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郭老学徒

真正的征服是对无知识的征服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按时间索引
按标签索引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标签:
Body
点我阅读全文

阿姆斯特丹印象:​梵高博物馆·性博物馆·红灯区

on Sep 08, 2013 · 5 min read
标签: 我的博文




阿姆斯特丹印象:梵高博物馆·性博物馆·红灯区





荷兰的田园风光




美丽的阿姆斯特丹





     1、梵高博物馆



     梵高博物馆是个很诱人的去处。那里静静的。宽敞明快的展厅里挂着一幅幅投射出强烈情绪和浓烈忧郁的画作。


     梵高的画不是画出来的,不是描出来的,而是点出来的,戳出来的,是用情绪的笔触点戳出来的。所以,绝对地不细腻,绝对地不逼真,只是宣泄了很强烈很强烈的精神感动,表达了很特别很特别的思想质感。在静静的展厅里,你竟会有喊的冲动。


     当然,我没有喊。太太和翻译小姐也很平静。我们慢慢地挪移着,默默地欣赏着,也思索着疑惑着。是什么包裹着他的意识?是什么驱使着他的冲动?他为什么在37岁时就选择把自己送进天堂?没有个性就没有艺术。然而,极度的孤独和焦虑也是个性吗?


     博物馆里有200多幅画,500多幅素描,懂画的可能要看几天。不懂画至少也要呆上半天,很享受的。太太也觉得很好。第一次出国的翻译小姐则感慨:很雅的享受。


     有一些东方游客,但一眼就看出大都是日本人韩国人,没看见来自我们文明文化古国的同胞。博物馆门口卖《梵高画册》,有日文的,也有韩文的,但没有中文的。这显然与种族歧视无关。还是我们来少了。我只好买了一本英文的。




                     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


   



                          梵高博物馆展厅





梵高自画像,那独特的笔触,点戳着旋转着宣泄着





是风景更是心境




2、性博物馆



     性博物馆是个更诱人的去处。那是在火车站附近最热闹的大街上,小门脸很不起眼。心理学家认为,人们对与性相关的信号有特别强的扑捉力和辨识力。也是,满街的西文广告标牌我没有印象,为什么无意中偏偏发现了这个不起眼的SEX MUSEUM(性博物馆)的小招牌呢。


     太太略有犹豫,同意进去看看。


     很值得一看的。因为在别处看不到。博物馆里展示了许多世界各个民族与性有关的艺术品、文物、印刷品和器械等。有远古生殖器崇拜时期的石雕和图腾,有现代性杂志《花花公子》最早期的版本,有镌刻了性交图案的古鼻烟壶,有日本古时候的做爱画卷,有各种性虐器械,还有中国古代的淫书淫画。反正都是“黄色”的“下流”的东西。


     我一直不是很明白,同是人类最基本的欲望,食欲为什么地位高,而性欲为什么常常被说成下流?


     是这种欲望和行为可耻吗?显然不是。那是人类得以延续的美妙乐章。


     那么是不是与婚姻有关呢?婚内性关系就纯洁,婚外性关系就下流呢?也不能这么武断。恩格斯长期与女友未婚同居,没有人说他下流。萨特和西蒙波娃也不办结婚证,很高尚也很高雅。江西红军贺堕入爱河的时候,长沙骄扬还活着呢,没有人质疑领袖的操守。看来下流与否不是由婚约决定的。


     那么,就是与爱情基础有关了。恩格斯就认为没有感情基础的性爱即使是夫妻也是不道德的。但这样打击面恐怕太大了。古时候,绝大多数婚姻是没有感情基础的,难道祖先们都下流吗?


     或许如罗素所言,性道德本身是反人性的。恩格斯也论证,性道德的源头是私有制的出现,因为要知道一群小崽子里哪个是自己的种,好继承财产,所以就不能乱爱了。还有思想家说,道德是原始部落里老年人制定的,老人们出于对自己无能无力的无奈和对年轻人雄壮雄起的嫉妒而谆谆告诫后辈,不可以“下流”。


     不管怎么说,大人物和伟人物们往往在性道德方面是比较超脱和超越的,倒是觉悟低的草民们往往克制“下流”。


     可能荷兰人不认为性是下流的。有两个美丽的花季少女在大大方方地看展览,她们丝毫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点点划划,开心着呢。


