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靈異談

那些我們身邊的異事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怪书四十九】荒山里遇到了奇怪的她

on Jan 05, 2018 · 5 min read

上回说到,我在异乡的旅馆里,又落到了老娘们手里,她看着我就奸笑:“哼哼哼哼,小子,可让老娘找到你了!别动,你动一下我就把手上的针扎进你脖子里”


说完从我头上揪了一撮头发攥在手里往她身上的一个黑色包里一放,她说她包里的小鬼吃了我的头发,我要是敢跑,小鬼就跟着我追,到时候吃我头发,从头发一直吃到脚底板,把我身上的肉吃完。

她放了手,我撒腿就跑,跑到个安静地方躲了起来,你不是有小鬼要吃我吗,我身上有姨奶给我开光的铜镜,我看你怎么弄我!可是找来找去都找不到铜镜,奇怪,铜镜哪儿去了……出门只带了铜镜,桃木剑在家镇宅呢,怎么办!不会跑的时候掉了吧,就在这个时候感觉头顶有个东西抓我,看也看不到,就是很疼的样子,那个老娘么儿走过来提着一个袋子打开袋子给我看,原来铜镜在她哪儿,她说小子,你还嫩了点儿……

这缺德老娘么儿居然偷东西还有一手,我说你别折磨我了,你到底要干嘛……

她要我跟她走,我弄丢了她的鬼奴,现在要我跟她再回三清山招一个回来,要不然弄死我!其实我知道这一去也是凶多吉少,万一在山里把我弄死就糟糕,可是不去,她现在就得把我弄死,她的黑法术真的好残忍,用折磨人的方式来要挟别人。于是我再一次回三清山里边,跟着她去山里帮她招鬼奴,背后偷袭只有她干的出来!等会去山里我想办法,因为书里面有一招法术叫《山神解难术》。在山里边遇难,遇到妖魔邪祟或者野兽什么的,可以用这种法术请山神帮忙,当然得有纸钱,好在背包里预备着这些东西,不过好像不多,但也只有这个希望可以试试了!

所谓的山神不是上天神仙,一般是在这块领域得道的鬼怪精灵,书里说:“子坞桥黎二樵翁翻山归途遇妖人挡路,子坞哀叹命怠,桥黎笑曰不妨勿惊,早年辛遇仙姑教得一法,施展求山神解危难安然下山回家,不日答谢山神,谢神恩眷顾……”

意思就是两个樵夫回家遇到妖人,这个叫子坞的樵夫说完蛋了,要死要死了,而这个叫桥黎的樵夫一点不担心,因为他早年遇到一位仙姑教了他一招山中遇难解救的法子,就是山神解难术,做了法吓走了妖人,两人安全回家!如今只有这个法子了,到时候我找机会跑,趁小鬼抓我的空当儿做法请山神驱小鬼,就这么办!

跟着她去了山里边,我故意走很慢,她发飙叫我跟上,我的脚都磨出泡了,到了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她拿出个罗盘在手上看,然后继续走,我也不知道跟到哪里了,在一个没有太阳照射的阴冷的山谷处她指着地上一块石头,要我推开,我照做给推开,石头下居然有条大蜈蚣,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蜈蚣,她上前一脚就给踩住,拿筷子夹进了袋子里。

不知道弄这是害人还是干嘛,又继续走,走到一片阴冷的树林里,全是树啊草的,她找一棵大树,拿出一个像令牌一样的东西给钉在树干上,树底下放了个小罐子,罐子盖打开,把蜈蚣给放进去,又从袋子里不知道抓了什么黑乎乎的虫子一样的东西给放进罐子里,在地上画圈,圈里面烧了纸,她闭上眼睛在那不知道念叨什么,念着念着用手蘸了像墨水一样的东西在纸上画了奇怪图案,把那个给贴在罐子上。

突然瞪眼看我,要我盘腿坐地上,跟她面对面坐着,张嘴不知道念的什么,念的好可怕的,这个时候我感觉不对劲,身背后有人搭着我的两个肩膀,还有呼吸的声音,她不准我回头看。有点吓人的感觉,她不会是把我奉献给什么妖魔鬼怪吃了吧!

