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靈異談

那些我們身邊的異事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怪书十九】给怪蜀黍看宅子,却看见了三个没有头的。。。

on Dec 26, 2017 · 3 min read

时间过的挺快,快八月中秋节了,因为放三天假,就不回去了,一个人在这过吧,加上家里还有个小家伙,留他一个也不放心,中秋的头一天晚上有人打我电话,是上次让我找他老爸的那个大叔,他打电话说一个朋友买了市区里写字楼一套房,用来办公,说里面很大,但是他那个人很信风水,在杭州找不到什么值得他信赖的风水师,然后问他,他想起来我有点小本事,就找到上次的电话问我干不干,帮他看一看,就随便看看都行,看了他那个朋友才安心,主要是那个房买来比较便宜,而且进房有点阴冷,第一次进去回来他就头晕了好几天,所以一直不放心,想快点看一下。


晕死,我哪会看风水啊,再说那个书上都没有关于风水的,我就说我不行啊,我不会看哦,他说考虑考虑嘛,大不了就随便看看随便跟他说一些让他安心的话就行了,因为上次跟朋友说了我找到他爸爸的本事,所以他朋友深信不疑。他说让我考虑考虑,明天再打我电话。说完就挂电话了,真行,我要是会风水就好了,听说现在风水易经什么的很受欢迎,不过那些好像很难很难的。

经过夜里再三考虑,不如去看看,随便糊弄几句,说不定真能拿红包呢,现在那些骗人的不都这样想的吗?想来想去也得干点正事,我就蹲在木斛跟前问鬼童,我问他听话不听话,他说听话,明天跟我一起出去一趟可干,他说干,这样,我明天用碗收魂进去,带他去那里,然后进去就让他看那里面有没有孤魂野鬼,如果有就告诉我,这样一来要是真的有脏东西在里边,我可以想办法驱走,看来有个小家伙也会派上一些用场嘛。

于是第二天大叔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就答应了,到了下午就开车约好接我,去杭州市区,是在某某广场那一带,有个大厦,我就不具体说是哪个大厦了,楼层是八楼。

他那个朋友就是普通老男人,整个楼层里黑黢黢,开门进去果然有点冷,不过挺大,我假装很懂一样的站在门口看看,其实我早跟鬼童串通好了,我到处走,要是你看见有别的孤魂野鬼在,就跟我说,我让他们在外边等,我就背着包里的鬼童进去到处走,大白天的里面都有点阴暗真吓人,好在我练过胆子的,要不然还真不敢走里边。越往里边走就越感到冷,走到一个房间门前的时候,鬼童说话了:“爸爸”。我停下了脚步,怎么了?他说右边有三个人蹲在地上看我。哎哟我的天,还真有,没白来啊今天。

说的我浑身发冷,也不能刻意的去看,因为我肉眼是看不到的。我就拿着带好的纸钱在地上烧了起来,一边烧一边说:“钱多钱少一份心意,多有打扰,莫要嫌烦,领了钱只,快快离开……”钱烧完后不知道哪来一阵风,卷的灰烬到处都是,鬼童就说话了:“爸爸,他们不要你的钱,把钱都踢走了!”

我是这么的客气,怎么可以踢走我的钱呢,搞得我好尴尬,这时鬼童又突然说:“爸爸我怕”。

啊?怎么办了?鬼童说那几个家伙把头摘下来了好吓人!

我的天,这是干啥,头都摘下来吓唬小孩吗?

鬼童说他们把头摘下放在了地上,身子都分开走了。

还好没对我人身攻击,算了我再走一走看看,最后是剩下尽头的卫生间了,那个卫生间在西边的窗户那儿,午后阳光都照进来了,应该没什么的。看完卫生间就没了,然后出去,也就是说是有脏东西,还是三个,但是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让他们离开,所以我问鬼童:“哎我说,你看见他们现在在哪里了吗?”

鬼童说不知道,但是那三个头还在地上睁眼瞪着我们呢,他说爸爸我好怕,抱我。我把背包给抱在胸口,爸爸,他们回来了,也就是几个没有头的脏东西回来了,我能感觉一股子冰冷寒气在身边擦过,其实我心里想是不是有什么难处,不然身子出去转一圈,头却留在这里干嘛?

鬼童说他们三个把头给放回去了,他们说他们想走走不出去,

我问鬼童是什么原因,鬼童说他们又站起来走了,还跟我招手呢,虽然我看不见,不过鬼童说他们朝另一个房间那儿去了,我就起身走,走到另一个房间门前,鬼童说那三个人在墙上抓,一边抓一边哭,最吓人的是有个人头都装反了,而且眼珠子都掉地上了,好可怕,不过更吓人的就是面前的那个墙上真的有许多指甲一样抓的痕迹,一道一道的。如果按照我的思路想的话,一定是房间里有什么,可是门也是开的,里面空荡荡的,有一张旧桌子而已。

思来想去应该就在墙体里边了,我赶紧出去叫他们进来,我就说这个墙一定有什么蹊跷,如果不是承重墙的话赶紧凿开看看。

那个大叔打电话叫干活的人马上带家伙过了,不过多久几个工人来了,他们说不是承重墙,可以凿开,凿哪里呢?我看墙上抓痕最多的地方,就指着这个地方。

两个工人在凿墙,鬼童说那几个家伙坐在了他们的背上。没想到凿开一看,里面真的有东西,是三个木片做的人,用钉子钉在内墙上,那三个木片人还画着表情,都是哭一样的表情。

这种东西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暂时还不能动,也不能说,我让他们先出去,等他们都出去了,我就问鬼童,鬼童说他们三个在拔钉子,我就拿工具把三个钉子给起了下来,看钉子还是铜的,我把钉子给装口袋里,木牌有三张银行卡叠加在一起那么厚,这种东西是干嘛的呢?

我问鬼童他们现在在干嘛,他说那三个家伙抱在一起哭,等过了一会儿,就说他们三个跪在地上给我磕头,磕头完了就走了。就这样,但是真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后来临走干脆让他们把木片人给一把火烧了好了。

不过好像在墙里边太潮湿了,怎么都烧不起来,那个大叔就说干脆我带回去,说我懂这些,我想也是,就带回去太阳下晒干,然后一把火烧掉算了。

后来心里想,他们三个走不掉,木片人钉子一拔掉他们就走了,很有可能有人做法顶住了他们三个,不然他们离开这里,所以必须拔掉钉子才能离开,今天帮他们拔掉了钉子,所以他们就给我磕头感谢我,最后得到自由了,这是我心里想的,但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管那么多呢,拿到红包就好了,这样一来我觉得以后要是有活儿了,我就可以带着我的“鬼儿子”,这比学风水易数简单操作多了,所以没过几天,我又带着他干私活儿去了。

感觉自己好坏啊,带着小孩干这种事,不知道他有没有觉得我在欺负他,不过他听话的很,什么都听我的,有这么一天下班回来挺累的就一头倒床上睡觉,然后又接电话,是上次那个开公司的大叔打来的,说让我帮他看一个男孩,是他妹妹家的儿子,十岁,这段时间每天晚上做噩梦,而且看见有个白衣服的老奶奶坐在床边唱歌,然后手指甲很长跟他招手……

欲知后事,精彩明日继续。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