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公义行动

为民之切身,入民之俗世,反国富民穷,国强民弱,党贵民贱,官肥民瘠。 群组:http://discord.gg/XHj5tRp

在首页关注更新已关注

博客目录:

最近评论:

国内各抗争活动对比

on Mar 20, 2018

1、南方街头:

活动形式:聚集少量同仁表达政治。

活动性质:公开。

风险性:激烈,风险高。

被控难易:人数极少,易抓捕控制。

目的:希望以此吸引人参加达成直接目的。

2、新公民运动:

活动形式:聚集少量同仁表达政治。

活动性质:公开。

风险性:激烈,风险高。

被控难易:人数极少,易抓捕控制。

目的:希望以此吸引人参加达成直接目的。

3、茉莉花:

活动形式:聚集同仁看情况表达政治。

活动性质:公开。

风险性:温和,风险稍低。

被控难易:地点公开,人数也没有想象中的多,易抓捕控制。

目的:希望以此吸引人参加达成直接目的。

4、全民共振:

活动形式:聚集同仁看情况表达政治。

活动性质:公开。

风险性:温和,风险稍低。

被控难易:地点公开,人数也没有想象中的多(这是我基于国内身边人的态度还有社会状态、人类心理的预测,咱们可以看看结果),易抓捕控制。

目的:希望以此吸引人参加达成直接目的。

5、公正组织:

活动形式:吸引民众但是不聚集不表达政治,统一传播一个标志、名称,只为让这个标志、名称引起大家注意,让现状异常。

活动性质:匿名。

风险性:前期温和,后期激烈,风险可以说极低,可自己控制。

被控难易:无具体活动形式与活动地点,难以抓捕控制。

目的:活动仅为给大家建立默契信任,一切为后面的公开抗争秣马厉兵。

所有形式都知道要法不责众,1、2就不表了,因为这样激烈的参加人数对于14亿来少得不能再少。3、4吸纳了一些教训,相对于前面两种参与人数会多一点,但是也仅仅是一点点。其实能达到一万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你要想想这是14亿的国家。

风险源于参与人数过少,所以3、4希望降低风险吸引大家参加。但是真的能吸引多少人?这怎么说都是政治表达,听听号召就有人敢站出来,你也太低估国内这恐惧的气氛了。你可以骗自己说什么都不表达没有罪名,但是你们这都在境外吵成什么样了?他们一直都看在眼里,你觉得他们找不到理由管?你觉得看到号召的人会认为这不是政治不会被抓捕?在都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人参与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信任,你认为平时那些人会突然站出来吗?

而对于公正组织,我们不怕他们知道我们要做什么,我们不怕他们管制,因为他们根本无从管起,地点无头绪,规模无精力,我们希望以此规模让他们实施白色恐怖。你觉得一个人就偷偷丢张纸条这种事他不敢做吗?这跟出去“散步”,他会选择哪个?你觉得这种形式相比,人数会是听号召就参加公开活动的多少倍?

公正组织成功的前提是理念得到大面积传播,不需要全民有什么公民意识,只是墙外的人就能活动起来,我们是逐步影响的模式,是逐步建立大家缺失的信任度安全感。而其他的号召是不管怎么大面积传播,没有信任依旧是没有多少人敢站出来的。

点我阅读全文

最后一次总结

on Mar 15, 2018 ·
2 comments

老有人说重点的事,你们觉得这是一篇文章吗?58页word,都快算短篇读本了,能总结?

这是我最后一次努力做总结了,以后你们把这个当本书看吧,别再称为文章了。

策略:
1、建立境内的维权组织,因为境内的风险,我们用匿名的方式组织,用同一标志和名称进行影响的扩大,说是组织,但是维系的其实是这个标志名称,是一种无形的组织,维系组织的公义靠的是公开讨论表决。而扩大影响的方式是利用现在我们坚持现状需要变革的境内人群,地下进行标志名称的反复呈现,只要让现状出现一种不同的标志,自然会有人觉得这个异常,流言一定会有效果,只要它是在境内传开的。

