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一些看法

这里会不定时分享一些对世界的看法。

索引

1、对交流中博弈的一点看法
2、由审美判断到记忆相关的问题
3、“以牙还牙”的复仇心理问题
发邮件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什么是价值观?(一)

on Jan 26, 2018

这里初步讨论一下价值观。这篇文章预计分两到三部分

价值观中的“观”,我认为指的即是“观念”。“观念”我在这里定义为:人对事物的认识的集合。因为观念必然是人对事物的观念,所以价值观,也就是“对事物价值的观念”。

从最简单的情况开始说起,就是从人们对某一件事物的判断开始说起。

“我喜欢吃巧克力。” 先不论处在什么样的对话中,这一句话我在说出口的时候意味着它的作用可能是:1、回答他人询问自己的喜好。2、自我暗示,在挑选甜食时帮助自己下判断。3、主动告诉他人自己的倾向,试图交换获得他人的倾向或“拉近双方的距离”。等。 我认为作用3在这里,没有利用判断的内容,而是利用了判断的形式作为交流的手段。所以我在这个地方关注作用1和作用2。

如果让我在巧克力味冰激凌和香草味冰激凌中选一样,我可能会选巧克力味的,也有可能会选香草味的。我在吃冰激凌前吃了好多巧克力,我可能会选香草味的冰激凌。我在巧克力味和香草味间的判断根据我不同时刻的需求而改变。然而,什么是不变的呢?

临时的判断总是变化着的,不怎么变的是人们的价值判断。当我出生后,第一次吃到巧克力的滋味,我想当时我是喜欢的。在尝过一次巧克力的味道后,再让我选择不同口味的冰激凌,我很可能选择巧克力味的。这是很可能是因为我记得曾经的巧克力在口中的感觉,以及当时的欣悦感。当我第二次想要做下判断时,头脑中再生的那一点点的欣悦感好像唤起了再次体验的动力。这个动力也就是促使我作出一定的判断的动力之一。我暂且在这里命名它为“感觉再生判断”,我认为是不必经过理性的。自然,这和价值判断没有多少关系。我认为思考重在理性,因为理性、逻辑往往令人信服。判断中通过理性的,我认为是“价值判断”。它并不由欣悦感或厌恶感的再生发起,而是在长存在记忆中,对事物的下一次的出现进行判断。关于它的生成我后面再进行讨论。

Read more

“以牙还牙”的复仇心理问题

on Dec 28, 2017 ·
2 comments

“以牙还牙”的复仇现象存在广泛,无论是上至百岁老翁,下至三岁小童在受到刺激时,总是会有一些应激反应。官能性的膝跳反应,可能并不能算作“以牙还牙”现象的一部分,因为它只是应激,没有对思维的判断有指导作用。试验证实了无论人有意识还是无意识,这个反应都存在着。“以牙还牙”现象是一个与思考判断息息相关的东西。

时常在探究复仇现象是不是人体自己的一种需要,还是它作为一种知识结构存在着,还是什么其他的。

假设它是一种需要,和我们其他欲望有着平起平坐的地位。拿食欲举例,当饥饿达到一定程度时,人的思考判断过程本身就会严重地遭受影响,并且它能够直接地影响判断之中的内容。因此,通过这个判据去判断一下“以牙还牙”现象。这个现象发生时,往往是源于外界的刺激,跟随生发了愤怒,随后是一个冲动,冲动的判断导向是复仇。显然,复仇现象与食欲有很大的区别,主要在于它并不是持续性的,不是必然地贯穿我们一生的,而是有条件性的。同时它没有一个经典的、连续的“供给—消除关系”。那它可能就不是以“需求”这一角色存在着。这里我想,那么它有没有可能是以需求为基础,作为固有关系存在,连接经验和需求。这与知识结构不同,我所讲的知识结构是,知识它本身的结构,是知识的限制。而这里的固有关系,是一种独立于知识和需求二者的关系。

曾想过它是一种特殊机制,是愤怒情绪带来的冲动后的一种回复机制。但是这可能不太符合现实,愤怒的确带来冲动,从身体的其他部位的经验而掌握的“稳态的思维”,很容易将“以牙还牙”放在这个回复机制的位置上。但从现实上看,这个现象往往对冲动是一个导向的作用,而不是消去的作用。

