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靈異談

那些我們身邊的異事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怪书四十七】它在我耳边说:你害的我好惨

on Jan 04, 2018 · 5 min read

这天正闲着无聊看书上的桃花盅驻容秘术,我还在研究该怎么让我变漂浪呢,那对外国夫妻又找我了!问题又来了,我去了他们家,发现三个孩子都病了,躺在床上不说话,眼睛里泪汪汪的,原来三个孩子昨天晚上被某个东西吓着了,我问最大的男孩,是什么吓着了,那个小男孩指着房间的拐角处说“monster……”(恶魔)


其实我英语极差,是他爸翻译的。我看看拐角处,空空荡荡,一个摇摇木马在那里,外国女的说他们发现孩子哭的时候,发现那个木马在那里摇,孩子们不敢看,而且他们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也觉得不对劲,有某种寒冷的气体在身边滚动。所以今天找我来了。

我问是不是这几天有人来过,他们说没有任何人进过他们家门,看来得找一找房间里有什么情况了,让他们都出去,我留在孩子房间,盘腿坐在地上,设了香与蜡烛,拿出铜镜靠在香炉上,然后烧一张纸钱在铜镜跟前,剪一个纸童子放地上,上面放个碗,碗里面倒上半碗水,立起三根筷子,只立了三次,筷子就立住了,说明那个东西还在这个房间,好强大的阴气,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拿起铜镜对着铜镜看,铜镜里能看到它,我是看到有个白色的东西站在门边晃悠,看不清楚什么模样,不过感觉好恐怖,大白天也闹鬼。

要是这样了就得摇追魂玲,摇起铃铛让他走,不要吓唬小孩。

盘腿坐在筷子前一边摇铃铛,一边念叨:“所有孤魂野鬼不得入主宅放肆扰乱否之五雷咒压你魂飞魄散生不的人死不得地府轮回听到我追魂铃响速速退出……”

这段话得一口气念,不能喘气一口气下来,差点瘪的我翔都出来了。虽然念了七遍,那筷子居然没有倒,说明这东西不肯走,如果不是孤魂野鬼,就是有人放鬼吓人,放鬼吓人一般是鬼魂到了晚上会到你床头,吹你的肩头阳火,慢慢吹,一旦吹灭,人的魂就守不住,鬼魂就有机会拉走你,不叫你回来。他们夫妻说晚上身边冰凉,我估摸着可能就是鬼吹顶头灯,也就是灭他们的阳火。小孩单纯,一定看见了它,所以被吓着了,孩子一旦被吓,惊魂未定。

筷子不倒它不走,我得通灵问问,它到底要干嘛,但是通灵三次都没有听到回应,于是我只能晚上再来,可能晚上可以通灵。到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我再一次通灵,可还是不肯回应我,这种情况它很可能不是孤魂野鬼,而是有养鬼之人放了这种法术来害他们一家。

既然这样,我得驱鬼了,有《白莲神婆打鬼秘术》,我曾多次提起这个法术,因为这是书里最重要的一招打鬼秘术,千变万化,各种方法。据姨奶说这位白莲神婆是宋代一个瞎眼道姑,但听力极强,为济世救人守正除恶,留下了她的独家打鬼秘术,但经过年代流传,已经失传了很多,现在书上的内容只是她打鬼秘术中的一种而已,据说还有更厉害的内容,但都失传了……所以很可惜,这位瞎眼道姑没有名字也没有道号,只是一百岁寿终的时候是安详睡在莲花池内浮尸三日,有白莲和鲤鱼在周围护身,三天后尸体化为一阵烟雾,所以后人尊称白莲神婆!

让他们都在客厅不要害怕,家主陪我在一边,妇女小孩排后,我设法坛,点香蜡,放三个碗,一个碗里放糯米,一个碗里放铜钱,一个碗里放无根水(无根水就是没有落在地上的雨水)

废话少说,先拿起桃木剑在桌子上敲三下,第一下:“乾坤无极阴阳少司命敕令!”

第二下:“五路神将六丁六甲天兵呵令!”第三下:“九天菩萨下达通地府阴差打鬼雷令!”

