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虫子游戈

小说 | lojban | 英语 | 技术 | 其它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将死之人

on Feb 20, 2019 · 2 min read

这是个平常的中午,星期二的中午——我想今天应该是星期二。天气闷热,应该会下雨。下不下雨我都不在乎,雨大了便不出门吧。这世界不是我的,我永远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大脑有些昏沉,也许是因为昨晚喝了瓶啤酒,我其实并不喜欢喝酒,我只是觉得这能让我睡个好觉。但这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酒精麻痹了一部分意识,却开启另一些窗户,就仿佛能更加真切地感知到世界的不幸了一样。或者说我自己的不幸。我睁着眼睛直到凌晨才睡着,眼前交替着过去的、电影的或想象的场景。Neo 说:“蓝药丸和红药丸都无所谓,都是药丸,我只想睡个好觉。”我也希望做个梦,最好是春梦,能让人神清气爽那种。


最后大概终于睡着了吧,也或许做了梦,但不记得了。我饿了。头晕,因为酒精,也或许是因为低血糖,我得去吃点午餐。

开门、锁门、等电梯、上电梯、出电梯、又开门、出门、走出小区、穿过人行横道……

我没能穿过人行横道到达对面的快餐店。

我听见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我扭头看向左方,一辆大巴正向我减速。但来不及了,大脑没有时间反应,何况还晕沉沉的,但求生的本能还是让我想要提步狂奔。

但来不及了,我已经说过。

蓝色的大巴微微凸起的前端已经隐约碰到了我的鼻尖,下一个时刻我就将死去。

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清醒。

这就是濒死体验吗,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样?还是因为恐惧而分泌了过量的肾上腺素带来的幻觉?我恐惧吗?却隐约感到了解脱,就好像是终于得到帮助,将轻松过完这一生。

我曾在不止一个地方看到过濒死之时会经历一生的重放,会无比清晰、无比透彻、无比释然。

但我却没有这样的体验,至少还没有。因为离死亡还差一步吗?大巴就在我的面前,怎么时间还没有前进?我已经想得够多了。

即使我还没有死过,但也觉得这不正常——除非每一个死亡的人都会被囚禁在死亡前一刻的时间点无法动弹。

我试图控制我的身体,但没有任何一处接受我的调遣;但这比在厚重的冬日棉被下做着“鬼压床”噩梦的情况要好一些,至少我的眼睛是睁开的。

是时间暂停了吗?

我忽然意识到或许超级英雄真的存在吧?他或她看到了我即将遇难的处境,于是暂停时间想要搭救我。但你在哪里?除了几乎占据我整个视野的大巴车头,我基本上什么也看不见。

没有,还是没有。

难道超级英雄在暂停时间的同时也把自己困在了里面?那可真是不妙啊!如果世界就这样静止下去,那基本也就等同于被毁灭了吧。

但是,为什么我还能思考呢?如果我的意识确实源自大脑,那我能思考说明大脑还在运转,分子、离子还在继续运动。难道时间只在颅腔里前进了?不知道其他人是否和我一样只剩下了意识。他们恐怕正害怕得在心里大吵大闹吧?但愿他们别发疯。

其实有时候发疯反倒是好事,能省去很多麻烦,也能在不知不觉中让人更轻松地过完一生。不用体量别人,甚至不必理解自己,即使死于不幸也是浑然不觉的。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发疯的,如果能轻易发疯,人类大概也就不存在了吧。于是也许可以装疯。装疯并不容易,这是一件很不要脸的事情,和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自慰没什么两样,不是正常人能办到的。或许能够装疯的人本身就有一些疯吧,或者并不是疯,只是有些其它的精神病,比如厌世、愤恨、绝望或完全地自我否定。

也或许完全只是因为幻觉。像是某些植物提取物或化学合成品带来的幻觉,就像身心都与外界融合了一样,疯与不疯完全等价。当将幻觉中的行为直接施加到身外之物时,也就被身外之人看作是发了疯,需要一棍打倒才行。

情况依然没有改变,世界还是静止着。已经过了多久了?十分钟?两小时?还是一万年?如果时间停止了,任何计量单位都没有意义了吧?但大脑还在运转,真是奇怪。

大脑真的还在运转吗?我转而想到,或许没有了吧?如果时间停止,眼睛自然不能接收更多光线了,也不能看到任何东西。但我仍感觉可以通过这两个窗口向外窥探,尽管眼前之景一成不变。

但既然没有变化,一切都在预料中,我又如何肯定我看到的是真实实在而不是记忆中的同样场景呢?或许都已经静止了,我的意识也一样。我所体验到的自我或许只不过是在时间暂停那一瞬间的某个模式。这个模式与时间无关,在时间暂停那一刻就已经完成;我之所以还能感觉到时间流逝,也只不过是因为我的自我意识模式习惯了线性思维而已。所以,这大概都是幻觉了吧?或许时间早已经向前,当下的自我只是被困在了这里罢了。