当我看她闭眼念叨的时候,我觉得时机来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站起身推了她一下,去死吧你个老巫婆……撒腿就跑,头也不回……

跑了很远累的气喘吁吁,赶紧盘腿坐地上做法请山神,首先都照树枝迅速折一个小人形状,放在地上,这就代表山神了,要恭敬的双手合十,先跪下快速磕头,烧纸钱,站起来右脚使劲跺脚:“江湖救急请本方山神老爷发慈悲助我出困,待我回得家中必拱手拜天地烧黄纸钱答谢神恩……”

我正念着,头顶开始疼了,似乎它来了,不过这个时候不能停,要继续念咒语,还真管用,身背后刮起大风,一会儿的功夫,感觉小鬼应该跑了,因为风中似乎听到个小孩哭的声音,而且再看地上,那个纸条做的小人立起来了。

以为这样吓走了小鬼没事了,就听那个娘么儿的声音传来,不知道从哪个方向来的,说小子,好久不见,你长本事了,你跑不掉的,我看你往哪里走,哼哼,你以为请山神吓跑小鬼就行了吗,他只能救你一次,老娘今天陪你玩玩,哈哈哈哈……

听她的意思就是要跟我斗法了,因为感觉周围有东西围着我一样,这种就是斗法的节奏。好我陪你干,背包里东西找找,找出红线,围着周围一圈,再用五个石头压住,我站红线圆圈里边,用黄纸撕五个纸人分别压在刚才的石头下边,这是给我护法,还得弄个三角形的纸给别在棍子上代表一个黄旗子,这是令黄旗。

最后再放一个得令纸人,放在跟前。

下来接令,受请斗法:“弟子诚心奉请上天地下五路司命神将驾临护法助阵,破前方旁门左道无故攻门!”

放马过来吧你,首先出现幻觉,迷迷糊糊好像有人拿着剑在我面前要砍我,喊一声大司命神将上前!我那个手不听话使劲掐自己的腿,我得使劲让手拿开,使出浑身劲儿拿开了手,眼睛睁开才没事了,拿着感觉用言语说不清楚,就是全靠脑子和思想来斗法了。满脸的流汗

第二次闭眼是掐自己脖子,然后用力挣扎,最终撒手。

接着是发现得令纸人在地上动了一下,不能碰,念咒语:“少司命神将上前临阵”

眼睛盯着纸人,再用左手无名指压住纸人,拖下鞋子打纸人,打的时候不能太重不能太轻,打重了纸会烂,打轻了不管用,一边请下司命临阵,一边叫五方纸人护法。

打到纸人头和身体契合的分开了,才说明我成功了,再看地上的令黄旗,没有倒下,说明我斗法完毕了。

周围什么感觉都没了,也没有她的声音,拿起令黄旗,打火机一点,烧掉旗子。

现在我就可以跑了,起身收拾东西赶紧走,也没带个指南针,不知道跑哪里了,拿出手机来希望导航可以,不过山里边有时候没信号,就卡在那儿了,我心想往高点的地方走,站得高看得远,看到有房子的地方我朝房子方向走就没问题了!走半道上天空越来越暗,忽然就下起大雨,我说这臭婆娘怎么不斗法走了呢,原来预料要下雨了!

这可没地方躲啊,跑来跑去跑到个大点的树下面躲着,可没想到雨一下就是半天,而且特别的大,没法走,书上要是有避雨术就好了!可惜没有!

将近傍晚才稍微小了一些,这么黢黑的怎么办?

扯破嗓子喊救命啊,喊了几声又不敢喊了,怕真招来什么野生动物就麻烦了!

又没有夜行术,我要是驴友的话就好了,还能支帐篷睡觉,可我包里没那些玩意儿的,现在只能爬到这棵歪树上去,幸亏我有两袋士力架,来就活吃填饱肚子。到九点多的时候,正吃着,听到远处传来有人哭的声音,好惊悚啊,这大半夜深山老林的,会是什么东西呢,会不会是鬼哭坟?

