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公义行动

为民之切身,入民之俗世,反国富民穷,国强民弱,党贵民贱,官肥民瘠。 群组:http://discord.gg/XHj5tRp

在首页关注更新已关注

博客目录:

最近评论:

添加新的内容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条评论
Body
点我阅读全文

几个典型问题

on Sep 01, 2018

几大万能反驳:
1、其他国家就没有吗?

2、换了你,你能怎么做?

3、不做亏心事,你怕什么见不得人?监控就监控了。

4、换了也不一定好。

完全是泼妇型辩驳,不对问题进行讨论,是把问题转移到其他,从而转移注意力。

回应:
1、自己这里报道1%问题,其他国家报道99%问题,然后跟你报道都一样。因一同略其他,用一个共同点模糊其他的不同。

2、不能因为找不到解决方法就说这个方法是对的。

3、我们把所有权利交出去了,但是却没想过,如果正常的事被他们说成亏心事呢?所有的权力在他们手里,怎么定义都是由他们的时候,你相信权威一直是权威吗?还能质疑吗?(为什么我不说隐私权呢,人权呢?因为对他们说不通,他们都这种“自己干净怕什么”的态度了,直接分析利弊他们才能意识到问题)

4、换了好不好不知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你的权力一定会得到保障,在你遇到事的时候不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新诞生的问题换不换都可能,但是换了,现有的很多问题都能得到解决。

再想到其他的,会以回帖形式加上来。

21 Comments:

user_name1 day ago
回复
Body
gongzhengdangon Jul 27, 2019
回复

经济崩溃……

中国经济要分两部分,一是跟国际有贸易关系的,一个是只在国内流转的。

中国不透明的经济能被国际接受,就是因为他们不管怎么通胀,怎么超发货币,它绝不会流向国际贸易,国际贸易都是利用国内强大的产能创造的价值进行交易的。之前的海外活动少,都是海外进来,自己很少出去。近些年强势了,主动开拓海外的开始变多。可以看到中国政府在控制海外投资的规模,控制海外资金的转移,这些都是防止应该用于国际贸易的人民币被不受控方用于了国际贸易,最终打击人民币的国际公信力。

中国对内的超发,不会导致普富,超发的钱不会到人民手里,依旧有金字塔结构,他反而让人民跟资本家的差距更大,在一个没有反抗的环境里,这只会更加激励人们努力工作,它根本不会造成传统的通胀问题,可控的通胀(隐性通胀,控制在非基本生活必需行业的通胀,让人民仍可苟活)。让企业有资金运作,让人民有活可干,营造贫富差距让人民更努力工作(强大的产能)。国内再怎么不遵循经济发展规律,但它创造的价值在国际上可是货真价实的。它利用了国内的不公平,创造国际贸易价值。

再看有些人说的国库空虚,入不敷出了,特别是维稳经费。

维稳需要经费,但它不需要经济价值,纯投入,那他们会用国际贸易的经济来投入这一块吗?这当然不会,钱要花在刀刃上,高科技上面,国际关系打理,国外势力发展,这些都不能用超发的那部分的,只能用国际认同你创造的那部分价值的体现。真实价值的部分国际需要,不能动,境内经费就只能用境内市场经济的收入了,但境内有滥发这一长期的恶例。

货币发多少不是关键,它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促进资源的流通。只要是只在境内流转的经费,他们完全可以无限发放(不管发放多少,大部分是企业之间的数字流通,并不会被用于市场上的直接流转),不会导致普富就行,不然那就是完全的通胀了,他们需要控制阶级差距维持生产力。超发让企业有能力获得资源,但并没有让打工者获得购买资源的能力,这激活了市场,不是导致了通胀。在企业间的通胀,只要不参与国际贸易,这通胀就不用考虑(企业需要生产力,需要有资源调配能力,只需要创造出生产价值,企业主再通胀,自己也是比其他人获得更多的高层阶级),如果要参与国际贸易,同样把真实生产价值用于国际,通胀的货币用于国内即可(最终会到人民手里,怎么不会通胀?发放到人民手里的是工资,不是企业那种投资,只够生活,对于在企业之间的通胀量,简直是九牛一毛)。哪一部分是真实产生的价值,哪一部分是超发,当然是没有具体标记的,只能是控制流通量,民间如果出去多了,国家能用的就少了,但这完全被政府控制着。

为什么他们可以这么干却没有直接采用发钱的方式搞完全计划经济?维持差距即可。历史的实践证明了市场经济才能激活创造力,计划经济再维持差距,所有企业同属一家,会僵化的。

既然在国内搞可控型市场经济,那超发不会有事吗?它总得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规律啊!无限借贷不用还吗?