2、扩大影响过后,民间出现对标志的关注后,匿名宣传内容开始对人民的一些冤屈进行宣传,引导社会舆论,而宣传选择的受众不要多,精于一两个,跟标志名称的意义一样,集中扩大影响力,一起宣传很多的事件没有任何影响力。只要我们成功帮助了人民,引导了舆论,哪怕就一次。他们有问题就会首先想到我们,我们就成了正义的代名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希望主要内容集中在给民众维权,这才是拉拢民众的最有效的方式,他们不认为自己在参与政治,而这其实就是在影响政治。现在社会,你们应该知道舆论的影响有多大。

3、等到标志名称在日常生活中非常常见的时候,那就是公开抗争的时机。我们不谈政治的那段时间也是为了这个时候的影响力,我们不是在厚此薄彼,我们不是在“不务正业”。

4、这个影响力到时候会足够让我们拉拢体制内的改革派,只要保证了大家的言论自由、放开多党执政、军事力量归国家,我不建议推翻现有体制,使得国家破败,人民不会更爱那种状态的。而且这些条件足够我们制衡他们的权利,实现平滑过渡。当然,保证不了的话,我们只能彻底推翻他们。

答疑:
提问最常见的问题:为什么这个模式就一定比其他模式有更多人参与?匿名活动什么时候没有过?法轮功不是存在过?

首先,这是匿名的,我们不提倡公开出来抗议,我们的活动只是为了让人们看看身边的人是什么态度,是人们真的不要民主,还是惧怕不表达,这是给大家一种默契。因为我身边的人只是不愿表达,只要看到这个模式的可行性,而且还相对安全,他们会愿意参与的,你真的了解人民的话,你不会否认的。这个匿名模式不会因为一个人被控制导致整体瘫痪,这个力量会得到继承,得到累积,这规模只会越变越大。匿名传播标志名称,简单快速安全,也就顺手的事,等常见了再转为其他内容宣传,普遍后再公开抗争,这是基于心理特点对所有人逐步地进行引导,获取同伴,给予大家安全感,再以安全感吸引更多人,引出内心更大的仁心正义,没有直接让普通人站出来公开抗争,没有循序渐进,永远不可能有规模,法不责众也就是不可能发生的。

其次,组织里面人人平等,没有领袖,这并不是说活动没法组织,因为活动可以进行公开讨论,公开表决,这也可以充分发挥大家的智慧。你不是受人支配,你只要有理,一定能受到支持。这个是维系大家统一在同一一个组织的前提,有才华的人在里面自然会受到拥戴,只有集中在一起才会有影响力,我相信有认知的人都会赞同,如果像现在的那些派系那么混乱,境内的人愿意参与?参与哪一个?又四处分散的话,做这事的意义又在哪里?

再次,这是在境内表达,这是真正能影响境内民众的模式,也是能真正帮到需要维权的人的模式,因为这个模式影响的舆论不像网络上那么简单会被控制,舆论就是一切。而如果因为我们的活动实施白色恐怖进行控制,那对变革只会有促进作用,我们需要这个社会状态被急剧改变,不是他们慢慢地麻木人民。这个模式不是境外在整天的自说自话,境内完全不受影响。

还有,这是直接帮助民众,现在不愿涉政的人群也会愿意参与,因为并不需要他们公开站出来,我们身边的人只要有安全的方法,他们会愿意帮助别人的,请理智点,人民心中有道德的,过去的社会事件也能看出来。因为这是公平与正义,并不是政治斗争,这是为民维权,只要规模够大了,有影响力了,他们自然就愿意论政了,这能真正实现全民抗争。

以前的匿名活动没有效果,因为人数不够,因为出发点不够单纯,而所定的主体活动方式:宣传正义、帮人民维权,就是解决这些问题的,这才会让所有人集中在这一个地方,让规模变大,这才会有人民愿意参与,这才会有大规模的影响力,不再只是一群知识分子在无力批判。

这只是很简单的策略,但是长篇里面有非常详细的论证,也有非常多的行为规范,我们现状其实有很多问题,我们需要改变自己太多了。如果想深刻理解,我建议读读长篇。

点我阅读全文

随笔2

on Mar 15, 2018

我感觉他们不会讨论的,因为把他们给否认了,而且好不容易获得的地位,一参与这个又全都平等了,他们也没自信能在这次革命中获得领袖地位。

所以我觉得路走错了,民运大佬不会讨论的,我准备去回复那些大佬转推的人的推特,小人物才没有大佬的偶像包袱,小人物才不会在这场革命中“家道中落”,看到文章的小人物多了,这个也可能引起热议。

