魂点灯术》,阴魂点灯就是引屋子里的鬼魂现身出来,他不是不肯跟我通灵说话嘛,我用这招逼它出来,不过这个同样要在晚上做,于是到了晚上我再来。快到十一点的时候,我让小莹去客厅,我在卧室,让她把总闸给关了,没电了,点了一盏油灯,旁边放个火柴,油灯旁边放个纸人,纸人上写观阴人司,再放一个碗,碗里面倒头饭一碗,饭里浇上香喷喷的菜籽油一勺,插两根筷子在上边,筷子上头里用红绳子连起来,红绳子上有一个很小的铃铛,饭上边再放一个鸡蛋,这个是书里说的引孤魂野鬼吃东西的,他不肯跟你通灵,就得用这种方法引他出来,

于是那一夜我无耻的上了一个单身女人的床,当然啦,她在客厅呢。等,等了有很久,听到窗户吧嗒响了几下,过了一会儿,铃铛很细很细的响了两声,于是我假装不知情的起身吹灭了油灯,继续睡觉,还打呼噜。然后我就头对着另一边,眼睛是半睁开,突然,恍惚中听到火柴噗嗤一声,紧跟着房间亮了,是油灯的微黄亮光。看来它在吃了,香喷喷的菜籽油饭好吃吧,于是我就假装醉醺醺梦话一样的问起来了

“嗯呜……吃什么好吃呢?”

那个声音吧唧吧唧嘴巴几下“吃香油泡饭最好吃”好像还是小孩的声音

“不就点儿咸菜吗?”

“太咸,齁人”

“很饿吗”

“是,好久没有吃饱饭了……”

“干嘛呢,天天往我家跑!”

“你欠我们的,不找你找谁?”

反正就瞎问吧,它就答,聊着聊着才知道它是两个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小的一直没说话,听意思是兄妹两个,就说是被小莹害死的,也没说到底怎么回事,然后就反过来问我,问我怎么不吃,我说我不饿,问我多大,我说我一百零二,反正就瞎说吧。

一直到他吃完,我问要吃干净,他说快吃完了,我心说掐到点儿了,该出手了,一个劲儿起身把窗户关上,把桃木剑放在窗户上,紧跟着那个米饭碗从桌上掉到了地上,碎了,我赶紧把柚子叶水抹到眼皮上,房间四处看,没看见人,一抬头看,就在衣柜顶上坐着两个人,朦朦胧胧的样子,而且长的像白纸人一样,一大一小,拉着手坐在上面,紧张的气氛,我说你们不要误会,我不是收你们的,我也没能耐收鬼,白天通灵你们不肯理我,现在吃了我的一碗香油米饭,欠我一个人情,看旁边有个纸人见证,要不然我去城隍庙烧了纸人,让纸人告状,城隍爷派差役抓你们。虽然我在说,不过我没有抬头看,而是低着头说的,不敢睁眼看他们,人看鬼,鬼憎人,少看为妙,不然以为我自以为是不礼貌。

问完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靠在窗户边,陷入了僵局,我慢慢抬头看一样,两个还坐在上面,为了打破僵局,我继续说,你们也不过来害我,说明心肠不坏,说吧,到底因何前来打扰,有冤我替你们申,有怨我替你们出,我对油灯发誓!

终于,他说话了,说了两个字:“有冤”

既然有冤屈,你告诉我,我帮你们,终于他肯说了,原来这个冤我帮不了他们,要小莹才能帮得了,这是一对苦命的小兄妹,有个妈妈,生前三人相依为命,白天妈妈工厂打工,晚上加班很晚,那天下雨,兄妹两人带着伞去工厂门口等妈妈,但这一去就再也没回,被一辆轿车撞死了,可怜的是妹妹的尸体被车子拖了很远很远,那个开车的明知道撞人了却只管开着跑,估计也是糊涂了。

后来是抓到肇事者,妈妈花光钱告上法院,可是他请了律师,为他辩护,最终被判轻,只赔了一点点钱,可怜妈妈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骨灰回了故乡,可孩子的冤屈没处申,冤死车下,亡魂不肯安息,就生成了一股子怨恨找到那个律师,这个律师就是小莹。

我心说一报还一报,我跟他们说既然这样,就让我来跟她说吧,她知道一定会替你们平反的,要是相信我就来我的碗里边,两个碗,分别放两张纸人,用红布盖上,你们暂时跟我走,我回去给你吃饱,不让你们挨冻受饿,等你们妈妈来, 跟你们妈妈回乡……