姨奶跟我讲过鬼哭坟的故事,说以前有个男的做买卖回家有点晚,路过荒坟的时候听到有女人哭,怕有人迷路或者受伤就过去帮忙,却没想到是个哭坟的女人,女人说在给自家男人上坟,旁边还摆着许多真金白银,说要把这些都给她丈夫烧了,但是烧不掉,要不就送你吧,男人不为所动,问这么晚上什么坟,赶紧回家吧,说完就走了,他知道是鬼,可是走了不多远又听到有人哭,这回他没有管,径直走自己的,可是走了一段路又听到有人哭,男人知道是撞邪了,就把身上买东西的担子给放在地上,拿起扁担打担子上的包裹,怒气冲冲的一边打一边骂“我让你不听话,我打死你,我打死你!”他这是在吓唬那个哭坟的鬼,因为那个鬼一直这样缠着他不让他出离坟堆,他听老人说这个时候就要凶一点,做出打人的样子,那样有吓走鬼的可能性,所以男人不停的骂,结果那个哭坟的鬼真的没哭了,男人也安然无恙的回家了~姨奶说因为男人没干过缺德事,所以身上阳火灭不了,如果是个做过亏心事的人,可能就要死了!

哭声越来越近,一直到了跟前,我不敢说话,借着点点夜色,发现是个看上去挺可怜的老头扛着一个大袋子走,边走边哭,到树下居然停脚坐下了,我看他还咳嗽两声,应该不是鬼,而且走路有脚步声,赶紧蹦下来,把他吓一跳,我心想他应该认识路离开山,他起身想跑,我说我不是鬼,他才没有跑,遇到人我心里总算踏实一些。

我问他情况的时候,他就哭个不停,我给她吃了士力架,他才哭哭啼啼告诉我实情,原来他得了绝症,却被儿子媳妇开车送到山里丢下来不管了……说着说着就哭了……还说他的钱被儿子扣去,老房子也被儿子卖掉了,儿子情愿花钱给孙子出国留学,都不给他治病……接着老头掀开上衣给我看看他的腰,我一看吓一跳,整个腰围着一圈疮,这是什么病啊?

哎好可怜,怎么有这么不孝顺的儿子,畜生都不如!

老爷爷说他也不认识路,一直走,就想走出去,害怕遇到野兽吃他,想给自己留个全尸……

我气得肺都要炸了,怎么可以这么坏啊,不是人啊这个儿子……

既然遇见您了,虽然我不认识路,但是还是让我照顾您一晚吧,明天早上我带您走出去,送您回去吧!

虽然下了大雨,不过好不容易找到一些树上水淋烧的树枝,用打火机点着烧,看纪录片里面说野外点火可以防野生动物的,点了火都感觉暖和,老爷爷很可怜的,说腰被缠的疼死了,我看他痛哭,想给他江湖救急的法术,求五路神帮他解临时疼痛,纸钱不多了,烧完就没了,也没有香了,只能磕头祈求神灵帮助,但是不管用,请不到,疼了一会儿他好一些,给他喝水。

从这一刻开始,各种怪事发生,首先是听到有动物的叫声,感觉要到跟前一样,很吓人的那种,要不是因为有个老爷爷在这,我肯定爬树上去了,但是老人家可怜,得跟他一起,要不然我爬树上,他得可怜死,那种怪声叫了一会儿就消失了,再过了一会儿起了大风,把火堆都吹灭了,火堆一灭,就感觉有人在我们周围,我心里还瞎想,不会有食人部落吧。

风小一点了继续点着了火,点燃火时感觉树上好像有个人,好恐惧的感觉,我不敢睁眼看,但感觉模模糊糊那个树上的人在盯着我。退到老爷爷跟前拉着老爷爷,老爷爷直打哆嗦说冷的要命,我把外套脱掉给他披上,希望他能好一点,让他离火堆近一点,这回我抬头看,那棵树上面什么都没有了。

老爷爷各种不舒服,我只能照顾他,等他稍微好一点的时候才放松点,但睡也不敢睡,到了大概十二点多的时候,听到前面有灯光忽闪忽闪的,难道有人来吗?于是我喊:“喂,救命啊,有人吗?”

喊了一会儿,那个灯光来了,走到跟前发现是个打着灯笼的女的,半边脸遮着白布,只露着一双大眼睛,头上也围着丝巾,看不清长什么样子,但看身材眼睛,心里感觉差不多应该有个三十多岁的吧,我猜测的,因为穿着像个少妇,她是提着一个灯笼来的,走到跟前转身。。。把灯笼吹灭了!

到底后来怎样呢,下回接着说。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