点我阅读全文

随笔1

on Mar 14, 2018 ·
12 comments

都是长期存在于脑海的零碎的思想,我当然可以跟那些专家一样定期围绕其中一点进行讨论,但是我还是沉住气了,把所有理清了才想发表。最终把它们放在了一起,所有的放在一起才能说清楚问题,才是相互进行论证,想一点发一点,就非常七嘴八舌,而现在的民运没法服众也是因为这样,并没有一个完整的论述。像我文中说的,每一个问题单独看,单独在某些人身上,我们觉得没什么,但是整体一看,就是所有问题民运都存在。

而且,这样的篇幅,读者才能相信我是真正在思考,真正希望民运获得进步,不是想到什么头脑发热就来凑个热闹。所以虽然阅读率不高,但是我还是觉得这篇文章该这样存在,因为阅读过后的人还没有差评的,而真正愿意为民运做贡献的,其实都是能静下心,能接受不同观点的。

这篇文章分开看,真的无法深刻理解的。

点我阅读全文

如何传播文章?

on Mar 13, 2018 ·
2 comments

文章精简也不行,长文很难有人看,没有其他办法,需要大家推荐其他人看这篇文章才能实际推行,只要是对社会现状有抱怨就算不愿涉政的也可以,他们不愿谈政治只是知道什么都改变不了才避谈。当然,不是所有时期都由大家推荐,只要能聚上上百个人参与群组讨论,我们有组织地一起发推,很快这文章就能传开了。

——公正

点我阅读全文

有点无望啊

on Mar 11, 2018 ·
8 comments

前面策略单列那篇文章,我说过,这篇文章太长,而且出自一个毫不知名的人,很大一部分人,必须靠看过的认同的人一起推荐才会看,而且单列策略显得没什么新的思想,没什么可能,所以文章的论证必须保留,而行为规范也不可少,导致整篇文章怎么都精简不了。

有的人看了这篇文章,觉得可以,点个赞就过去了。你们只看到了策略的可行性,但是你们没看到策略的唯一性,行动的迫切性。

最后一个大部分是我对现状,对人民心理的一些分析,如果你们认真看了,应该知道,如果我们不推动这事,中国民主只会越来越远,别再听那些崩溃论、内斗论、集权激发反抗论了,共产党的操纵能力远超乎那些专家的想象。

请仔细回味一下最后一部分,我们必须主动来推动这事,而不是让它顺其自然,因为这策略没各位的传播,怎么都实行不起来的。

我希望你们看完了能主动去影响其他人看这篇文章,不是觉得是篇好文章就过去。

只是等什么都等不来的。

点我阅读全文

讨论交流的地方

on Mar 11, 2018

google社群:https://plus.google.com/communities/115017885126043205812

discord: https://discord.gg/XHj5tRp

discord不需手机号,方便很多人。

点我阅读全文

准备建个群组

on Mar 11, 2018 ·
8 comments

是不是该建个群?但是用什么通讯工具,也许我应该组织大家一起发一次#公正 话题的推特,因为我们自己不造势,这种模式没法被广泛传播,也就没法被推行。

通讯工具要求:服务器不能在国内,厂商信誉好,群组容量尽可能大。虽然现在只是为了传播文章,但是有可能会用于后期宣传内容的讨论,各种行动内容的探讨都可能。有什么可选的?

想来想去,实时的通讯工具更好,邮件论坛这种经常发送了半天没得到回复。

——公正

点我阅读全文

如你们所愿,单列策略版

on Mar 10, 2018 ·
7 comments

1、统一标志,名称,匿名出现在民间,任何方式,任何时间,保证自己的安全。因为人们并不是不知道不公,只是不敢表达。

2、统一标志,名称,只是给大家默契,让大家感受到周围有多少人对现状不满,不想现在这样都是懵的,被分化恐惧,并不是其它模式一样让大家公开同一时间站出来,因为在现在这种缺乏信任的社会,这不可能做到。

3、统一标志,名称,是为了建立信任度,为了让人们敢站出来,不要急着公开,所有的行动只是为了后面的公开,公开的时机是随处可见标志的时候。不要用怕死就别革命来要求所有人,那没用,这个辩论请去长文,有详细解释。

