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靈異談

那些我們身邊的異事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怪书五十】又黑又深的山洞,恐怖的力量推倒了我

on Jan 05, 2018 · 4 min read

这种深山树林里边,我肯定怀疑会不会是女鬼,不过她走路有声音,也不踮脚,有影子,所以应该不是女鬼,我说您知道路吗?带我们出去可不可以?老大爷有病在身……


女的说话了:“我认识路,不过太晚了,出不去了!”

为什么啊?

下了一场大雨,出山的路有一座桥,桥被水淹了,要早上退了水才能出去,我也是困在山里,看见有火光就过来了!

既然这样咱们做个伴吧,正好互相照顾,早上一起出去,这女的应该对山路熟悉,还是听她的好。

她问老爷爷怎么了,我说他不舒服,腰上面有烂疮,她要我帮老爷爷衣服掀开给她看看,她看了看说老爷爷身上这个是蛇箍咒,也叫蛇箍疮,是被人害的。

这大姐看来懂这些,我问她什么是蛇箍咒,她说蛇箍咒就是害人腰上面好像缠了一条蛇,一直把人缠死才算了事儿,太折磨人了,什么人这么心肠歹毒对个老人家下手啊。

我问她你懂怎么治疗吗?这种东西是怎么害的啊?

她说害蛇箍咒是给被害人的床上放一张缠蛇咒,再给人吃下黑蛇粉,就会被害了,是一种诅咒的蛊术,这估计也就亲近的人会干这样的事了。不用想了,这肯定不是儿子干的就是儿媳妇干的了……

这大姐看来是同道中人啊。

她说她是山里人稍微都懂一些,而且说今天既然我们三个有缘聚在一起,而且正好她知道解蛇箍咒的方法,所以决定帮老爷爷解咒,但一定要我出力帮忙才行。

我说这简直是老天安排啊,能帮老爷爷解除痛苦当然好了,出点力算什么?

她起身要我们跟她走,她本来是要回山里小窝棚里躲的,看到我们在这就来了,现在先带我们去小窝棚,走了不远到了,正好三四个人可以进去,她把卧铺里的蜡烛点燃,说这个卧铺是他们家上山采药的时候歇息用的。这个时候老爷爷又开始发作了,腰疼的难受,她说得赶紧给他治,要不然老爷爷活不过天亮,就几个小时了,难道老人家就要死了吗?她说让老爷爷在卧铺里休息,她带我去一个地方,那里有给老爷爷治病的药,大姐给了他一个口哨,要他隔一会儿就吹口哨,我们听到好放心。

她打着灯笼带着我走,大半夜的,深山里面,一男一女走在山里,想想有点恐怖的,这也就是我遇到那么多吓人的事儿,要不然正常人也会吓死的。因为周围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你呢。走走终于停了,她指着一个一棵大树,要我爬上树,树上有个鸟洞,洞内是猫头鹰窝,里边有猫头鹰的毛,让我伸手进去摸,摸到羽毛就下来。

我好不容易爬了上去,果然有个鸟洞,不过她说猫头鹰嘴很厉害,得先确定里边猫头鹰在不在,她说晚上应该不在,以防万一要用东西试一下,我用树枝在里边试试,没有动静,于是伸手进去摸,一抓抓出许多毛来,刚抓出来,身背后有东西飞来了,啊,不会是猫头鹰回来了吧,赶紧跑,扑哧扑哧,猫头鹰在我身边飞,我赶紧往下跑,没抓稳,给摔了下来,不过好在手里毛攥的毛一根不少,起身给她猫头鹰毛,她选了一根比较大的放到包里去了!

接下来她带我到了个水潭边,说水潭边有个洞,洞里边有个元宝形状的石头,就在石头后面到杂草窝里面有一条金鳞水蛇皮,那灯笼在蛇皮上照,会发现星星点点的光,就是那个皮,其他的蛇皮不能要,她说她受不了洞里潮湿腥臭的气味,所以不进去,把灯笼给了我叫我进去,她在外边等我。

我举着灯笼进了洞,很小的洞,人还得弯点腰走,里面气味很难闻,一股子腥味,然后看到元宝形状的石头,我站在石头上看后面,果然一堆蛇皮,不知道哪个是金鳞水蛇皮,用灯笼照,被星点闪闪的蛇皮吸引,伸手就拿,全拿出来才发现好长的蛇皮啊,足足有三米多长,我心想这蛇是不是脱了皮之后成精找许仙去了?

我要拿着蛇皮出去的时候,身背后有个人一把把我推倒在地上,回头看却什么人也没有,当我要起身走的时候又站不起来了,好像有个人坐在我腿上不让我起来似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上也越来越冷,这是什么情况这是?