放贷方是哪里?发钱的!坏账它不可以直接销帐吗?它需要的是持续的产能(这部分钱也根本不需要国际市场的监督),又不是那个数字,保持一定的压力,让民营有持续的动力,它根本不希望民营垮掉。

但直接销账不是破坏市场经济规律吗?这不会鼓励企业烂账吗?让市场活力下降,削弱生产力。直接销账是终极方案了,当然是尽量维持市场经济规则,只要有收割、企业倒闭,有危机意识,市场玩家一直更新,它就不会被僵化。收割式补偿亏空,能尽量避免大规模直接销账,尽力保证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行。而直接销账呢,虽然破坏市场经济,但却能消除烂账,更是有助于回收超发的货币,缓解通胀,发行货币并不会真实让货币体现为市场流通的物理介质(就是印钱,铸币),这个时候它正好利用这些机会把超发的货币(数值)销毁。请注意,贷的通胀款不是用来发给工人导致烂账的,它的主要花费是企业之间的交易,所以流向终端消费市场的数值很小,通胀会非常缓慢,符合正常发展的通胀率。高税收、国企在控制通胀中的作用都不可小觑。

不公平的市场经济,但民营什么时候不是被收割的?想要管控,谁敢不交出来?甚至都会主动表态。既得利益者没有立场,没有能力反对。

经济增长放缓,数据下滑,这些不会导致经济问题吗?你见过老百姓关心经济数据的吗?只要控制住基本需求的市场物价,基本生活需求能以工作满足,工人就肯工作,就有生产力,数据会造成什么影响?关心数据的既得利益者,敢与整个体制斗争?本来就得益于这种模式,不管怎么下滑,他们都是跟普通工作者维持一定的差距,他们一直都是较好阶级。阶级差并不需要你的资产在国际上体现出多大差距(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朝鲜,他们的高管同样可以享受境内的锦衣玉食),只需要你在这个环境里比别人有更多可能获得的资源。

因为老百姓不懂经济,只知道努力赚钱,有“中国人勤奋”的说法(生产多大的生产价值都不会流到人民手里,他们也不会反抗),中国的无形压迫让国内有充足的产能。这两年经济数据下滑,这里就有崩溃论兴奋的点了,产能过剩,基建搞完了,内需全满足了怎么办?除了衣食住行的行业能永远运转,其他行业都会出现倒闭潮,失业率增高,继而出现经济问题,最后民怨四起,政治动荡。

首先,经济问题并不一定导致政权崩溃,况且这还不是全面经济问题。再者,产能真的能剩下来?你应该知道中国国民的生活水平完全没赶上发达国家,但中国却利用强大的产能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交通运输系统(引以为傲的基建,发钱利用差距让人们努力工作,让人们有事可干),4G晚于国际几年建设,5G却跟国际同步发展。满足了5年前的生活需求,5年后的生活需求又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欲望可以利用宣传无限培植。全都造完了,可以翻新,产品可以升级换代,只需要舆论的配合(短期改变不了观念,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资源,潜移默化地改变人们的思想,“必须买房”就是这么来的)。发展领域如果不是高科技,只是为了维持境内稳定,让人们有事可干,它根本不需要跟随国际的脚步(特别是服务业)。你应该知道,中国花大钱半小事的案例并不在少数,垃圾分类都能成为一种生意。只要你肯工作,它一定有办法给你找出行业,甚至创造一个行业。而且他们一直在处理产能问题,往外转移产能,内需消化产能。就算是世界上的都被造完了(这都不知道要多少年了),那也只是到达“平稳发展期”,跟国际接轨,国民完全能理解。

说实话,发点经费给维稳,这个内环市场消化不了吗?经费不等同于经济,经费本来就是无限的,它甚至都不需要内部这个伪市场经济支撑。

gongzhengdangon Jul 14, 2019
回复

经济论到底怎么反驳?

他们跟追求民主自由的价值观完全不一样,你说有经济没人权有什么用,他说有人权没经济有什么用!

两者重视点不一样,但“经济最重要,其他都可以让位”这种观点在境内有非常吃香,专注经济发展,别的什么都不管,人权不能当饭吃!