我把事情全跟小莹说了,她那天晚上哭了很久,知道自己错了,于是几天后她就想了法子,后来最终让肇事者获刑,替两孩子妈妈要了一笔可观的赔偿损失,这也是她赎罪的一部分吧,以后她会多做好事,再也不做律师了,说人还是要说实话,满嘴的谎言终究会招致祸患……

那天我把碗用红布包好,找了小孩妈妈,她起初不知道什么情况,我让她来我家,关上窗户拉上窗帘,给她盖上红布,不久她就跪在地上捂着嘴巴哭,哭了好久,也许她看见两个可怜孩子了吧,以后的人生道路我也不知道她该怎么走下去,只是希望不要活在这段痛苦的回忆当中……也希望两个孩子跟随妈妈回家后,能安息……

继续讲述我的离奇故事,过了那么两天的晚上,我的手机再一次响了,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来活儿咯,果然,对面是个讲话有点怪的不男不女的声音,说不好的那种感觉,有点带回声。

请问您是小法师吗?

我问这是要干嘛呢?接着就很细声细语的说他需要帮助,现在住哪儿哪儿,要我什么时候到什么地点去他住的地方,我问是什么个情况。

他停顿了一会儿说他受到了惊吓,惊魂未定,要我去帮他稳魂定魄,还说给我准备了一盒钱。听对方很诚恳的样子,我就去吧,不过听那个声音好恐惧的感觉,于是我这次家伙事儿准备的很充分,他在电话里要我晚上去的,过了晚上九点后,到某个地点的房子里。

到了地方是个有些老旧的房子,大门还是那种带铁环的,按照他说的,进门前叩动门环三下。于是我拉着门环敲了三下,接着门就开了,还吱呀一声,开了个门缝,门缝里透出阴潮的味道。

可是没人,记得他说直接进去就行了,到客厅里有个椅子,椅子旁边的茶几上有个铃铛,拿起铃铛摇几下,他就会来的。这搞的神神秘秘的干嘛呢,心想不会是那个老娘么儿耍我的吧。当时心说有点不对劲,我不干了,出去吧,转身要走,有人说话了,法师你来了?转身进去,眼睛一瞥,发现客厅旁边的门边靠着一个人,一半身体在外面,一半身体在门里边,还是背对着我,不知道男女,我问您是?

他说话了,叫我不要动,坐在那儿就行了。

既然不让见我就坐下吧,我问是不是你找我的,他说是的。

我说到底怎么了呢,他说家里有个怪东西,求我帮他除掉,不然他永远出不了门。我问什么东西,他告诉我在房梁上面有个兽头人身的雕像,先爬上房梁帮助他取下雕像,把雕像上的眼睛给挖掉,再扔到后院的井里。

这是要干嘛呢,自己不会爬上去弄吗,这人不会是鬼吧?他说他年纪大爬不动,所以叫我帮忙一下,于是我爬到房梁上边,有个雕像,不大,和可乐瓶子差不多大小,黑色的,头又像狮子又像老虎的,身体是个赤裸上半身的人身子半蹲的姿势,拿着雕像就下来了,拿下来看那人还站在门边,我说我取下来了,要给你吗?

他说不用,雕像的头能拧开,我拧开看里边有九个纸卷,卷起来的纸,用白线绕着,把这个拿出来,在把雕像的眼珠子给弄掉,好像是玻璃什么的材质镶嵌的,使点劲儿就给弄掉了,最后到后院把雕像给扔井里去了,那井还有水呢。

扔掉后我说现在可以了吧,陛下您还有什么吩咐,他说把那个纸卷都烧掉,于是我点着打火机都给烧了。我说现在还有什么吩咐吗?他说没了,说我座位的椅子下有个盒子,里边是给我的报酬,拿着报酬我可以走了。

于是我拿出盒子,打开盒子要看,他说回去再看吧!于是我打的回家,在车上打开盒子一看,坑人呐,一盒子纸元宝!真的是鬼!这是被鬼玩了,哎,倒霉,算了,没害我就不错了,想想就算了。

但是等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听外边有嘈杂的声音,走到客厅门边听,就在外边走廊,还是一群小孩的声音,这么大晚上的谁呢,透着门眼儿看,黢黑的看不到,于是我准备去睡觉,就听不知道是谁头撞到门上的声音,砰的一下,我说谁啊,大晚上的不睡觉啊?

门外的声音戛然而止,等我回去再睡觉,一群小孩子的吵闹声又响起来了,这次我把门轻轻开了个缝儿,门一开声音没了,我一跺脚,外边的声控灯亮了,伸头看,什么也没有,但是我一关门没一会儿声音就响了,干脆抹点柚子叶水让我瞧瞧吧,隔着门眼儿看不清楚,打开门一看,就在走道儿里,坐着有九个小孩,都跟瓷娃娃似的,大部分光屁股,有的要上面拴着红绸子,有个小孩穿着肚兜,有两个穿着破烂黄色衣服,我知道这无疑是几个鬼孩子,没说话,他们都抬头看着我,我关上了门,想一想该怎么办,这分明是冲着我来的!

