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靈異談

那些我們身邊的異事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怪书四十三】催魂术、我进入了一个恐怖的虚幻空间

on Jan 03, 2018 · 6 min read

我去,不是冤家不聚头,打小人害我的老娘么儿又出现了!

好小子,可算抓到你了,你胆子不小,烧了我堂弟的法坛,我今天跟你没完。我说我什么时候烧你堂弟法坛了,她说堂弟在哪儿哪儿给人坐镇,一说我才明白过来,原来就是那个瘦法师,全明白了。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是坏透了心的。


她说完松开我的手,我撒手要跑,没跑两步肚子就疼起来。她在那敲竹板,吧嗒吧嗒响起来,她叫我去取来木偶,把木偶给了她她就不会跟我计较,放我一马。我死也不肯啊,她就敲竹板,疼的我没法没法的,有路过的人走过,她就说我是个不孝子,说我吃喝嫖赌……

这婆娘可以进军演艺圈了,干这个真屈才。

她问我带不带,我就是不带,你弄死我算了。

好,你不带也行,你看,我手上这是什么?

不知道怎么在身上掏出个像知了一样的东西,吱吱……发出难听的声音,声音响了几下,我感觉有点迷糊,她问我木偶在哪……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听她话,带她去旅社了,当时真的迷迷糊糊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到后来才知道她用的是催魂术,手上拿的是用残忍手段炼小鬼炼出来的黑蝉。到了旅馆的时候我才清醒,喊了声弥嫣快跑,可是房间里木偶不见了,我的包也都不见了,我的东西全都不在了。难道小偷光顾了?

她知道弥嫣不在了,拿出那个黑蝉要给我催魂,我捂着耳朵夺门而出,跑了不远,肚子开始疼。忍着疼跑一个角落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钱,这都为了防范所准备的,咬破手指在纸钱上画日月星斗,拿着纸钱喊:“四方小鬼江湖救急,五路神兵驱邪避难,听我令,快显灵!勒令勒令勒令勒令,敕令敕令敕令……”右脚在地上跺脚接地气,使劲跺脚,眼睛闭着。(这是江湖救急术最紧急的方法)

头脑不能胡思乱想,就集中精力想着有人来帮忙了,脑海里看到前面仿佛有人跑来,人越多越好,我的脑子里看到的仿佛有两个人一瘸一拐的跑来了,啊,管用了,不管人少,有人帮忙就好。身体果然好了,谁知道那个老娘么儿跟来了,好小子,还有两下子。她拿出一张符纸在手上转了一下,往地上一放,用脚踩住,闭眼用手在脸上做了个动作,喊了声去。

啊,什么东西,掐着我的脖子,好难受。救兵呢,快救我。

我就看她在那笑,好,你好狠,我狠狠的跺脚,力气越重,救兵会来的越快,刚刚才好一点,我赶紧跑路,跑了不远,最终被几个男的给追上了,她的帮手来了。

直接扔车里带回了原来关我的地方。那伙人都在了,要我把木偶交出来。老娘么儿点了一炷香在我跟前的地上,香炉下压着一张符,说这是绝命符,如果弥嫣有情有义,会来救我的,到时候再收弥嫣,如果她不来,我今天就死在这儿,明天剁尸埋掉,让我永不超生。剪了我一撮头发,给烧掉扔进了香炉,还念了咒语。又拿笔在我额头上不知道画了什么。

只希望弥嫣你不要来吧,我相信一定有奇迹的。

那个香烧一会儿,她就烧一张黑色的纸,当香快烧完的时候,她拿起最后一张黑纸准备烧,一边烧一边说:“鬼就是鬼,哪会讲义气来救你……”

刚说完,就听外面传来了声音,有人喊:“哪里来的狗啊……”

就见外面跑来一条白狗,嘴里叼着个东西,跑进来把东西往地上一放转身就跑了。我以为狗来救我呢,还我白高兴一场,地上是一个红布包着的东西,好熟悉啊,他们一打开一看,啊,是那个木偶。就听弥嫣喊声郎君,然后说,去了你的绝命符,放了我郎君。

老娘么一脚踢翻了香炉,香刚刚烧完,好在我没事了。

弥嫣,你去哪里了,你不能来这里啊,她会炼你的……

弥嫣对老娘么儿说,你们要我,我来了,是要鬼画符吗?把我放上法坛吧,我什么都听你们的。弥嫣说一定放我回去才肯画,不然情愿魂飞魄散。他们答应放我走,对我再也不追究,我怎么可能走。可弥嫣告诉我不要管她,只管回去,说我回去就知道她刚刚为什么不在旅社,而且她天亮之前一定会回去的,要我放心等她,相信她。

