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靈異談

那些我們身邊的異事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怪书四十八】那个凶恶的小鬼,终于来了

on Jan 05, 2018 · 4 min read

我不敢呼吸,可是实在憋不住了,放开手大吸一口气继续拉门,这门到底怎么开的啊……


着急忙慌的时候,就感觉身背后一阵阴冷,回头看什么都没有,黑黢黢的,拿出手机照一下, 突然就感觉一个东西在跟前闪了一下,紧跟着我的脚腕子就被某个东西给拉住了,低头一看,有个黑色的爪子一样的东西突然缩走,当我再用手机照却什么都看不到了,好可怕啊,

怎么关键时刻门总是打不开呢,这个时候拿出护身符,才没有感到周围的阴气了,心里嘀咕着王鲲你给我开门啊,门打不开了。而且接着又感到有人在我身边吹气,吹动我的秀发,于是我拿出铜镜在周围晃动几下,眼睛却突然黑了,什么都看不见了,我用手摸门,门也摸不到,肯定是幻觉的,我得镇定,想起姨奶教诲我遇到鬼遮眼的时候,稳固精神的咒语:“上天地下凡纲常反乱不得三界入内者听此号令大日如来解元神紊乱定我三魂!”

一边念,一边用手在铜镜上转圈,念了三遍,眼前看清楚了,刚才一定是某个怨气重的脏东西干扰我的大脑,不过这回门总算开了,赶紧出去关上门,带着王鲲回去了。

他告诉我很可能是那个恶毒小鬼,他说那个小鬼怨气很重,很厉害的,他有一次亲眼看见法师带着小鬼差点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给掐死,不过人没死,被折磨成疯子了,很吓人的。辛亏我有灵符和铜镜护身,要不然估计我也会被折磨疯的吧!肯定是那个鬼在看家,闻到人的味道想吃人。

既然偷回来了骨头,就得替王鲲安葬,最后送他上路了,他告诉我他的魂一直被困在山洞里,后来被法师带走,骨头又被困在坛子里,不记得到底多少年了,只记得他死的那年是七十年代,只求我带着残骨回乡好好安葬,安葬完,他就可以安心上路了……

其实挺可怜,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当然要帮他吧,于是第二天准备好行程所需的东西,按照王鲲说的地址,收好残骨,送他回江西老家……

王鲲家乡在江西三清山,我没有选择坐火车,是做汽车到玉山县,已经是晚上了,就在这里找个旅馆住一晚,第二天早上转车去的三清山。第二天一早就往山里边送,真的是杳无人烟。我背着包,他的骨头在坛子里,坛子上贴了纸人,他附着在纸人上,都在包里面,他就在我耳朵边说话。按照他说的,找来找去找到一个遗落的村庄,都没人住了,全是废墟和破屋子。这么多年还知道家在哪吗?其实应该找到他的两个弟弟,不过他自己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了,

你还别说,后来在找到他废弃的家门的时候,他说记得祖坟在哪儿了,让我带着走,穿过杂草树林,找到山坟,更令人惊讶的是在他祖坟里有一块墓碑上写着兄长王鲲之位,后面是“胞弟王鲤、王鳞泣立”还有一些碑文,从碑文里可以看出原来王鲲是为了救两个弟弟,三人爬上树,他自己下来引开野兽,让两个弟弟回家,最后自己惨死。墓碑干干净净,应该经常有人来打扫!

挺感人的,这种山坟能看到有这样感人的碑文真的很难得,估计是两个弟弟为了纪念哥哥,怕哥哥找不到坟,所以没有迁走,一直保留在这里吧。我告诉王鲲,你到家了,我就给埋进这个坟里边,我不埋深,留个纸条在墓碑这,清明节快到了,如果两个弟弟能来他们会来的,到时候看到我留下的纸条,挖出残骸应该会知道的。

他让我用纸条编一个蛐蛐儿笼,说他们看到蛐蛐儿笼就会知道的。我在想当他们看到蛐蛐儿笼的时候一定会哭的泪流满面吧,折腾半天给编了个蛐蛐儿笼,当然跟手艺人不能比的!

我这正要埋呢,身背后突然听到有个苍老而悲凉的声音在大声喊叫:“我的儿……我的儿……”

声音特别的凄惨,如母亲呼唤孩儿归来的声音,回过头看,从不远处走来一个佝偻瘦弱的老奶奶,年纪特别的大,眼睛红红的,头发雪白的,看上去很可怜的,我就见不得这种看上去慈祥有可怜老奶奶了,看到我就好心酸,她杵着个拐杖喊“我的儿”。

此时王鲲不禁失声喊:“妈……”

不会这么的巧吧,怎么可能,我的耳朵里听到王鲲抽泣声,喊妈妈,那个老奶奶就看着我喊我的儿,我的儿啊我的儿啊,为娘等你等的好苦啊……

就这一声喊出,我的眼珠子里也积聚了泪水,王鲲求我替他跪倒在老奶奶跟前,喊一声妈,我二话也没说,直接跑到老奶奶跟前,磕头喊了声妈……儿回来了……,其实我也哽咽了。就这一声喊完,老奶奶抱着我是失声痛哭,一边哭一边颤抖,苍老的双手摸着我的头发,颤抖的说:“为娘等你等的好辛苦啊,我的儿……”

