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Bugu's Blog

自由探索,自由表达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TOC by date
TOC by tag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tag: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几次校园事件最深的感触——生活有双手扼住我的喉咙

on Apr 23, 2018 · 1 min read
tag: 生活感悟,校园事件

李霜氤 发表于2018年4月

这几日,网络上连续曝出了多起发生在校园的不幸事件,在校学生遭到性侵、人格羞辱或精神控制,有的受害者已经在绝望中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这些事件,无不令人痛心疾首。随后又有更多知情者和相似事件的受害者相继站出来,这不能不令人感觉到希望。


相关事件的讨论群组里充满了同情、悲愤、深刻的话语。

看着大家的讨论和相关的文章,我大致赞同这样的一种思路:硕士、博士导师和学生之间存在着不对等的权力关系,导师在学生的学术、科研、成绩、毕业、就业方面起着关键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于是,和导师的关系好坏可能会对学生的前途产生重大影响。在这种情况下,部分品行不端导师提出不合理甚至非法要求,学生的接受或者拒绝可能影响到自己的前途。不对等的关系滋生了伤害的温床,使得受害者维权成本增高。因此,应在法律层面进行完善,消除不对的权力关系,营造更加公平的学术环境。

这是个任重道远的伟大目标,只遗憾已经离开人世的受害者无法等到这一天。暂时关闭讨论群组的页面,切换到朋友圈,我看见和往常一样的晒吃喝、晒美拍、晒娃等内容。两幅画面的切换,不同的信息交融在我脑海里,衍生出一种思绪。当然不是批判网友的这些行为,这些也是朋友圈最常见的内容,是一部分人生活的记录。只是我时常感觉有双手扼住我的喉咙,在此刻尤其觉得它真实存在,唯有发这类“温和无害”的内容,才能暂时逃离它。

这无形的可怕的双手,假如要给它取个名字,要不要叫它“正常”?每当我关注一些社会公共事件,每当我想说一些话的时候。它时不时出现,似乎在阻止我发出声音。如果我不遵从,就会被打上“不正常”的标记,失去在生活中的地位。又或者可以叫它“平和”,因为语气激烈一点,就会被打上“极端、偏激”的标签。又或者叫它“正能量”……这手属于谁,从哪里来?

作为在读研究生,除了事件本身带来的沉重,最深刻的感受是我就在这权力体系之中。在我和我周围的同学中间没听说有这类事件,但我知道这仅仅是概率下的幸运。在我决定读研之前,一位学长说过:“考研是要拼运气的,关键是遇上一个好老板(指导师)”。他将导师称作“老板”,部分揭露了关系的本质。

但导师与研究生之间不是纯粹的劳务关系,员工和雇主之间虽然也有不对等的权力关系,但员工与雇主发生矛盾后解除劳动关系另谋职业的成本,低于研究生与导师发生冲突的代价。研究生一旦和导师发生冲突,如果有其他导师愿意接收,可以换一位导师。如果没有,他(她)将面临要么与导师达成和解,要么选择退学,放弃学位证的两难局面。如果他(她)是博士,可能意味着几年时光的浪费,而且无法为就业、发展增加一份保障。对于家境尚可,爱好科研的学生,失去的是宝贵的科研资源;对于家境贫困,经济压力大,需要学位证书为自己的就业前途增加保障的学生呢?在这样的体系内部,和老师发生冲突时,学生最可能的“选择”就是忍耐与和解。这恐怕就是扼住学生发出声音的渠道的那双可怕的手,或者,只是组成它的一部分。最可怕的不是这一系列事情发生之后将要失去什么,而是它会把反抗的可能消解掉。

我忍不住想,当侵害发生后,这双手更是勒紧了受害者的脖子。在我生活的环境,挑战公共权力关系的个体往往被称作“不和谐音符”,仿佛“相安无事,各司其职”才是“正常”。在这种环境下,作为一个受害者,甚至可能对自身的存在产生自我怀疑:为什么我是个受害者,我会不会破坏“正常”的秩序。更别说网络上流行这样一种言论——“受害者有罪论”。“为什么别人不被性侵,就你被性侵,一定是你穿得太暴露了,行为不够自重”、“都怪他自己不会拒绝,被欺负成这样,真怂”。

而此时,当我们站出来帮受害者说话,可能换来的是一句“关你什么事,做好自己的事就够了”。可以推想,假如我们不幸成为下一个受害者,这双手会箍住更多人的嘴巴。那么这双手是来自发表“受害者有罪论”的网友吗?恐怕不是,批判冷漠的态度的文章曾经出现过很多,但是这类言论不绝于网上网下。冷漠更像是一种“自我保护”,试图与受害者“划清界限”,从而规避掉自己内心对被称为受害者的恐惧。而真实的情况是,每个人对自己成为受害者的可能性都充满恐惧。

更别说,很多时候这双手从家人的方向伸过来。一位朋友的家人曾经对她说:“好好学习,不要不务正业,也不要多管闲事。社会上这么多不好的事,你管也管不过来”。但是这双手的根源绝不是家人自身,一个家庭辛苦培养子女读大学,读硕士、博士,可能期待的是他(她)能够获得更广阔的前途以及改善家庭。因此,家人当然不希望子女断送前途。这类情况下,家人也是被这双手扼住喉咙,无法发出声音的人。

这双手来自个人无法违抗的权力结构,即少数人稳坐于权力的上游,对于处于下游的人群层层盘剥,仅仅靠良知无法完全约束权力。而我们觉得无力去反抗,就无形中维护了它,甚至为它的合理性进行辩护。在我们周围,几乎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它存在,却又无可奈何。我们的力量聚集在一起,是否会发生改变呢?不得不说,作为研究生,我们是幸运的甚至奢侈的,能够有机会获得更多的知识和学术资源,在就业、薪资水平方面有着相对优势等等。但在现有结构下,依然处于权力关系中的不利地位,同样面对着扼住我们喉咙的无形的手,我们需要的是更多地反思是否有可能打破它,以及如何做到。

也许,除了受害者不再沉默,更需要暂时幸免于伤害的人,告诉更多人,有这么一双看不见的可怕的手。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