我只能先回家。一路上很难过,心里只能期盼弥嫣天亮之前能回来,一回到家发现门没锁,推门一看,啊……客厅里有个人,居然是我姨奶黄眉师太,活菩萨……

姨奶旁边还有一条大白狗,就是那个叼着弥嫣跑去的大白狗。

姨奶您怎么会在这里?姨奶叫我先不要着急,家里她已经布置了一个法坛,烧了香点了蜡烛,还有米,桃木剑放在旁边,拿起桃木剑往桌子上敲了几下,又烧了个符,往碗里边放。她告诉我要做法招会弥嫣的鬼魂,太好了,我真是激动死了。弥嫣有救了,原来都是姨奶的计策而已。

姨奶拿笔在纸上写上傅弥嫣魂魄归位几个字,又在一个木牌上写着“李傅氏弥嫣灵位”,摆在了桌子上,这个是给了弥嫣一个真正名分了。她说等会儿弥嫣的魂魄不能直接回来,为的是假装魂飞魄散,让那婆娘以为弥嫣魂魄已散,所以我得躺在地上,待会儿用还元出窍真法,离我的魂,我的魂出窍后跟着一道白烟走,边走边喊傅弥嫣,最后要是看到有亮光,就到亮光那儿去,走到跟前会是个灯笼,举着灯笼等傅弥嫣喊她,等到了弥嫣,吹灭灯笼就可以回来了……

我躺在了地上,头顶点了油灯,脚底点了香,那大白狗歪头看着我。接着姨奶要我闭眼,心无杂念。迷迷糊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感觉跟做梦一样的,跟着烟走,不知道走了多久,看见个灯笼,打起灯笼来,灯笼上好像还有傅弥嫣三个字,就和做梦是一样的感觉,我就喊“爱妻傅弥嫣随夫前来,爱妻傅弥嫣随夫前来……”

有个女的答应我了,郎君,是弥嫣,你在哪里,可是我看不见她,但是手又牵着个人的手,却不知道她在哪里,就这种很迷幻的梦境一样。

我说弥嫣你在吗,弥嫣说郎君我在……

突然就睁眼醒来了,就和做了一场梦是一样的,居然快天亮了。浑身的汗,我问姨奶弥嫣呢,姨奶指着法坛上的木斛,在那里面。姨奶给我喝了碗定魂符水,压了压惊。

心神安定好了才问姨奶怎么会来的,原来姨奶收到难香预测我有劫难,所以赶来,只是她有事,来迟了一些。关键时刻还得是姨奶出马,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我想和坛子里的弥嫣说话,姨奶却不让我们说话,说我们暂时不准说话,七天之后才能说话。

我有点奇怪,姨奶为什么时候有了条大白狗?从正月那天我去姨奶家开始,她为什么不在呢,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年三十那天姨奶发现家中跑来一条白狗,那白狗与姨奶心灵感应居然说话,姨奶一听才知道,白狗说话的声音是曾经一位故人,是个年长异人,名为孟鹰,六十来岁的一个老头,这个孟鹰年轻时在东南亚一带专门给赌博的人做法术出老千,养小鬼,干了不少缺德事儿,后来诚心悔过并且砍了自己的三根手指头,回来归隐乡村。孟鹰曾有个徒弟,因为徒弟不想学巫术,用皮毛法术去赚钱,被他赶走了,去年那个徒弟杀人害命,用干尸贩毒,后背通缉,孟鹰得知,决定清理门户,抓到了徒弟把他送进了监狱,这徒弟被判死刑,谁知道他死前咬破手指头,用血在身上画了冤魂索命符,被枪决后成了冤魂厉鬼,找师傅报仇,冤魂找到师傅家,在门口哭,假装忏悔,师傅念师徒一场,决定给他超度,谁知道他趁师傅不注意施铁杵打死师傅,勾走了师傅的魂,自己上了师傅的身体,意为借尸还魂,迫使孟鹰老人魂魄无依,魂魄找来找去看到一条老狗,借了狗的尸体上了身,无奈之下前往万佛山找到姨奶,求姨奶帮忙,找回尸体,把徒弟的魂打出去,以免他再害人。

后来在苏州找到了尸体,那个冤魂还借着尸体躲在某个酒店里要害人呢,姨奶把尸体上的冤魂厉鬼给打了出来,收进坛子里给镇住了,不过老天注定有这一场劫难,孟鹰老人返魂无效,黄泉路近,只能埋葬尸体下了黄土,由于属于横死,所以鬼魂则暂时在白狗身上,到三月初三的时候,便会离魂入鬼门关了,姨奶说三月三、鬼下山,鬼门关开小道,凡是未报到的孤魂野鬼会这个时候能入鬼门关走黄泉路,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

五天后就是三月初三,那个时候孟鹰老人就可以入鬼门关。那弥嫣呢,弥嫣怎么办?姨奶说弥嫣心事未了,只有了了她的心头事才能安心去投胎。还是先休息吧,晚上睡觉我是睡在客厅的,大白狗也睡客厅,它是趴在阳台那儿看着外面,夜色下我看见它闪闪发光的眼睛看着外面……

