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 编辑: Post:21.body 保存 删除 取消
更新 登陆 & 发布

幻想未知

自说自话的自由港湾

关注我已关注

最新评论:

特别推荐:

杨深锐的博客

东先生的ZeroBlog

浮生網志

关于『先』之存疑

on Jan 29, 2019

读墓铭悼亡类文字,接触到最显眼的字莫过于『先』,如先君、先兄、先大父、先大母之类。一用此『先』字,即表示某某已亡故。所以,先人之所称者,似皆为亡故之人。那『先生』何以可称在世之人呢?本欲存之阙疑,然翻拣工具书,皆言先生者,或尊者、或师者、或长者也。是否有一种可以解释『先生』一词之通释呢?《韩诗外传》云:『古谓知道者为先,犹言先醒也。不闻道术之人,则冥于得失,眊眊乎其犹醉也。故世人有先生者,有后生者,有不生者。』其中似乎蕴含着关于『先生』一词的通释。若以知『道』之深浅程度、之先后次序论,所谓先生者,即先知『道』者也。知『道』弥久,知『道』愈深,此其『先生』之功也。再广义之,知『道』犹如新『生』,先知者,即为先生;后知者,即为后生;不知者,即为不生。

阅读全文

大隐隐于网络

on Jan 28, 2019

忽然发觉这个世界很不同了,原来只能在电视上看的电视剧都跑到网上了。海外剧暂且不谈,从靳东主演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到陈飞宇主演的《将夜》、夏雨主演的《古董局中局》,七七八八加起来,我也看了不少中国大陆出产网络电视剧,质量虽良莠不齐,但亦会有个别精品。从总体来看,中国大陆出产精品电视剧的机率是越来越高了。

网络大熔炉,其传播的独特性决定了其内容的多样性,也决定了其内容管理的不可控性。我仍然是秉持一种观点,对于内容的审查,在网络的传播特性面前不堪一击。人生也有涯,内容也无涯。任凭多少的人力,对无涯的东西是难以为继的。越是监管难以企及的地方,就越容易沙里淘金,就越容易产生出内容精品。

对于网络上的内容生产,我仍有微词。虽有些精品内容的生产,但绝大多数内容仍可归于垃圾的制造。即便是有限的精品内容,也并非完全适合网络传播特性,因为在传统的认知里,精品内容必须是说教的,即『诗言志,歌永言』之谓也。而网络传播特性去掉了内容在威权主义和精英主义加持下的华丽外衣,多是追求一种『短平快』『表浅浮』的情感上宣泄共鸣与观点上不谋而合的依托感和仪式感,更贴近简单的人生,所谓七情六欲、吃喝拉撒、睡梦幻想,仅此而已。因此,一部网络内容精品,不过是尊重了普罗大众的质朴价值,满足了大多数平凡人对于生活的看法,让大多数人有一个共同的话题为乏味的生活制造聚众热闹的气氛、给自己的人生加上聊以慰藉的调料。

阅读全文

十年湖上忆琐

on Jan 25, 2019

十年湖上,千诗集中。人间仙境,苦海无涯。当林语堂在翻译《秋灯琐忆》时,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呢?或是为平凡人物的真情、神仙眷侣的纯粹而感动吧。这份纯粹,是一种对自由的最质朴的渴望。然而,世事无常,欢欣有时。既然是回忆故事,自然多是美好的,如新婚燕尔赌诗对句、估钗买酒文人雅集、以植作染巧制花笺、泛舟抚琴相对酬唱……然其背后,多是一道道辛酸泪痕。时值晚清乱局,发逆乱起,糟践江南,生民流离,填尸壑渠。文人之小我,富殷之小家,谁又能敌得过战祸的车轮?多少幻梦破碎,化作血泪书篇。若为《秋灯琐忆》写故事,当为其背后之血泪写故事,以乐景衬哀事,殊能为感天动地作一注脚耳。