我喊大姐,大姐,大姐,你在外面吗,我好像被脏东西缠住了……

她在外面听到我的动静,要我不要怕,叫我拿灯笼杆子四处打,于是我拿起灯笼杆子四处挥舞,打了几下,能站起身了,接着我眼前一片黢黑,什么都看不见,难道灯笼灭了,我拿出手机也不管用,看不见了,看来是鬼遮眼了,我屏住呼吸,高耸肩头,试图让肩头阳火旺起来,这样可以吓走脏东西,“哼哈,六甲天兵六丁神将大司命神到此镇罡,呵令孤魂野鬼速速退下。”

用这招吓唬吓唬吧,可显然这招不管用,肯定脏东西厉害些,于是我说大姐我看不见了,有鬼遮眼,她叫我拖了鞋拽掉袜子四处挥舞,于是我照做了,慢慢眼睛看见了,终于看清楚了,赶紧出离洞,拿了水蛇皮给她看,她摸摸是的,我们就赶着回去,路上她还采了一些草,到窝棚的时候老爷爷正难受呢,眼泪花花的,生怕我们把他丢下了,很可怜的。

那个大姐把蛇皮烧成灰,和草药一起混合加了水做成了药浆,然后又烧了一张干草,她烧干草的时候嘴巴里还念叨着什么,我心想这位大姐是同道中人啊,只是干嘛遮着脸呢,看见又没什么,难不成脸上不好看?有伤疤?

不管了,救老爷爷要紧,我帮老爷爷把衣服掀起来,一手提着灯笼照明。她用猫头鹰的羽毛蘸那药浆,轻轻的给老爷爷的患处涂抹,药味道很难闻的,真的,她在涂抹的时候另一只手拿着个枝条在地上画着什么,嘴里还念着咒语类的。

全部涂完后,似乎老爷爷舒服一些了,我问他疼不疼,他说不怎么疼了,大姐说放心吧,涂了这种药方子就没事了,天一亮就会好的,不用担心。

于是我们三个在等啊等,等着等着我迷迷糊糊困的趴在旁边睡着了,就在睡着的梦里,有个脸上蒙着白色面纱的大姐站在我跟前,身上还发光,非常的华丽非常的好看,很有气质的女的,而且穿的衣服是红色长袍,她一说话我就听出来是那个大姐了,接着她就揭开了面纱,好漂亮好有气势的大姐,她面无表情,微微有一点点皱眉,和我想象的年纪差不多大,三十多岁的样子,她还说我们认识,可是我摸不着头脑,在哪见过您呢?从没有见过她啊!

她说她马上要走了,告诉我天亮后出窝棚会看见一条黑狗,狗脖子上系着铃铛,不要赶它走,让我带着老人跟着狗走,就会走出山的,另外还给我两个袋子,一个黄色袋子,一个红色袋子,说明天把老人家直接送回家,给他黄色袋子,袋子里有一张“五毒训子符”,让他进家门之前在门口把训子符给烧掉,保管回家后儿子儿媳再也不敢虐待他了,会照顾老人安享晚年的,另一张红色袋子是给我的,叫我不准打开,待我回到家中之后打开袋子就知道她是谁了!

话说完,我听到一阵鸟叫,再一睁眼,醒了,天都亮了,外面是清脆的山鸟叫声,第一眼是看老爷爷,身上的疮真的退去很多了,他说他好很多了,一点都不疼了,刚才还出去走了走,可是那位大姐呢?老爷爷说一早醒来就不见了,就有条黑狗一直蹲在外边看着这边,我出去一看,果然,和梦里大姐说的一样,有个脖子上挂着铃铛的黑狗,那个狗用后腿挠耳朵的时候铃铛当当当的响,那么说也应该有两个袋子的,我打开自己的背包一看,真的一个黄色袋子和一个红色袋子,我第一感觉是不是遇见观音菩萨了我?老爷爷也是一直在说遇见神仙了遇见菩萨了!

当务之急是送老爷爷回家,拉着老爷爷跟着黑狗走,终于出了山,那个狗看我们认识路,转身就跑到山里边去了,伴随着铃铛声慢慢的消失掉了,太可爱了小狗!临走前,老爷爷还跪倒在山前磕头,感谢神灵保佑他,他说我们昨天晚上遇见的肯定是山里的神仙!

我送老爷爷回家,我告诉他昨天晚上咱们遇见的大姐是个高人,给你个训子符,你不要怕,回家后保管他们会好好待你的,你就别指望有社区大妈什么的帮你调解了,都不管用的。子不教不成器,到了他家门口的时候,我给他打火机让他烧了黄袋子里的训子符,那个符上面是黑色图案,有斧头有刀有老虎有蜈蚣蟹子什么的,还有日月星辰图案,文字也很奇特,和姨奶的符完全不一样,而且符纸是圆形的,烧完后我叫他别怕,敲门,你不敢我给你敲,我拿脚踹了几下,里边有人开门了, 一开门就见一男一女两个人跪在门前……

这是真的灵验了啊,看到老爷爷现在的情况,我也安心了,他也是要给我磕头答谢,我说举手之劳而已,可不想在这多待了,还是赶紧回去才好,要不然再遇到那个臭娘们儿可不好。不过想想也开心,事实证明做了真正的好事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把红色锦囊给打开,里面一张卷着的红色纸条,打开纸条一看,上面用黑墨写着几排工工整整的繁体字“天地乾坤、错转阴阳、九戒狐仙、百无禁忌、念完此咒、立焚此符、千里传讯、有难必解”,再看最后五个字,是让我激动不已感动落泪的五个字“狐夫人感应”

原来我一直在狐仙娘娘的地盘,可自己却都糊里糊涂没想起来!

人生往往就是这么无常,幕幕都是一场戏,有的时候会觉得巧合就是上天故意安排出来的,狐夫人给我的这个锦囊里面的纸就是一张救命符,哪天要是落难紧急情况下,就可以念纸上的咒语,念完烧掉,唉,人生总是要经历很多啊!

到底后来怎样呢,下回接着说。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