迷迷糊糊要睡着了我,就听到一个老大爷说了:“年轻时做过太多缺德事,真是一报还一报,世间终有恶果,早晚要偿的,多行善事,莫管名利,好好领悟啊,孩子……”

三月初三那天晚上十二点之前,我和姨奶一起,牵着白狗找到人烟稀少的空旷地方,设了法坛,烧纸钱,请魂离白狗尸体,开道送他上路,最终送走了孟鹰老人的魂。两天后的晚上,快十二点了,弥嫣终于开口说话了,不过不是说,而是在那唱歌,唱的是:“烟花那女子,叹那第一声,思想起奴终身靠何人……”

唱的人心里难过,我就问弥嫣到底有何心事未了,她迟迟不肯回答,后来姨奶出马问了她,她最终才告诉我,原来她生于清末民初,乳名弘六姑娘,十七岁时家破人亡,与姊妹分开,她被亲戚骗卖到烟花巷,最终成了个使唤丫头常年被侮辱打骂,弄的人不像人,一直到二十多岁时,军阀混战,战乱中她偷跑脱身街头成了乞丐,偶遇一个老太婆,却不想这个老太婆是个神婆,会些法术,她看弥嫣心地善良,收了弥嫣做干女儿,言传身教了一些小法术,弥嫣借着法术去帮人做法,勉强吃了口饱饭。慢慢存了一点积蓄,后来得识一个从外地来的街头卖小货的小伙,那个小伙说他也是孤儿没有父母,两人两情相悦,小伙决定娶弥嫣为妻,弥嫣感动流泪,定好了婚期,本以为找到了依靠,从此再不用受苦了,可没想到这男的已经有了家室,他趁结婚之日,拿走了弥嫣所有积蓄,人逃的是无影无踪。

弥嫣哭干了一辈子的泪水,最终没想开,给自己写下个灵位,写完后又把灵位上的男人的姓给掰断扔掉,顶着红布喝下毒酒自尽,香消玉殒……从此红盖头跟那半块灵位再不分开,谁都拿不开,最终到了小和山的山洞内,一直就在那等,等着她的如意郎君……

弥嫣说完后,我的心情好沉重。她终身还是没有得到好的依靠,孤苦无依顶着红布顶了百年,最终等到了我,人生真的是命运无常……

随后的几天,姨奶帮我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在家里给我和弥嫣安排了个拜堂,和中国传统的一样,不想我人生中的大喜事和一个女鬼结成了,我当时是想既然觉得自己丑陋无比,活着的时候没人要,死后可怜寒心等了一百来年,不能让她再可怜了,就跟结为夫妻,我好好照顾你,一直到鬼门关为你打开的那一天……

拜堂的时候是把坛子放在桌子上,烧了香盖上红盖头,也没喊什么一拜天地什么的,就是念叨了几句,那天弥嫣姑娘放声的哭了出来,从来没听过一个姑娘哭的这么开心、这么难过、哭的让人感动落泪……

当然人鬼是不能如正常夫妻一样洞房的,这天晚上我和坛子里的弥嫣聊了很久很久,她给我讲述她在世的时候经历的种种,她还告诉我人世间丑态万千,牛鬼蛇神单纯可爱,斗得过妖魔鬼怪,斗不过人心可怕,还说她要是不在了,我要好好照顾自己,姨奶修为高深,但也是人,终究也会有百岁的一天,更要好好孝顺她……

慢慢的我睡着了,睡着睡着我在梦里看到了弥嫣,他穿着一身大红色嫁衣,顶着个红盖头,慢慢撩开红盖头看我,在梦里,我终于见到了她的容貌,没有天仙一样的美貌,却有着春天一样灿烂的笑容,对我说了声:“郎君,谢谢你……谢谢你”

终于,我醒来了,醒来后的我眼角带着泪水,起身问弥嫣,可是怎么喊也没有弥嫣的回应,只有姨奶在房间内敲了几下木鱼,我发现装弥嫣的坛子已经被打开了。姨奶叫我不要找了,她走了……

姨奶拿出弥嫣留下的绝笔信,是用毛笔写的很工整很漂亮的一张信:

夫棂森如晤:

妻今留此书与君永别,作此书妻为亡魂,君见此书妻已至黄泉道路,泪与墨粘合作下,不能当面谢别,恐夫君恨亡人,百年苦等天定夫君一见,使妻愿望达成,冤孽散去,忘却生前仇恨,大恩大德来世必报,值此遥祝夫君堂堂正正为人正直,今世得福报。

壬辰三月初八夜弘六绝笔,敢夫君旷谅妻别,珍重……

我长叹一声。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到底后来怎样呢,下回接着说。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