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靈異談

那些我們身邊的異事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怪书四十五】那两个尸体。。。真的。。。站了起来!

on Jan 04, 2018 · 4 min read

上回说到姨奶给两个小鬼魂通完灵后,不由擦拭了下眼泪,哽咽的说:“可怜两个孩子……无父无母……是一对孤儿……”


啊……我也完全被怔了一下,可怜两个孤儿没有父母疼爱,却死于非命,姨奶都忍不住伤心难过了……

人世间太残忍,两个单纯孩子还在期待世间有真爱去关爱他们,可是等来的却是死亡,可怜至极……姨奶说这是同胞姐弟两个,小男伢子被杀的时候,姐姐眼睁睁看着他死的,却救不了她,最后被掐死。  两个魂魄本来是被法师给收起来镇住的,但那天晚上不知道打哪儿来了一只大老鼠,那老鼠偷供桌上的东西吃,把小坛子给推倒在地上,打碎坛子,姐弟两魂魄才逃了出来,飘忽不定,受小鬼欺负,阴冷害怕,最后躺在了郊外的野地里孤独无助,怨气也越来越重……

老天不该绝他们,才让姨奶碰见了……

如今首先就是好好超度孩子,再安排尸体该怎么办!

两个可怜孩子的魂魄,姨奶用了两晚上给超度了亡魂,孩子的怨气也消了,那天晚上我在旁边看姨奶超度念经的时候,眼睛流下了难过的泪水,……她是用了真感情安魂超度的……

我在一边看了鼻子也酸酸的。姨奶说横死孤魂必须入土为安他们才能真的放心的去,才有鬼差愿意带他们走,所以这个尸体还必须姨奶亲自处理。

于是姨奶写了好几道符,封住小孩的七窍,在额头上用筷子点了朱砂痣,用红绳把小孩手腕拴合起来,又撕了两个纸人,一男一女,在纸人上写了孩子姓名,男孩叫郝寒冰,女孩叫郝寒心,纸人放在碗里,用糯米压住,糯米上插一根香,姨奶说这样是保住尸体七天内不容易腐烂。

由于孩子无父无母,姨奶决定把两个尸体带回万佛山火化掉,三天后让我跟她一起回万佛山!

这天晚上我在客厅跟两个尸体睡,两尸体躺在墙边,还点着油灯。也就是我没心没肺锻炼出来的胆,换别人晚上跟两个死尸睡一间房早吓死了。

到第三天的晚上,姨奶在地上烧了纸钱,烧了一张符,拿着符在尸体上转三圈,念了几句咒语,一手压了一下尸体的额头,紧跟着喊了一声起……

啊……我要疯狂了,尸体站起来了……真的站起来了,难道活了吗?

姨奶说他们的魂是回不去的,这个是“走尸术”,早年间有些其他门派的术士就是用这种方法走私做坏事的。因为拿这个赚钱做买卖太损阴德,所以祖师婆婆把他们门派的这个秘术给烧了,当年姨奶就是因为太好学了,在这个秘术被烧之前得见过一次,由于姨奶年轻时候记忆力很好,过目不忘,就学会了这一招,学这个还被师傅罚过。还有一种赶尸术,尸体是跳起来行动的,比走尸术稍微差一点儿。

在身上贴了符,给两个孩子手腕上系上铜钱,让我买的墨镜给孩子戴上,因为他们起身走路的时候,眼睛始终都是闭着的,要是起身走路给人看见肯定会怀疑的。姨奶给两尸体嘴上擦了口红,还给打了腮红,化的跟活人一样,我心想姨奶肯定给尸体化过妆,跟活人似的。

两小孩的魂魄收在竹筒里封了起来,回去焚烧完尸体,他们才会完全的离开。都给装起来在背包里面,我以为他们会和鬼片里蹦蹦跳跳的,没想到是走路的,而且关节可以活动,这种原理我真搞不懂,到底是怎么走起来的,因为尸体全身停止工作了,可腿为什么还可以活动关节呢?姨奶告诉我这就是法术的奥妙之处。

我这么彪,估计一辈子也学不会的吧。

出了门我拉着两个尸体的手,他们都带着绝缘手套,要不然时间久了尸体阴气会传到我身上的。坐火车肯定是不行的,我们是坐大巴的,有这种每天早上八点和晚上八点都有一班专门跑舒城的大巴。那个不用买票和安检什么的,所以尸体可以上去的,我给两个尸体买了一个票,两个坐一个位置,姨奶和尸体坐一排,我坐后面。

要是司机和车上那些乘客知道两个死尸在车上,肯定会吓死的。

夜里半路的时候出了叉子,车子在一个偏僻收费站旁停了十来分钟,前面也有大巴车停着没走,好像是有检查什么的,不知道为什么会上来两个穿制服的,看到两个尸体的时候就用怀疑的眼神看了一会儿,问姨奶这两个小孩是不是她孙子,姨奶点了下头,警哥觉得不对劲,因为尸体一动不动还戴着眼睛,而且坐的笔挺笔挺的,我就说我弟弟和妹妹,不舒服睡着了。

那个穿制服的说是不是发烧,穿那么多干嘛,还伸手试探孩子额头,我心说你这么敬业干嘛!