一个个看上去没有恶意的样子,不应该会害人,我也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儿,也许他们明天就会走,我就回去睡觉,可是一躺下就敲门,撞门,而且更离奇的是姨奶给我的那个泥娃娃晃动了一下,因为就在我床头柜上放着,这次我起身披上衣服开了门,点了九根香在客厅,在香旁边放了九个纸片人,把门开了个缝儿,就对着外边说要是冷就进家来吧!家里暖和!

就感觉外边嗖嗖嗖灌进来一丝丝的冷风,冻的我浑身发抖。

接着我就煮饭,给他们五碗香油饭吃饱,折腾了一夜很快就天亮了。由于家里的碗不够,我又去买了碗,进了家把纸人放在碗底,让他们进碗里,有九个鸡蛋,我一个一个立在碗里,只要鸡蛋立起来了,就进去了一个,好容易都把鸡蛋全都立在碗里,说明他们都全部入了碗了。最后用红布给盖上,续上香,白天都不说话,到了晚上就问他们了,到底为什么要到我家来,有什么难处?他们几个叽叽喳喳,不知道谁说好,我就用九个纸条,分别写上:“大宝、二宝、三宝、四宝……九宝”

天地乾坤,鬼差立案,阴人听令,阳人问话,我问谁名字谁答我!我说就大宝你来答我!不答就收了你的饭!

过了许久,有个小孩声音说话了,说他们几个没地方躲,孤苦无依,挨冻受罪,在那个无人的老房子里暂时避难,却被一个法师给发现,临时关押在那,用神兽镇住,哪儿都去不了,过几天要来收他们走,很可能要炼化他们买卖。无奈之下才找我帮忙的,我这才明白,原来坑我的就是他们几个小孩,那个老房子里的兽头雕塑就是镇他们的,而那个站在门边的人其实是个纸人。

我问他们怎么知道我电话的,小孩说他们求救,是我家里的一个灵婴帮忙的,一说我家里的灵婴我才明白,这不就是我床头那个泥娃娃嘛,好小子还知道出去溜达,其实床头那个泥娃娃就是个护身灵婴,这些小孩也是灵婴,他们求救,他就帮忙,至于电话是到底怎么打的我还真还猜不到。猜不到,就不去想了,反正现在不是在做梦,那群小孩真的来我家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可怜鬼童孤苦无依,九个相伴依靠,无处躲藏,本来他们是要跑的,可是外边冷,又怕再一次被缺德法师给收了,只好跟着我到我家来,求我收留。

搞得我这跟孤魂野鬼收容所似的,算了,只要不是害人就行,暂时收留一下吧,不然还能怎么办呢?总不能都赶出去吧,做点好事儿吧,不就每天几炷香嘛。于是这九子灵婴暂时的在我家安顿一段时间。不过我床头的你娃娃始终都不会说话和我通灵的。

家里突然多了九个鬼童,一霎时还挺不适应,摆在桌子上点着蜡烛油灯和香,别人来我家看到不知道我到底要干嘛呢,因为这九个孩子的到来,也给我带来了一点点小麻烦,比如有一天他们在屋内打闹,晚上引来狗在我家门外大叫,吵的我睡不着,

有一天夜里他们大叫,说九宝丢了,我打开碗上的红布看,鸡蛋也歪倒了,说明他跑出去了,于是我费力招魂,带着大宝从三岔路口把九宝给招了回来,招到的时候大宝说九宝坐在地上发抖哭,被其他孤魂野鬼欺负了,收回来问他干嘛跑出去呢,他说听到有人喊他,所以就飘出去了。

第二天晚上六宝也跑出去了,我又在三岔路口把他给招了回来,他也说是有人喊他,所以被招了出去,在三岔路口找不到路就在那哭,等着我。一连好几天他们都陆续出去,让我依次给招回来,如果没猜错应该是那个法师在做法招他们的魂,他们都说害怕,怕法师招走,可是我又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保护他们了,没有经验供养灵婴,实在没办法了,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决定送他们去万佛山,交给姨奶收养,只能这样了。于是第二天晚上我就把他们一次给收进了准备好的九个小罐子里,罐子上都贴着红纸,写着大宝二宝三宝……

再封好罐子,一起打包在木箱子内,再带上床头的泥娃娃,以及其他东西,赶上晚班车去万佛山了。

到底后来怎样呢,下回接着说。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