这里初步探讨的是复仇现象的始源,以及它在根本上存在的方式,而不是道德或世界观层面的。观念是随时间不断地变化的,但观念的限制(也就是观念的超越 或者说 观念的前体)很有可能是相对稳定的。

Read more

由审美判断 到 记忆相关的问题

on Dec 08, 2017

虽然有些人能记忆人的面相,并惟妙惟肖地画出来。但许多人无法有效地记忆人的面孔,我觉得可能是在记忆中,对于构件繁多的物体,在记忆上无法一次性地容纳所致。对于记忆人面孔这方面有特长的人,可能并不是通过这一条通路(对特点、构件的归纳)进行记忆的。但无论是以上 两种的哪一种,他们在审美上,并不一定有着很大的分别。

对于“判断”这件事,我认为它必然先有记忆,再由记忆生发判断。不过,审美现象给出了一个不同的答案。这里使用一个哲学里喜欢用的名词——“感性”,我在这里认为是感性在处理这个审美问题。感性充当审美的功能实现,而并不一定需要经过任何的与记忆结合的思考。对于审美的实现,这里就出现了一个分歧,是感性进行了全部的审美判断然后给知性返回结果,还是进行了部分处理,半成品进入短暂记忆交由知性和理性处理。(感性、知性、理性在这里参照康德的定义)

审美我认为应该包含两个功能:带有好恶属性的判断(二元的)和比较。这样来看,纯的二元判断可以由上述第一条路径进行,但如果到了比较两种事物的美感,那么就至少得遵循第二条路径了。二元的判断既可以通过感性全部或部分处理。当然现实如果是呈现采取全部处理的方案,知性和理性的环节可能有一条通路来诱导感性对其自体的限制。

Read more

对交流中博弈的一点看法

on Dec 08, 2017

假设这里的交流时间不是无限长但是足够长的。以下通过各点来进行讨论,如何在交流中取得“优势”。我在这里想讲的优势,是一种在对话中,令我欣悦的、使我能够把控对话走向的、让对方话语走向分类局限的情况。

1.利用交流时间差。这里的交流时间差,起因是人的机体机能在对对话这个行为的应对机制。在一个两人对话中,如果两人同时发言,至少在目前来说,那么这个对话有可能将会无法进行。即便是非即时的对话,如果没有先后顺序,那么好似就缺少了话语中构建的相互影响的关系。这里综上提出一个观点,在目前来讲,对话中必然存在交流时间差。方法论(这里指在实践上运用的方法的集合):如果在对话中利用交流时间差先行提出界说(这里指对讨论主题的限定),那么对于说话者而言,占据了主动。占据了主动也就代表说话者可以把控对话的走向。举个例子,在某些情况下人们喜欢说出一些特定事情的细节或者结构,令听话者产生疑惑,随即对话在一段时间内开始走向说话者先行提出的界限。这里不直接转移话题,而是直接说出细节,是一个语言上的规避风险的技巧。

2.利用普世价值观。给出几个利用方向:一是创造模糊价值观<(创造依附于说话人所记忆的价值观加以演绎的价值观,在时间上有稍慢于记忆导出的即时速度的可能,但不排除事先演绎的可能)。通过伪造经验来取得对话中的优势地位。同时这里的优势地位会被对方察觉,使对方的预知产生对己劣势预知,进而产生情绪。增强劣势预知对于思维的说服力。二是利用普世价值观,对脱离价值观的观点和话语进行抨击,从而使自己取得道德优势,随后在对话中可能可以取得优势。

3.预测的社会接纳程度(可信度,流通程度)。注意,在这一点上,预测的社会接纳程度歧视(通过使用社会接纳程度高的用语和习惯来对对方进行言语攻击,这里的攻击不一定使用攻击性语言,但在听话人和说话人二者上都取得了攻击性语言通常达到的效果,听话者通过快速自预知,对自身的在社会接纳程度产生劣势预测【附释1】,从而产生负面情绪,效果也就在这里一方面达成了。)也可能会造成歧视施加者的劣势,因为如果这个歧视施展的过于明显,那么会被道德歧视的可能性也就越高。(因为普世价值不崇尚歧视)

【附释1】这里的社会接纳程度的形容,可能有过于笼统的嫌疑。因为在具体的操作(即将生效的那段时间)中,可能有直接或通过普世价值观联想或回忆实际经历场合。在这里关于感同身受的机能可能会起到辅助的作用(尝试再现经历场合的情绪或感受)。
Read more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0 Comments: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