接下来摇追魂玲,叮铃铃,烧纸钱。

桌子上放了个纸人,用桃木剑打纸人,打的时候喊一声:“我打的你阴魂无助”

打完听房间声音,让他们都不准说话,竖着耳朵听房间有什么声音,头一下没声音,很安静,接着打,打了七下的时候,再听,有声音,好像是从房间传来的很重的喘气声,

出现这种情况说明起效果了,估计那个东西被打的不行了,端起一个空碗,把纸人放碗里,再拿上铜镜和桃木剑,到了房间把碗放在地上,拿桃木剑在地上敲三下,再拿铜镜对着碗里的纸人,不过多久,纸人居然弹动了一下,于是拿着桃木剑压住碗里的纸人出去,用手摸摸碗底,很潮湿,把纸人拿出来后用钉子给钉在北边墙上,钉好后用火把纸人给烧了。

纸人烧完,拿出姨奶给我的符,我给了他们一道,放在他们家玄关处,我现在看还有没有东西再来捣乱了。

这回叫他们放心不要害怕了,不会再有麻烦了。

很洋洋得意的回家了,回家的路上奇怪的事发生,总感觉有人跟着我,回头又看不到人,当我快到家门的时候,就听耳朵根处有人对我说话:“你害的我好惨……”

很恐怖的那种声音,好凄惨的样子。是谁呢?就是刚才那个鬼。

怎么回事呢,由于本人能力有限,虽然照着打鬼秘术里面来的,但不会收鬼,只能赶走了他,所以现在他跟来了。我说你别过来啊,你过来我用桃木剑打你。

他还在我耳边说被我害的好惨啊,我说你跑人家吓唬吹人阳火你不是在害人吗?

他用颤抖的声音说:“我也不想……我是被迫无奈……你害的我好惨……”

看来真的有人养这个鬼让他去害人的,于是我就在地上跺三下脚:“我说我身背后的鬼魂你莫害人,你要有苦衷就跟我来……”

然后我就径直回家,不过他一直没有说话,到了家门口我就跺脚三下,说:“我身背后的鬼魂,你来没来,你要来了我关门,关了门三叩门,我就给你开我的门。”

我进门后关门,没过几秒,就听敲门了,是他跟来了,好,我给你开门,开了门听他的声音说我家里有某种力量挡着他,他害怕,于是点了一盏引魂灯,在门口,我说你不要怕,跟着灯来,把他给引进了木斛里边。

入了木斛他才没有害怕,我知道鬼魂是不会和人一样说谎话的,他估计真的有苦衷。

听声音是个男的,他告诉我他才十六岁,名叫王鲲,看来是个未成年孩子。他本是上山采药替母治病,但不小心被山里被野兽吃掉,尸骨留在山洞,可怜年少惨死荒山变成孤魂野鬼,不知道多少年被一个法师在山洞发现残骸,捡去了他的七两残骨,拘走了他的魂,养在了封坛内,后来用尸油炼化他,让他替法师做事,迫于无奈只能听命,因为他七两骨在法师哪儿,如果不替他做事,法师就会炼他的骨头……这回就是法师收了雇主的钱,替雇主害人,让他去了那个外国人家里害人,其实只是去害那对夫妻,三个孩子他是真不忍心伤害,那天晚上只是想跟孩子玩耍,却吓到了孩子……

跟孩子玩只是让他想起了他曾经也有两个弟弟,和他们一样大,那时候也是带着弟弟玩的。听他说完觉得他也好惨的,做人的时候惨死,做了鬼还这么的可怜。

现在他被我打了出来,不敢回去复命,如果法师震怒,就会炼他的魂,让他受折磨。因此跟着我说我害的他好惨……哎,说的也是,这不能怪我也不能怪你,全怪那个无德的法师和那个雇主。

我问他那我现在要怎么帮你呢?

他说他每隔四天要回去上报一次,也就是上报那家人的情况,后天晚上他得回去,让我点引魂灯,好找到来我这里的路。

他回去的时候会偷看法师的行程表,如果法师要是出去,家里就会没人,到时候让我去他家偷出他的灵位和残骨。

第三天晚上他回去了,走的时候我把木斛放在门边,在门头上点了引魂灯笼,灯笼上写了“王鲲去去归来”,灯笼下缀着铃铛坠子。

到夜里两点多的时候他回来了,不过好像很难受,因为法师听雇主说他们一家都很好,所以法师折磨了他一顿,让他这次要下狠手,再不出手,下次就烧他的骨。不过好消息是他看了法术的行程表,明天法师会外出接单,到后天才会回,所以我有时间可以去他家偷出王鲲的残骸!他把希望全寄托在我身上了!我再一次的肩负起一项重要任务!

