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靈異談

那些我們身邊的異事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怪书四十二】可怕的障眼法,他们把我关进地牢

on Jan 03, 2018 · 4 min read

其实,家里有个女。。。的感觉还挺好的。那天傍晚我像个小娘么儿一样出去买了个菜,回来后发现门上贴着个信封,信封是用线封口的,这是什么呢,给扯下来,进门就打开信封,一打开里面一张红纸,红纸抽出来看,上面画着个眼睛瞪着像铜铃一样的怪兽模样的东西,还有两颗尖牙,突然,弥嫣的油灯灭掉了,紧跟着木偶倒下,怎么了?弥嫣喊了一声,快把那张纸扔出去烧掉。赶紧把纸烧掉,我问弥嫣怎么了,她说那个纸刚才差点吓得她魂飞魄散。


一定有人故意的。

过了两天,我外出了一趟,回来路上就碰到了一伙人拦住我,不是别人,就是那些收到假钱的家伙,上来就打了我一顿,打完问我钱是怎么来的,我说你们自己不会长眼吗,都当场数了是真的,还打我干嘛?抬脚给我来了一脚:“还装蒜?你肯定用的是妖术,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们老板拿到钱一眼就看出来是障眼法……”原来那天给他们钱后,那人机灵,就叫人跟踪我看我家住哪里,所以认识我住的地方,今天就带人来抓我了,这些臭流氓做事还知道留一手。

他们带我去了一个地方,到屋子里,有个好像老板一样的人出现,旁边还有个穿着唐装的三十来岁的瘦子,那个瘦子过来翻我眼睛,问我家里是不是有脏东西,我说我不知道,他说我肯定养鬼,要我把鬼交出来给他去超度。

我吐了他一口吐沫,他打我一巴掌,那个老板模样的问我用的什么法术让假钱变真钱的,我说我不知道。接着就是一顿暴打,我心想要是死在这可不行,得像个办法脱身,干脆就说我家里有个仙家,会障眼法,你们要是想要,我带你们跟我去我家,我让她跟你们走。到时候回去我就让弥嫣逃走,自己再想个办法逃身算了,只能这样了。

他们怕我耍花样,还给我戴手铐,进了家我告诉他们在客厅等我,我要进房间请她才能出来的,那个穿唐装的瘦法师点头答应,他们才给我进去了,叫弥嫣赶紧跑吧,有一帮人要抓咱们。弥嫣告诉我不要慌张,等会出去用障眼法避开他们。我把书给藏在了柜子底下,这个千万不能给他们发现,藏好后把弥嫣的木偶揣到怀里,拿着以前买的一个布偶假装说女鬼就附身在布偶里,但是谁都不可以碰。

那个瘦法师叫我别装蒜,居然弄个黑绳子套住了我的脖子,就先带着我走了,在车上弥嫣本来要施障眼法做出撞车假象的,可她说我脖子上的黑绳子蘸了黑狗血,而且车子里的车挂是开光的法器,镇住她了,她没法做法。

只能跟着到了原来的地方,他们拿了一箱子假钱放在地上,要我喊脏东西出来,用障眼法把这些纸钱变成真的给他们看。不变就剁了我的手,拿着砍刀准备,我说我请不动她,她可能已经投胎去了,真的变不了了。

他们就抬起刀要先砍我手指头,来真的了,我汗都下来了。

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弥嫣怕我受伤,告诉我放她出来,说她不会有事的,我只能按照弥嫣说的,把木偶拿出来放在了地上。让他们准备了纸笔米饭什么的,用红布给罩住,让弥嫣在里面鬼画符。那些手下都到屋子外边去了,就留我和那个老板还有瘦子法师。

弥嫣画完符,就让我告诉那个老板咒语,他拿出符贴在胸口念咒,拿起一张纸钱喊人进来,叫人去买包烟回来,没过多久那人回来了,真买了烟回来了,还找了钱,说店员还用验钞机看了下都没有验出真假来。