转念一想,如果真与时间无关,那也就等于拥有了无尽的时间,也就意味着我-当前所感受到的自我将永远在这里看着近在咫尺的大巴。毫无疑问,这是某种程度的永生,也是某种程度的酷刑。

我也曾梦想过永生,也幻想过很多场景,像是迷失山林遇见仙人、被外星人捕捉、难以置信的基因突变、意识传输到机器中、返老还童……这些场景和永生不死一样离奇,所以也都无法实现,至少我已经失去了去实现它们的期望。现在,我大概真的永生了。只不过被禁锢在了一个时间点,这是我没曾真正想过的处境,也远不是我期望的处境。我之前确实思考过时间暂停的情况,但通常来说我希望自己却不受时间暂停的约束,这样整个世界都任我摆布了——不管是多么动人的或者具有阻隔世界的美丽的妹子……

但永生不只一种形式。总有人说过,被人记住就还活着,或者只要在这个世界上还留有痕迹,就算还存在着;如果这些记忆或痕迹永存,那也就等同于永生了。

这听起来像是自我安慰。但在这个看起来人人都终将死去的世界,这种安慰依然颇有效果,成了很多人奋斗一生的动力。但也可能带来灾难或对他人的伤害。

“让所有人都记住我吧,不管好或坏。”

自觉一生做不了被人们记住的好事的人有可能会走向另一个极端,用坏事来体现自己的存在感。他们大部分都失败了,和大部分做好事的人一样。毕竟人们记不住那么多人。但也有成功的,甚至成了人们追捧的对象,连曾经造成过的伤害也会被模仿。而且现代人已经学会找借口了,就算被逮捕也无妨。他们会说自己有病,有精神病,反倒成了受害者。

但就算真的有病,也不见得能逃脱罪责。在世界上有的地方,有病并不会得到特别的关照,反倒是被欺辱的对象;甚至没有病的还会被逼迫承认自己有病,然后会被隔离开、关起来或处死。

这还真是个不幸的世界,确实需要停下来缓一口气。是不是每个人都在思考?思考一个更好的世界?

所以,这大概是神的行径吧?究竟是哪个神说不清楚,应该不是佛教或那些一神教的,道教更不可能。仔细想想都不可能,我大概是个不可知论者吧,而已有的神看起来都太蠢了。

我忽然感到背部有些痒,像是有人在用羽毛轻轻刮擦。对于不能动弹的人来说,有痒不能挠恐怕算得上是最大的不幸之一了。但我又转而想到,我是真的痒吗?假如时间静止了,身体不能动弹,神经系统必定也已停止工作了。我所感受到的四肢都是幻肢,我能体验到的后背只是幻背,我以为真实的身体已是幻体。所以痒恐怕也只是幻觉。

这样想着,原本只是隐约感到的痒竟然愈发明显起来,仿佛要与理性思考作对一样,面积也越来越大。渐渐地有些让人难以忍受了。

我必须转移注意力才行!

可是转移到什么地方?

我就要死了,思考死亡吧。可是死亡有什么值得思考的,反正都会死。

那就思考虚无主义好了。是的,死亡是没有意义的,活着也没有,痒也没有,更何况是没法挠的痒。怎么会这么痒!

一定是有原因的,虚无主义也毫无帮助;就像性欲或饥饿感袭来的时候,虚无主义同样无能为力一样,这是作为生物必定要承受的无法控制的部分。

痒!

谁来救救我!

痒!

有谁能听到!

痒!

痒还在蔓延,几乎就要覆盖我的整个身体。腋下的痒、脚心的痒、耳后的痒是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几乎让人感到分崩离析——我宁愿那都是疼痛,甚至可以是剧痛。

我想我终究是要死了,死于痒;或者会发疯,或者发疯后再死。

我试图屏住呼吸,却发现我早已经不再呼吸了,毕竟时间已经停止,潜意识控制的动作都已经停止。我已经不再眨眼、没有心跳、不会放屁了,甚至被什么捅一刀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就像是一具尸体。

所以,我想我恐怕早就已经死去了吧。

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忽然感到那遍布全身的瘙痒竟然彻底消失了。我试着动了一下,竟然成功了!甚至飘到了空中!

时间又开始向前。我看见那已死之人被蓝色的大巴撞倒、碾压、爆出内脏和屎尿,体温向平均气温靠拢。

这是个平常而略有些吓人的中午。有人在尖叫,有人在拍照,有人死了。一切都井井有条。

注:之前发在豆瓣阅读上,这里再重新贴一下。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