阅读全文

览思片语之二十:不塞不流的治理艺术

on Jan 10, 2019

不塞不流,不止不行。天虚我生释之曰:譬如水也,不塞彼之横流,则吾流之不顺。譬之于路,不止彼之妄行,则吾不能行正道也。若是,则今之所谓秩序者也。秩序乃人为之强力,使流顺,使行正,此即人所称之治理艺术者也。

阅读全文

村上春树的天分

on Jan 09, 2019

看到网络文学近20余年的发展,直似大浪淘沙、风起云涌,现多已尘埃落定,各路高手也都初露峥嵘。从开始对网络小说创作之不屑,到如今的敬畏,内心深处不可谓不自悔。那些如雷贯耳的网文大牛们,谁不是从让文人最不屑的小道写作发迹的。市场可以说明一切,市场才是创造活的文学的地方。有本事的创作者,谁不是硬着头皮坚持下来的。恰如村上春树所言:

才思过于敏捷或者说知识储备超常的人,只怕不适合写小说。因为写小说是需要用低速挡缓慢前行,去耐心推进的作业。我的真实感受是比步行或许要快那么一点,但比骑自行车慢,大致是这样的速度。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拥有与这种速度匹配的思维活动。在许多情况下,小说家是将存在于意识之中的东西转换成“故事”的形式表现出来。那原本固有的形态与后来产生的新形态之间会产生“落差”,便如同杠杆一般,利用这落差自身的能量来讲故事。这是相当绕弯子和费工夫的活儿。脑海中的信息拥有一定轮廓的人,便不必将其一一转换成故事。径直将那轮廓原封不动地转化为文字往往更快捷,也容易让一般人理解。恐怕得花上半年才能转换成小说形态的信息与概念,如果原封不动直接表达的话,可能只需要三天就能转化为文字。要是对着麦克风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也许不超过十分钟就能完工。

阅读全文

览思片语之十九:陌生的韵味

on Jan 09, 2019

读书的兴味,在于熟悉的陌生,因为熟悉就见惯不怪,而一旦熟悉里透出一丝陌生,就会让人情绪如冷水浇头般,在舒适里忽然有了些忿懑的痛快。所以,当没头没尾读到《舣槎亭记》中所言“内齎刳中,息于水腹。夺皛于腹,袽渐于罅”时,内心直斥之为放着人话不说的典型。但一旦借助工具书弄明白上下文后,又有一种淋漓畅快之感。姑录天虚我生解说之文于此:“内,纳也。齎,行装也。刳,即刳木为舟。刳中,犹言舟中也。内齎刳中,即纳行装于小舟而栖息于水中。水腹者,本言人之少腹,自脐以下,水汋所聚也。此言水腹,则直谓水程之中,犹言山唇水角耳。皛,明也。腹,即舟之腹也。言舟腹忽穿,光明夺孔而入。是舟漏矣。袽,敝衣也。渐水,流入也。罅,裂也。言舟既裂,乃以衣塞其漏也。”文言之美,恰在于熟悉中所包含的陌生的韵味。一般人难以去想,就这么十六字,竟会蕴含了如此曲折的故事。

阅读全文

齐大非偶的人生哲学

on Jan 07, 2019

齐大非偶这个成语,怕是现在知道的人不多了。我若非喜欢读读古籍和闲书,怕也是碰不到这个成语的。既然碰上了它,就要认清它。开始时不免一头雾水,每个字都认识,但就是不得其义。从所看故事之上下文来揣度,似乎是说在婚姻嫁娶之事上有所取舍,然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最后还得借助辞书来解决。

此成语之出处,见之于《左传》:“齐侯欲以文姜妻郑大子忽,大子忽辞。人问其故,大子曰:人各有耦,齐大,非吾耦也。”后世借以指因门不当户不对而提出辞婚,且辞婚者以此表达其不敢高攀之意。大凡能够大方表现齐大非偶态度的人,在现今这个社会里虽不是主流,但也非绝无仅有。这类人物不是主流,却绝对是一股清流,因为他们清醒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而非别人艳羡的。他们不做非分之想,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和观点,亦决不畏惧外在的强权和压力而改变自己的初衷,他们只追求自己应得的和能得的。