他跟得了宝贝似的,那个瘦法师把弥嫣装进了红布袋里面,用黑绳子扎住口子,占为己有,让人把我关了起来,被拉走的时候,只听得弥嫣喊郎君不要怕,我会救你的。每次看惊险电影,都有人被关小黑屋,现在现实中轮到我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谋杀我,把我装进个麻布袋扔到河里去,或者把我碎尸万段,想想好可怕。

还是要想办法逃出去,因为屋子里空空荡荡,只有冰凉的墙壁,那个门应该是在外面被反锁的,手机也被他们给没收了,掏口袋掏来掏去掏到一张皱巴巴的纸钱,好像是上次无意中掉的,然后顺手揣口袋里,压的皱巴巴的,看到这张纸钱我突然想起书里面有一招逃脱术,是江湖救急类里面的名为《纸钱解锁术》,我记得很深刻的,当时看的时候还在想这个法术要是给小偷知道可就乐坏他们了。

记得头一句说的就是能解天下万锁,里面还有一段话:“吴城老乞翁含冤入狱,暗有使钱者计谋偿命,老翁苦等无果,行刑在即,求来劳役上路纸钱,施神通秘法请来开锁小鬼救急,脱狱而去,杳无踪影。”

意思就是有个古代的老乞丐因为被人诬陷坐牢,于是等要被砍头的那天,他求劳役给他烧点纸钱让他黄泉路上走的安稳,劳役还算人性,给了他一些纸钱,让他自己烧,谁想到这老乞丐精通异术,是民间高人,用纸钱做法请来救急的小鬼,帮他开了锁,逃了出去,衙役再也找不到他了。

我凭着记忆闭着眼睛使劲想,终于想起大致内容。首先把纸钱摊平,咬破手指,在上面写奉请 -抵押四个字,要隔开。

接着把纸钱放好,要念口诀,使劲想想口诀是什么来着:“天地人三界皆有江湖混乱,今弟子有难,奉请四方小鬼前来救急,押金钱一张,脱我出困,逃出升天定报酬答谢恩情……”

念咒的时候两个无名指要抵着纸钱,跪在地上要磕头,诚心诚意,额头真的要在地上碰响,才叫真的磕头,嘴里要不停的念口诀……

只要纸钱稍微动了,说明有希望了,我这样做了很久,就感觉浑身一震哆嗦,刺骨的寒冷,那个纸钱居然在地上动了一下,说明有江湖救急的来了,把纸钱拿起来蘸口水贴放门上,磕头请它帮我开门。

我这边就得等,过了一会儿,门真的响了,好紧张,门自动打开了,哎呀我天,太谢谢太谢谢了,紧张的心跳加速,好在外面没人,这帮臭流氓,把我关地下室了,看来都不在,出来后天都黑了,赶紧跑回去,拿了该有的东西,带上书我就跑别的地方去了,要不然他们发现我不见了会到我家找我的。

现在这个情况报警也不行的,还得自己面对,捋一捋思绪,先做的是救弥嫣。我要用书上的“伏畜生任命术”帮我去他们那里把弥嫣的木偶给我找出来,因为那么大地方,跟厂房似的,我根本没办法找到。这是《伏牛术》当中的一种,里面开头说:“有文人游山遗失传家玉佩落入山中,焦急寻无果,得遇仙姑提点,仙法制之,引来野狗寻得归还玉佩,犬随文人归,得来髓骨酬还而去……”意思是有个人在山里遗失了一块玉佩,无奈找不到,有个女道士经过帮他,用伏畜生任命术,招来一条野狗,让野狗帮他找回了玉佩。

我等会儿只要看见有流浪狗,我就在它附近做法,把它招来,替我找弥嫣的木偶去。

想的挺好。

路上还真遇见有流浪狗在外跑,我就先在附近一块隐蔽的草坪上点上蜡烛和香,烧点纸钱,用笔在黄纸上画书上的图案符文,不知道管不管用,画好后放在地上,再剪两个狗形状,反正就是瞎剪吧,剪好用香串起来,拿着香在蜡烛上绕几圈,绕完插好,念口诀:“家畜野畜莫乱跑,听我今天来相请,听了敕令速速来,护我做法不得有误,东边牛西边狗,南边骡子北边犼,得了令速速来,速速来……

