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公义行动

为民之切身,入民之俗世,反国富民穷,国强民弱,党贵民贱,官肥民瘠。 群组:http://discord.gg/XHj5tRp

在首页关注更新已关注

博客目录:

最近评论:

添加新的内容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条评论
Body
点我阅读全文

如何更替共产党?

on Jan 01, 2019

如果我们真的利用分布式活动集结了巨量的民众,然后彻底推翻共产党,后面的走向一定是混乱,无需经济崩溃,军政体同样可能出现。

因为在分布式活动中,只有在有共同目标的时候我们才是一体的,军队才不敢对这个群体使用武力,但推翻过后,各方野心家都会登场,划分势力。但这个分布式群体不像其他组织,有明确的组成结构,也没有明确的上下级关系,所诞生的势力绝不会有压倒性优势的一方,以至于会形成各种乱流。可对比法国“黄背心”运动,在失去最初的独一目标后,队伍持续萎缩,各种群体各种需求,没有统一的压力,后期的需求很难得到满足。不要认为20万人跟19万没什么区别,只要你有减少,政府就不会再让步,会跟你周旋到底。

更糟糕的是,军队在这种社会状态下,是完全可以逐个击破的,而且在乱世里,人民会拥护军队整肃社会,维持秩序,然后军政体国家诞生。你们一直期待的崩溃论,我说会导致军政体诞生,其实你们在推翻共产党之后,却还继续创造了崩溃,同样导致军政体产生。如果有足够多的理想主义者,愿意为国家妥协,那短暂的混乱不会让军队有机可乘,但我不相信,如果是那样,根本不用担心会形成多方势力,造成混乱。黄背心还说明了一个问题,暴力会让你被人民遗弃,暴力会让当局成为正面,暴力就该被镇压。

我一直希望大家的目标不是推翻(我知道这很难,特别是对被迫害的,但结果真的不会是向往民主的人想要的,如果你只是想复仇,不考虑子女后辈,不是期待民主,那我们怎么都说服不了你),就是希望能保持我们的分布式松散组织一直有一个共同目标,一直是一个整体,这样的力量才足够强大。而这个目标就是监督,监督所有的财政收支,监督所有的司法公正。在这个过程中,提升人民的政治意识,然后有政治需求的人自会变多,逐步过渡到民选。在监督过程中,其实已经改善整个政治环境了,在民众要求民选的时候,我们也不用再维持这个松散的组织,真正开始多组织的政治竞争(强拧的瓜不甜,但是到最后并不需要大家在统一,只是需要这个过程实现各方所需的自由竞争形势)。

松散的组织要维持一个长期的纪律,这一定是很难的,所以我们要从开始的坚定变革者就严于律己,通过行动展示给其他围观者一种固有的印象,后期的行动再一直强化这种印象。这能最大程度减小松散、混乱的可能性。而且在到了可以公开聚集的时候,可以通过传统的组织管理进行整肃队伍,约束大家,形成一个有纪律的政治组织。

黄背心可以说证明了去中心的成功,但对于想要更多改变,它一定算失败了。它的凝聚力来的快,去的也快,这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以长期活动来强化“统一”观念的原因,而不是一直试不同方法,指望某一次瞬间爆发,因为那种队伍,必败!别想着爆发后你能理想化整理队伍……瞬间的爆发只会实现瞬间的那个诉求,得到满足就会对其他避嫌,自动分化,也许甚至那个瞬间诉求都得不到满足。

分布式运动是我们没有像选择的选择,我们没法让大家一下就一起站出来反抗,谁不想自由组党,自由竞争,谁不想正面对抗力量碾压?但是现实条件不允许。其实你也看到了,现代科技让管控非常高效,法国这样的民主国家都需要分布式分布式活动,因为"不可控",“非常便于参加“,所以可以“全民皆兵”。中国的控制比其他国家强大数十倍,连他们的活动开头,我们都不敢有,因为风险太大,他们最多拘禁多少天,中国却是多少年,更重要的是你牺牲自己也可以100%确定不会有人敢跟随,或者说不会有很多人敢跟随(那点零星的人毫无意义,我不喜欢用情怀证明价值)!中国的分布式必须要更简单,更安全,更不可控,更长期的培养。

人民最怕的就是乱,乱让国家破败,让人民受苦,其实关键点还是在于,你如何做到得到你的民主的同时又不会破坏中国的复兴。如果你考虑的结果是富强,而不是民主,你会有不同的看法的。民主是通往富强的手段,民主不是目的。政治不是实现民主就结束了,民主国家从来不是有民主就有了一切,不然也不会出现中国影响世界的价值观了!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回复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