齐大非偶式的人物,往往是强权社会里的悲剧人物。己所不欲,非人之不欲也;强人所难,非事之所难也。因此,齐大非偶式的人物,愿望是美好的,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往往会事与愿违。

阅读全文

五味杂陈的年关

on Jan 01, 2019

在期待与失望中挣扎的2018年,更让我坚定了活着就好的信念,小康也罢,困苦也罢,都已无所畏惧。我还是我,对于家庭这个根,除了呵护与守卫,其他都算不上什么了。念自家及于人家,在人有余力且力所能及时,自然会成就其为了人类福祉的伟大。但目前,穷也只能独善其身了。于此年关,赋一言如下:

旦復旦兮年復年,
十年磨劍棄荒田。
名利場中多醉客,
白了青絲換酒錢。

人生在世,有希望总归是好的,但希望就建立在每日所做的那些实事上,不干实事,梦便难圆。

阅读全文

抄录:梦游文苑记(强化诚)

on Dec 27, 2018

灯光惨澹,更鼓初鸣。枯守管城,殊觉厌倦。乃驰梦谷、摇心旌,爲列子之神游。才就黄梁之枕,忽来黑甜之乡。登高南望,则见儒林卓立,词藻纷披,桃李成阴,芝兰满室。墨客告余曰:“此文苑也。每当春风和煦、秋阳皎洁之时,意蕊展舒,辞条秀发,书带抽郑家之草,彩毫发江令之花。山水清音,得之弦外;风烟奇态,会自目前。后至者游览其间,莫不眉飞色舞,心旷神怡,叹为学境靡穷,乐趣亦无穷也。”余闻言,心美之。因改北辙爲南辕,往叩苑门,请于其主,愿从游焉。苑主告余曰:“文学之道,贵去邪而就正,子能不由歧路而与我同其趋向者,则最近之胜境,一举足而可跻。”余唯唯,抠衣前行,未及数武,已至学圃,则有学殖根深,文艺丛集,舌莲吐秀,胸竹凌云。五色之笔花盛开,万宝之秀实已结,诚葩窟之大观,文囿之奇赏也。余尝涉猎词林,浏览书叶,固未窥其根柢,究其本原。女贞冬青,终鲜研究;琼花玉蕋,亦未推敲。到此西园,窥见翰墨之林,但觉目迷五色,与面墙而立者等耳。前导者引人入胜,指示殷勤,因之游兴益酣,不敢半途中止,又入写生室,则有负图龙马,献瑞神鱼,刘勰雕龙,曹植绣虎,甘泉白凤,册府元龟,俱属名世之珍禽,嚝古之奇畜。他如谢蝴蝶、崔鸳鸯、郑鹧鸪、张𬸚𬸦,尚其小焉者也。余愧学未鸳绣,技止虫雕,尝贻画虎之讥,岂得窥豹之益。信手涂鸦,嚼味同蜡耳。旋至一处,地面更宽,新旧文房,高挿霄汉。导游者曰:“此皆意匠所经营,良材所结搆也。”室中分门别户,多不胜举。余既历阶上升,所过兰台蓬观,杜库曹仓,门外徘徊,略见内容之美,若邺架则万轴琳琅,陆厨则千箱缥碧。充庭连屋,有广内之藏;积箧叠窗,有名山之制。使善游者入室升堂,饱览前人之巨作,其愉快又当何如。余俯仰留连,意不忍去,而亦叹观止矣。遂别苑主出门,绕道南柯郡,而泰山北斗,俨然在望。忽见浩无涯涘,学海当前,非文豪不能渡,豁然觉悟,始知所造乐境,尚是邯郸学步也。