闭着眼口诀念了有好一会儿,听到有东西蹋在草地上的声音,越来越近,睁眼一看,没亮瞎的我眼,怎么不来一只威猛的大狗啊?居然是一只肥猫。

那是一只花狸猫,眼睛圆溜溜的,坐在香跟前眼睛瞪着我,还叫了一声,好吧,看来我法力有限,只能请到这么个喵。来吧,我给你脖子上系上红绳,抱起它去了原来被关的地方,

弥嫣的木偶我重新买了个一模一样的,把这个木偶给它看,我说喵爷,麻烦你了,去里面找来和这个一模一样的木偶,木偶里面有个女鬼,上面还有我的味道,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它瞪眼看了我一下,居然在地上打滚卖萌,滚了一下突然一个起身就跑进去了,因为有窗户,所以它进去很麻溜。

当香快烧完的时候,它终于跳出来了,可是嘴里什么也没叼,不会吧,你没找到啊,难道你叼不动吗,木偶也不大也不重啊……

它坐地上傻看我发出呼噜噜的声音,我问它木偶呢,你个大笨猫,算了,再问你也不会回答的。正紧张无奈呢,忽听得弥嫣喊了我一声郎君,啊,弥嫣,你在哪里?

一抬头居然一个男的笔挺挺的站在我跟前,踮着脚一动不动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前面。没把我惊呆了。

突然,弥嫣又喊了我一声郎君。

难道……

没错,弥嫣鬼附身在这个男的身上了,可是他一动不动的,只听弥嫣说:“郎君,你快背着这个男的走,我附身在他身上,但是走不了原路,你背着他走远一点,我再出魂!”

好家伙,看来小喵还有点用的,直接扛起这个男的了,因为他全身僵硬,和僵尸一样的。跑了挺远的路,看到前面有公共厕所,看没人,就进了厕所里面,进了单间里关上门。

那喵居然跟来了,我拿出重新买的木偶,弥嫣很快就出灵,入了木偶上,用红布包好了,她告诉我是这个猫进里面找到她的,本来是被法器压着的,但小猫都给叼跑了,还把蜡烛打到,把供桌给烧了,她借机会上了一个在外面打瞌睡的人的身,因为有阳火,所以走不了多远的路,知道我在外面,才出了外面找到了我。

好了好了,不要怕了,我们夫妻重逢了,不要害怕了,我会保护你的,弥嫣说话的声音好像哭了一样,说郎君你受苦了,我以为郎君不会为妻再来的……

怎么会,你既然叫了我郎君,我就要对你负责的……

弥嫣还说他们用黑狗血逼着她画了一道符,好像拿去做什么买卖什么的,她故意把符画的效力不够。万一失败,他们会回来烧了她的,好在那个猫及时进去,才逃出升天,现在暂时没事就好了。

先出去,找地方买点给小喵吃的,感谢它一下,这家伙一直跟着我,就是要酬劳的,找到个24时超市给它买了小鱼干,它才嘚吧嘚吧的走了!

弥嫣跟我说那个瘦法师没什么本事,只会用一些简单的禁锢法,应该不会找到我们,第二天晚上弥嫣要我去找个芭蕉叶子回来,用芭蕉叶子包住木偶,再用红线捆住,她怕那个瘦法师被烧了法坛会找人作法再收她,我这就去,走之前先要用纸人护住她,房间四个角烧了纸钱,小心出去找芭蕉叶子,记得那次埋狐夫人的那里有芭蕉叶,就坐车去那里找去,不然真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

取了芭蕉叶子,回来的路上看见一个推着小车的老太太摔倒了,本来做思想斗争想想应不应该扶一把,想想要是讹我的话,我就用法术弄死她,马上去扶她起来,她戴着帽子低着头看不清脸,您没事儿吧,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子,糟糕,要讹人的节奏,谁料想她抬起头看着我,说了声,哼哼哼哼,小子,咱们又见面了……

到底后来怎样呢,下回接着说。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