完了完了,要被发现了,姨奶你快做点什么吧……姨奶在前面不动声色,我在后面又不能激动的站起身看前面,突然听前面一个小孩的声音说:“奶奶,我们到哪里了……”

警哥才收回手走了,我的天啊,闹鬼了,真是尸体说话了……

直到凌晨车子到站下车,姨奶才说晚上有个孤魂野鬼借用了小女孩的尸体,帮了我们一把。

我还以为是姨奶用法术让尸体说话呢。

原来这个孤魂野鬼在杭州的时候就跟着我们上车了,姨奶知道的,但发现这鬼魂没有恶意,而且车上人多不方便做法震摄,所以就让鬼魂一起上了车,那个魂其实一直就坐在司机旁边,车子停的时候姨奶就担心会有人上来检查,防止被发现被误会,所以她早早撕掉尸体身上的符,念了个招魂的咒,那个魂立刻入了小女孩的尸体,那个说话的就是鬼魂附在尸体上说的话。

现在这个魂暂时在小女孩的尸体上,到了万佛山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把尸体先放在偏厅躺好,姨奶把那个附着在尸体上的魂给招了出来,入在了坛子里。

跟鬼魂通了灵,原来是有求于人的,坛内鬼魂是个快三十来岁的男子,一次晚上开车躲避电动车不小心出车祸昏迷过去,但他说自己实际上没死,说在黑暗里有两个人要他回去,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走到自己尸体跟前就被某种东西给推开,就是回不去自己身体,现在尸体在家里昏迷着,家里父母天天都守在床前希望他醒来,可是怎么都醒不来,他发现他老婆和他的朋友有关系,很有可能谋财害命要占了他的财产……

自己成了孤魂野鬼,现在家门都进不去了,门上面不知道有个什么东西拦着他,那天晚上无意中看到姨奶一身正气,有善光引领,发现两个尸体跟着我们,所以知道姨奶有本事,跟着姨奶走,想求姨奶帮忙的。

既然碰上了,也不能不帮,毕竟他没算死。不过先把手头上的事做完吧,第二天和姨奶到山里把小孩尸体焚化埋葬立了碑,念经超度,送走了魂魄安心上路去了……

既然这个魂原身在杭州,那姨奶就不回去了,这个事情就交给我办,这里面一定有懂法术的人在家门和身体上设了辟邪的咒,不让回魂,给身体留了一口气,看上去是瘫痪植物人,实质上就是慢慢让人死,只要拖个四十九天,四十九天后魂魄再回不去,人就断气,到时候怎么都不会发现是被害死,以为是得病死的,所以心肠歹毒的人才会想到用这种法术害人。

咦,这倒是个害人的好办法啊,可以研究研究,当年小潘和小庆应该用这种压胜法术害小武的!

好吧,就让我回去帮你吧兄弟,我在姨奶这住了一天,上次被那个婆娘破坏了的桃木剑也给带来了,姨奶拿去把上面的符给擦掉,又重新绘了一下,给开光持咒,这回用红绳捆了几道,应该不会那么轻易被破法了。还给我写了几个符,教了我回去怎么让这个鬼魂回身的方法。临走还给了我一个黄泥娃娃,拳头般大,娃娃做的栩栩如生,还给系了红肚兜,肚兜上是莲花。这个让我放在床头,回去后放一小盏清水在泥娃娃旁边就行了,会对我有帮助的。

第二天我就带着所有东西回杭州了,第一件事就得帮这个鬼魂兄弟返回自己的肉身!回杭州的第二天晚上就开始仪式,送他回去,因为跟他通灵已经说了住址了。

他的魂装在了个木盒子里,木盒子上贴了符,走之前要烧纸钱,家里住高档小区,我这种穷人走进大门的时候保安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进电梯到十二楼,门头上没有贴什么辟邪的东西,不过门上有过年还没撕掉的春联,姨奶说门框周围没东西,就在门上找,贴了门神的话就把门神撕下来,没有门神就在春联上写着什么,春联纸上是有一些黑丝的图案,我把春联给撕了。

撕碎春联纸扔的远远的,摇了一下铜铃铛,喊他的名字:“张伟你不要怕,迈脚跟我进家门……”接着我敲门,一个女的开门,估计是他老婆,我说张伟朋友,来看看张伟,她给我进去了。他爸妈都在,房间躺着个男的,这就是张伟,我坐到跟前拉着他的手,实际上是把一道折好的符放在了他手上,当然他昏迷不觉的,我跟他们说我是学医的,很久没和张伟联系了,今天让我来给他看看,先把装了张伟魂魄的盒子给打开,他老婆在那打哆嗦冷了一下,估计是魂魄经过了他老婆的身体,

接着我拿着姨奶给我的一根银针,轻轻的在张伟的眉心戳了一下,戳的时候念了个咒,是姨奶给我的九字真言,最后拿出一根木尺在他天灵盖上使劲打了一下,打的时候喊了声:“张伟你快快醒,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就这一下打完,张伟突然睁开眼,嘴里好像有东西要吐,要吐吐不出来的感觉,赶紧坐起身对着床底下一口吐出来黑水,一边吐一边咳嗽,一边还猛呼吸,终于醒了……

这时,我偷偷瞥了一眼他老婆,这婆娘,表情好怪异!

到底后来怎样呢,下回接着说。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