阅读全文

览思片语之十八:用典之恶趣味

on Dec 20, 2018

今人读古籍之难,难不在语法,难在用典之恶趣味也。文人之涵泳于文字,必欲先晓畅其义,方能得其精神。然文言之中,识其字而不知其所指者多矣。或不求甚解以至贻笑大方,或畏之如遇拦路之虎,徒释卷而慨叹也。皆其用典之故,或因用典太生僻,或因用典太晦涩。而用典之人融融乐在其中,隐隐然以恶趣味自矜也。曩日,余曾读到锦绷儿者,因不知其用典,以上下行文之意,而妄加揣度之心,强为之注解,竟以为是襁褓中之婴儿也,终以赧然之色见羞人前。所谓锦绷者,不过借喻之法,以锦绷之美好而喻甫出土新笋之状态,乃作文者惯常用法,相沿以成习,终而成其为典故也。是以典故者,亦类之于暗语、专名、行话、黑话,非浸淫于此者而不可体味也。

阅读全文

览思片语之十七:器物之用

on Dec 18, 2018

器物之用,以取其功利也。在蒙昧时代,茹毛饮血,以渔猎耕植而用之生存;在文明时代,锦衣玉食,以精益求精而用之发展。人类既无生存之虞,或有精神之需,例如道德伦理、礼仪轨范、典章制度之发明,实乃文明社会中精神之物化者也。今读天虚我生之论玉溪生之《春雨》诗,对器物之用于道德礼仪者颇有见解。姑列诗如下:

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远路应悲春晼晩,残宵犹得梦依稀。玉珰缄札何由达,万里云罗一雁飞。

其中,玉珰二字当何解,天虚我生曰:珰为耳珠,实为塞耳之珠,所以戒其妄听者。古时妇女装束,俱有深意,如点唇以朱为戒妄言,钗头垂苏为戒妄视,束足以帛为戒妄行,械手以镯为戒妄动,护胸以诃为戒妄念。故,塞耳之珠,上系以环,处则弛而下坠,出则用以塞耳。故,《集韵》训珰为充耳也。玉珰云者,谓予有言,亦不能达汝之听,汝盖充耳无闻矣。

阅读全文

左右皆为难

on Dec 14, 2018

我经常告诫自己,一定要学着说人话。那些个之乎者也之类的半调子,还是少说为妙。首先,自己已远离了古代,没有了那时的语言环境,即使半天憋出来几句诗、几句词,也是同情者寥寥、回应者阙如;其次,那种言简意赅的文字,并不能把现今的名物制度以天衣无缝的状态化入其中,难以描述当今现实的物质世界,难以表达现代化的概念;再者,那种文字不用则废,虽用而不勤,亦多半会废,与其左右为难、首鼠两端,则不如不用。

阅读全文

断不了的凡心

on Dec 13, 2018

烦,断不了的凡心,因为留恋人世间一切美好。
烦,那些的不美好,因为丑恶时刻会不期而遇。
烦,那些的不公平,因为弱小总是被强者欺凌。
烦,那些的不正常,因为普世之价值踪迹难觅。
烦,如此蒙昧心智,如此名缰利锁,
只为了当好主子与奴才。
那还有什么不烦呢?
我又从何而知道?

阅读全文

览思片语之十六:记忆大数据

on Dec 11, 2018

大学者有好记性,此言非虚。阮元可倒背十三经,其熟稔程度如斯,不成其大学问亦难。又有言巴金可倒背石头记之故事,似乎耸人听闻。而钱默存既有好记性,又有烂笔头,遂成其管锥编。陈寅恪先生虽曾目盲,然中心豁亮,亦拜强记之功。做大学问者,记忆乃其第一关窍,若非得其知识之厚重,必难融其思考之会通。今虽有大数据和云计算,只能作学问之助,非能代替人之思考者也。是故云:读书可随性,思考必周之,笔记必录之,此是人生进步之阶梯。

阅读全文

僻字混搭口占之五

on Dec 11, 2018

昔也难嗣响
今且仰头望
鸡人怕梦萦
折捶守罗帐

阅读全文
写文章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阅读全文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0 条评论:

请登录评论这篇文章
user_name1 day ago
回复
Body
当前已连接 0 个节点
自由呼吸 © 2016 | Powered by ZeroNet [ open, free, and uncensored ]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