我完全控制不住内心的感动,抱着老奶奶哭,而王鲲更是泣不成声,可怜阴阳两隔,母子分离,不能如面,只能寄托在我身上,替两者倾诉这几十年的悲苦……

我想老奶奶一定是把我看成王鲲了,上天安排,上天怜悯,让几十年不见的母子终于见面,这是莫大的关怀啊……不知道天底下还有多少母子像他们这样,阴阳两隔永不见面。

怎么也没想到王鲲的母亲还在世,这最起码八十多岁快九十的人了。真是让我欣慰的同时也替她难过……

没过多久,来了一个大伯,那人就是王鲲的二弟,原来他们一家很早就搬迁到附近的镇上去了,老母亲思子成疾,精神已经不好了,但经常偷跑到祖坟这来看王鲲,一来就坐很久,他和小弟两人经常过来找,也心疼母亲和想哥哥,当年哥哥是因为上山采药,后来两个弟弟小,不懂事偷跑山里找哥哥,遇到野兽,哥哥为救弟弟引开野兽,两个弟弟跑回去,但再找人回来找却再也找不到了,只找到一只哥哥的布鞋,母亲觉得一辈子都对不起这个儿子,要留着命等儿子,这一等就等了一辈子,春去冬来,等到头发花白,等到老态龙钟……

今天一早就不见了她,就知道她又跑来了,所以二弟匆忙赶来了……不久,三弟也来了,一家人终于团聚了,我告诉他们,王鲲回来了,他们一开始不是很相信,王鲲跟我说他们爱吃什么,小时候爱干什么,叫什么名字,我都说了,他们此时才才激动的相信了,不敢突然发现天阴沉了,好啊,老天安排,我就告诉他们,我现在做法,让你们看看王鲲,见他最后一面。

三十七门秘法玄术里有一招很经典的《招阴阳两聚秘术》。所谓阴阳两聚就是让人鬼短暂见一面,让他们看一眼王鲲的鬼魂,我当时就是很感动很激动你知道吧,就想让他们一家人见王鲲最后一面,替老奶奶了却一生的心愿,让她这么多年没白等。

阴阳两聚秘术要点蜡烛和香,这些都是预备送他上路用的,还有纸钱什么的,地上画一个圈,里面烧些纸钱,还得用四张黄纸分别写“天笏地圭”四个字,那石头压住四个方位,接着把香插在泥土上面,蜡烛也放地上烧。

再在纸上写东路菩萨显灵,南路菩萨显灵,西路菩萨显灵,北路菩萨显灵,写完按照顺序一张一张烧,烧的时候说“请东路菩萨批揍阴阳两聚……烧第二张,请南路菩萨下发通文准聚……烧第三张,请西路菩萨送阴阳执手相聚……最后一张,请北路菩萨送开眼见亡人一面!”

拿出最后一把黄纸使劲那么一撒,喊一声:“阴人现身,阳人得见,阴阳两聚,生死再难见啊……”

就这这个时候,两个大伯抱着老奶奶是失声痛哭,老奶奶喊我的儿,两个大叔喊大哥……

天也突然黑了很多,恍恍惚惚中看到一个少年跪在他们跟前,浑身颤抖,就在这一分钟的时间内,山里突来一阵怪风,吹的纸钱树叶到处飘,风中恍惚听到王鲲说了声感谢我,不一会儿风就停了下来,天突然晴朗了很多,而此时再也没有王鲲的声音了……

他已经走了……人生中总是有很多遗憾与等待,老奶奶用一生等待儿子回来,虽然坚持心中那份牵挂最终等到儿子,但也是与儿子离别之时,温暖总会离开,但我想她再也没有遗憾了吧……是啊,在你的人生道路里你是否也一直在坚守心中那份牵挂与等待呢?

他们兄弟接了哥哥骨头,准备择日长埋坟墓里,也非常感谢我吧,不过让他们不要宣扬出去,你们母子和我知道就行了,这件事完成了我也很开心,在他们家吃饭什么的就不说了!临走也祝福老奶奶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我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在三清山附近旅馆住上一晚,既然到风景名胜区,当然第二天好好游览风景名胜的。晚上睡酒店,当然睡外面的酒店我得把铜镜给放在枕头边,酒店的床不知道睡过多少人,也不知道多少男女、男男、女女……,放了铜镜安枕无忧。

就在这天夜里,都睡着了,那个门咚的一声,把我惊醒,我寻思可能是做梦里听到的声音吧,于是又继续睡,还没等我进入梦乡呢,咚的一声,这回听的真真切切的,就是有人在打门。谁?都三点多了,是谁这么缺德?莫非是喝醉酒的人?

第三次又咚的一声响了,因为害怕有坏人进了劫财或者劫色,所以我拨打前台电话,前台的妹妹上来敲门,我开门说有人敲我门,然后那个妹妹三两句说没事没事什么的,会看监控,小妹妹好不耐烦,在前台看韩剧看的入迷了吧!反正就是敷衍我。

好吧,继续睡觉,这回我不关灯了,我把电视也开了,却睡不着了,一直挨到天亮,整理整理背上包出门,刚出门不久,身背后有个人一把拍了我肩膀,回头一瞧,艾玛,那个坏老娘么儿,我一定是做梦吧。

到底后来怎样呢,下回接着说。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