     博物馆里有一个蜡像,是个穿风衣的潇洒男士。每当有游客接近时,感应开关就启动,“男士”的手撩开风衣,勃起了一个很长很大很夸张的生殖器。这是逗乐的噱头。两个小姑娘路过这里喜欢得不得了,居然要摄影留念。恰好我路过这里,她们请我帮助拍照,然后一左一右依在敞露着凸显着隐私的“男士”身旁,做着纯真的鬼脸。


     太太说,荷兰小姑娘真开放。





3、红灯区



     其实,最开放也是最诱人的去处是红灯区。由于它,阿姆斯特丹被称作世界“性都”。不知道是不是也可以叫做“下流之都”。


     红灯区在最繁华的地段,距离火车站和皇宫广场都不远。沿着河边,横纵各有好几条街区呢。我们住的地方就在红灯区附近,隔着一条小河相望。


     一家中餐馆开在红灯区旁边,那里的中餐味道纯正,没有“西化”,所以生意不错。


     我们吃过了晚饭,在红灯区外围的街道上往宾馆走。路旁一家接着一家与性有关的店铺。有性用品商店,有性音像制品商店,还有放映厅。路过一处,进进出出的人挺多,我们好奇地进去看看。刚进门太太就下令退出。原来是家无上装酒吧,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们都裸着上身呢。


     在博物馆里没有遇到同胞,而这里同胞很多,一帮一帮的。有旅行团队,也有考察团队。这两种团队最容易识别。旅行团队你一眼就能看到导游,而考察团队你一眼就能看出谁是领导核心。


     这些来自道德大国的精神文明的楷模们很可能是来围剿下流文化的,我看着他们向纵深的巷子里挺进。


     我也想进去看看,但太太不去,翻译小姐也不去。太太倒是理解我的好奇心,说你往里走几步看看就出来,我们在路边等着。太太还把我的相机要了下来。


     红灯区里的小巷只有两三米宽,临界的房子都是通透的大玻璃窗,有的门也是通长的大玻璃。粉红色的灯光很性感很迷惑。其实,红灯区的表述是不准确的,应当叫粉灯区。红色是高尚的革命的浪漫,怎么可以与下流的粉色混淆呢。


     透过玻璃窗可以清楚地看到屋子里的摆设。有张大床,有梳妆台、镜子,墙上还挂着镣铐链子绳子之类的道具。


     已经拉上门帘和窗帘的房间表明已经有客人了,正在工作。你不要笑我用工作这个词。在阿姆斯特丹卖淫是合法的,妓女被叫做性工作者,她们还有类似工会那样的组织,叫什么性工作者协会。政府还定期组织她们做身体检查和进行防疫防病培训。


     那些没拉帘的房间,妓女或在门口或在窗前向游客打招呼抛媚眼。她们大多穿着鼓胀着诱惑的三点式,很职业地诱惑着。


     这里汇聚了天下的美女。金发碧眼的,棕发黑眼的,北欧的高挑,南欧的丰腴,斯拉夫的美艳,还有东方人、棕色人,浅黑色和黝黑色的黑人。


     最让我吃惊的,是这些多国部队的佳丽居然一个个都会说中国话。她们看到中国人路过,会一边做调情的笑脸一边用南强北调的汉语对你说:“不贵”,“25元”“好玩”。


     国力的增强也在各个领域里传播和普及汉语。


     最最让我吃惊的是一个黑人妓女居然拿着一张单子在门口对我说“发票”。


     难道我们的同胞在性体验之后还索要发票?我知道荷兰的发票既不是税务局统一印制的,也没有什么公章,就是印有经营者名头的一张纸,个人签上名而已。看来荷兰妓女把自己的签名当作营销手段了。我想,这些妓女在签发票时会不会觉得中国的纳税人很宽容很宽厚很大度呢?


     这时有人喊我了。是太太和翻译。我赶忙跑回路边。


     太太说怎么那么久,我们都担心了。刚才进去几个黑人,挺吓人的。


     翻译则拿我开心:竟敢把太太扔在路边自己去逛红灯区。哈哈。


     我说,我不是在逛,而是在见识中西“文化交流”的一个汇集点,并考察发票与性的联系。


     她们听不懂。


     我说,回去再讲给你们听。











阿姆斯特丹也是水城




港湾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 >>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