4、前期所有的活动是为了名称,标志迅速在民间传来,给人民希望,给对手压力。存在于暗处给的压力并不会比明处小,在现在这种社会只会更大。

5、名称传开过后,出现的内容要多一项,除了名称标志,主要围绕人民的维权行动,只有成为人民首先想到的侠义组织,你才能获得更大量的民众支持。

6、前期团结的人肯定是坚定变革的人,后期的活动是为了获得人民的支持,只要成为人民心中的侠义组织,不愿谈政治的他们也会拥护我们。只靠有民主意识的人是不够的,在这场斗争里面,民众永远是最大的力量。

7、保持正义性,不要因为共产党而作恶,我们需要人民的支持,因为我们的恶只会被共产党用来混淆民主的弊病,他们有巨大宣传机器,我们比不过。

对于我号召那么多人宣传一个标志,如果我能号召到那么多人,为什么不直接号召对抗?两者是相互依存的,人多是因为我做的铺垫是相对安全的,我的方式才会号召到很多人参加,而直接公开的形式没信任是不可能有人参加的,基础都没有,怎么实行后面的呢,也就是悖论了。

关于行为规范,为何实行这些措施,见长文,有非常详细的论证。

这个主要策略你们不看长文是理解不了很深刻的。但是有很多人又建议进行提炼,不然长文没人看。其实你们看完的看看,不谈那些问题,不论证改正方法,只是策略是不是看着好简单,没水准?完全感受不到那种成功的希望?

这文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提炼成短文,我认为这篇文章只能靠有耐心的人看完,然后这群人一起推荐,形成众多人推荐的情况才会被人看下去,而且我认为这是唯一方法。看不下去的人我认为精简也没用,浮躁的,这种人绝对忍受不了那么多论证,也无法深刻理解。自负的,精简过后他更觉得没水平了,也就更不会看下去了。

点我阅读全文

发长文后这几日有感

on Mar 09, 2018 ·
2 comments

民运人士不愿讨论这个方法,是我批他们的问题吗?我如果不批他们就会有人讨论了吗?但是问题不就是他们被共产党诱导着犯错吗?文章要是不写那些问题,还剩什么内容?如果这么恶劣的状况还不批,还怕伤着他们,真的好吗?


还是文采问题?这个我是真抱歉……放弃民众的民主不是民主前面的内容我想了几次该删掉,但是那是我想表达的,不写上没处表达了……我也知道删掉才是正确的格式,犹豫再三,最后我还是保留了。

其实,这篇文章说实话,在没众多的人推荐的情况下,自大的人怎么都看不进去,没指望能入高傲专业的人士的法眼,不了解底层民众,完全脱离实际,不过我在文章也说了,中国民主要是靠他们就是个笑话,我需要的是民众。你要觉得没文采,很粗俗,我无所谓,我不是为了发文章,我需要的是民众看懂。

一听到统一标志、名称,就说这跟其他有什么区别,你知道统一是为什么吗?知道统一我们并不会做什么抗争吗?一听到说团结一切力量,就说谁没号召过,你知道我们这种模式为什么能做到,而你们的号召永远会是一个幻想吗?都是需要向更多的人广播,为什么我不号召直接公开抗争,为什么我的模式会有人参加,而你们的公开抗争号召叫破嗓子也不会有人站出来。虚心点,听着一样,其实有质的区别。我开头写的那段不符合文体的内容就是因为我知道会发生这些情况(虽然并不一定能起作用,自大的可能还会更气愤),因一同而略其他,这是太常见的优越心理了。

— — 公正

点我阅读全文

读《困境与对策》长文之后

on Mar 08, 2018

如果可以,请认同的人,以后在各处留言评论最后落款都用公正(党)二字,私人的账号不方便,可以注册个小号,头像显示名统一,先感谢各位了。以这个带动其他人知道我们的存在,也许能代替民运大佬的作用,让文章被广泛讨论。

——公正

点我阅读全文

tweet7

on Mar 07, 2018 ·
23 comments

把党字去掉,很多人对此有敌视感。凭什么一个不知名的人出来就代表党……虽然我文中有表达这个组织谁都一样,但是这个名称肯定会很多人先入为主。

这也算是契合我文中表达的意思,这也算其中一个名称,一看就知道跟原来那个是同一家。

点我阅读全文

阅读《困境与对策》长文需要注意的点

on Mar 07, 2018

我说的统一标志、名称是用于建立默契信任度的,并不是要喊什么反抗的口号,因为这容易被管制,就会出现你们说的威胁家人怎么办?