没有阳人帮忙,他自己没办法偷自己的骨头,看来也是缘分注定遇到他,不过在偷东西之前得想个办法怎么进屋子,由于我没有技术手段撬门,于是就得用书上的纸钱开锁术里面的“入室取物”一招了,这是针对物品丢失在屋子里面,然后做法开门进屋的,

原文是:“南山神婆为孤老入室取物,索回被拐银两,手持纸钱变化头钗,探入锁内,开的两道紧门,大方入室内取走孤老银两复还,随留下纸人端坐房梁,以警斥歹人无德无礼。”

意思是南山神婆遇到一个孤独老人,老人被骗了钱,她看不过去,就用法术开了骗人者的家门,拿回老人的钱,走之后还留下一个纸人放在房梁上,用来惩戒骗人者,估计也就是吓唬吓唬他,让他不要再骗人的吧!

我想有学会的术士一定用这个去偷东西,它最后说的不能用来盗窃的,物极必反的意思,不能做坏事,我心想我不偷钱,和南山神婆奶奶一样去帮助别人,就不算偷盗了,只不过要留下纸人警示我就不会了,比较高难度。

把内容仔细阅读好,准备了里面要用到的东西,到了晚上叫王鲲带我去法师家,他让我用白纸剪一个大点的纸人,在纸人上写王鲲两个字,把纸人贴在我后背,告诉我他入我后背的纸人上,待会儿出门走,我会感觉后背有人推,那就是他推着我去法师家了。

不过后背贴个纸人出门有点尴尬啊,背个背包把纸人遮起来了。

一出门真感觉后背在推我走,可是怎么这个路有点熟悉啊?

等我走到法师家门口我才惊呆了,认识,那个老娘么儿家啊,你说我是跟她有缘还是跟王鲲有缘,怎么这个世界这么的细小?欲哭无泪,我又跟这个老女人挂钩上了!

可我今天非把骨头给偷出来,纸钱开锁,首先把准备好的冥币纸钱折曾尖尖的形状用红绳再捆七道,左手中拇指和大拇指捏住纸钱,右手竖剑指顶住眉心位置,闭眼,口念咒语“东路少司命催魂来,西路中司命催魂来……”(后面的咒语省略)

请孤魂野鬼入纸钱为我开锁,其实不用孤魂野鬼了,王鲲就可以入纸钱上给我开门的,不过这个仪式流程还是要走的,不然门也开不了的,王鲲入了灵,我把纸钱插入钥匙孔里,得轻轻的插,不能用力,而且是用左手的中指顶着纸钱末端,右手托着左手腕子,用腕力把纸钱顶进去,入了三分的时候,接着念咒语,听到嘎达几声,门开了。

不过王鲲不能进去,里面有神像会吓到他的。他告诉我牌位和坛子都在一起,就在神坛左边,另外要小心他有个棺材里的恶毒小鬼很缠人,听到棺材里有响声就屏住呼吸,要不然小鬼会出来缠着我咬人折磨人心智的。他说的小鬼我记得,就是那个小棺材。

我把后背的纸人贴在门外,然后进门掩上门,没关。不敢开灯,用手机照明找,房间里只有神像是亮的,好像有某种夜光发光体,就看那个神像的脸蓝哇哇的,不知道这是什么神,菩萨不像菩萨,妖怪不像妖怪的。蓝色的脸庞看上去好吓人。

神坛旁边摆着牌位和坛子,上面是用金粉写的我看不懂的字,不过有两个字认识,王鲲,后面是个坛子,打开盖子看,里面有个木头印章,王鲲说就是这个印章压着他,我把印章给拿出来放一边,下面就是布抱着的残骨了,把残骨取出来,牌位拿上装包里,刚要走,听到有动静,于是我屏住呼吸,往外走,可是突然听到门嘎达一声,关上了,伸手开门却开不了,我的妈呀,怎么门给关上了,接着就听到棺材的盖嘎达嘎达的声音,不会吧,难道棺材里的小鬼要出来了……

到底后来怎样呢,下回接着说。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