当然,就算不代表什么含义也可以管制,但是这不是跟其他的喊反抗的口号更难有理由吗?只要一个毫无理由的规定是限制全民的,这就不像某些网络管理说管造谣,管色情那样能混淆视听。你如果觉得什么他们都会顺利实施管制的话,那你别抱任何变革的希望了。


其次,我在里面也说了,如果出现管制,可以转往线下匿名继续传播这个标志和名称,涂鸦是最简单的方法,我在文中介绍了一些我想到的其他方法。因为不公开,胆量一定比公开大,愿意参与的一定比现在多,这是限制不住的,标志只会越来越多。

只要你的这个名称代表着正义,帮民众伸冤,宣传引导舆论,你们所谓的屁民,愚民也会愿意参与的。

只要哪天生活中处处可见这个标志、名称的时候,那就是公开抗争的时机了。所有的一切其实是为后边的抗争建立基础,并不是直接号召大家跟其他模式一样公开抗争。

别看到同一标志、名称就觉得我是呼吁大家用同一符号去上街,文章太长,是很容易忘记前面所讲的,但是请一定要细看,这跟现有的任何活动模式有本质上的区别。

点我阅读全文

成功的前提在于传播,博客地址

on Mar 06, 2018 ·
2 comments

一切都在于文章能被广泛讨论,如果可以,请尽可能转发传播。
twitter、博客站:
twitter:https://twitter.com/gongzhengparty
steemit:https://steemit.com/@gongzhengdang(暂时未墙)
medium:https://medium.com/@gongzhengdang

点我阅读全文

变革真的只能等吗

on Mar 05, 2018

我们境内寻求民主的人难道上不了千万吗?这些人如果能集合在一起难道不能起作用吗?

我们真的只能整天意淫共产党内部矛盾导致崩塌吗?他们内部斗争真的能让中国实现民主吗?


不,我们内部的矛盾力量大到完全可以推翻共产党;不,共产党再怎么内斗都不可能灭亡,共产党是他们共同认同的唯一力量来源。

我们所有的问题在于,境内人士没法集结,我们没法沟通,我们没法形成一股力量,完全分散在各处。这样没有任何联系的个体,没有任何信任,没有人敢公开抗命,本来就是个没有信任感的社会,这导致人们更不会相信自己站出来会有其他人支援自己,一起站出来。

基于信任度缺失,我认为,不管共产党怎么开倒车,绝对不会引发革命,导致共产党的灭亡。发生的只会是共产党内部斗争,进行权力的交接,但是主基调不会变,一切还是党的领导。

体制外有13亿人,那我们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吗?问题真的在军力吗?我们寻求民主的人集合在一起真的需要用枪跟他们拼吗?这个年代会发生六四的惨剧吗?

是,真正追求民主的人在13亿里并不算很多,但是如果这群追求民主的人聚集起来,不再是共产党的宣传一边倒,你们真的认为这些人不会要求民主?你认为那个时候军力算什么?

那现在这群追求民主的人怎么聚集呢?网络全被监控了,线下组织说不定哪天就被人举报了……

聚集并不一定需要在一起,组织并不是一定要可见的,如果所有人都用同一标志、同一名称进行日常生活,难道这不算一种聚集吗?这不用改变自己的生活,这不会给他们口舌说我们聚众。

这种无形的聚集当然也不会让大家就敢公开抗命的,但是这种聚集会让大家清清楚楚知道自己身边人的想法,这是一种默契,这也是一种信任,等你日常生活中看到标志非常多的时候,你自然就敢公开抗命了。

也许会管制标志,管制名称,但是就算匿名地出现在周围,你难道不会有一种到处都是同伴的感觉吗?如果哪天标志出现得非常频繁得时候,难道你不敢出来吗?就算你不敢,难道那种状态不比现在的强吗?

等是没用的,你能决定的只有自己怎么做!

点我阅读全文
添加新的内容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条评论
Body
点我阅读全文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0 Comments:

user_name1 day ago
回复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