我想正规的辩论好像起不了用,基准不一样。用反问法更好,怎么反问呢?

每次出现“好好发展经济,别搞事”的观点的时候,必然是有不公的事件发生,而此论点的言外之意是什么?好好发展发展经济,不要对不公平的事件发声,别管别人遇到什么不公的事,这些不关你的事!我们需要摒弃道德才对吗?这种社会是正常的吗?我们真的需要这种社会吗?

都知道不行,所以我们不管现实以经济掩盖道德沦丧,我们的宣传却一直在呼唤道德,既得利益者需要只需要自己无德,需要其他人讲道德,他们需要一个讲文明的社会环境,不然挣那么多钱什么用呢?但是讲经济优先论的时候,分人了吗?凭什么要求别人有道德?这不是一个永久存在的矛盾吗?

这个时候,会有人搬出“不是不要道德,是在挣钱的同时保持道德”,但是现实真的是这样吗?大发特发的,都是是需要掩盖道德,而且想保持道德的时候你根本没有自主权吗,你可以尊老爱幼,你可以孝顺父母,你可以施舍救济,但关于整个社会的公义的事,是否能有道德,这要看政府。

gongzhengdangon Jul 13, 2019
回复

觉醒?觉醒论的人到底是什么观点,什么方法?

“让更多人知道真相”!

从小到大的学习,人们不知道民主、人权、自由?人们不认为这些东西对自己有益?

满大街宣传,包括共产党自己的历史叙事,都是反独裁,人民当家作主,有封禁这些思想吗?

人民对这些是持怀疑态度,任何事带着“不一定”来看待,当然也是被中共的宣传所混淆,成为特色版“民主、自由”。但是,只是被混淆吗?混淆代表着虚假,遇事自然能看清楚,比如对重大事件的封禁、打压,在追求的过程中,受挫才是他们停步的原因。

也许你会说,遇事从来都是少数人,不遇事的人不是很多吗?社会大事件不需要是直接当事人,也能让人对混淆产生怀疑。也许人民会认为是下面的部门有问题,不会自己思考整个体制,但这能成为他们不表达对下属部门的抗议的原因吗?事实是,除了当事人,他们从未抗议,尽管他们知道问题。

这是不是没觉醒?还是因为害怕?本质是知道问题,但没涉及自己核心利益,用怀疑论为自己的道德辩护?

或者说觉醒派所谓的需要觉醒的是不识字的?因为其实但凡能看新闻的,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人,都或多或少知道些问题,只是自己选择了无视。我相信觉醒派针对的对象是识字的,至少主体是,这个群体才能接受他们的宣传,那他们其实本质上是指望唤醒道德。

所以,让“更多人了解真相”这一说让人觉得自我拔高了。认为自己在用事实真相唤醒,其实需要的是道德唤醒,看了很多人谈论觉醒,其实觉醒派我没看到提及唤醒道德,尽管他们对道德沦陷表示鄙视,但他们一直持有的观点是“大家要传播真相”。

我没有否认现实世界中,真相被掩盖,我所探讨的是觉醒派的初衷是认为大家不知道社会问题,而他们的解决方法跟本质问题根本不构成逻辑关系。

话说回来,就算大家完全不知道问题。所谓的觉醒又怎么做呢?

用你们这点渺小宣传盖过中共的宣传?听了你们的宣传就不会被其他宣传影响?太小看混淆能力了吧。知识阶层都被怀疑论影响,能单方面只认同你的有多少,是什么人?

其实从觉醒论的目标来看,很清楚,目标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或者他们认为不接受普世价值的都是因为不知道真相,把坏当成无知,他们认为自己针对的群体没具体对象分类,其实受体本质是不识字的,或者进社会以前的学生(毫无阅历,不成熟的群体,未来很容易会变的,唤醒过后未来也会沉沦,以为唤醒了很多人,但这个群体却一直是动态平衡)】,怀疑论的知识阶层并不在他们的目标范围,他们辩不过,这些人在他们眼里都是自干五。

即便是都无知,问题又出来的,唤醒的受众其实很容易被反唤醒,质量堪忧啊。

所以,觉醒派,所针对人群的本质问题不清楚,自己想要唤醒的受众也没搞清楚,更多是玩弄一种道德情怀。

gongzhengdangon Jan 01, 2019
回复

我之前说传统文化是为了修德,道德崩溃导致社会问题频发,所以借传统文化进行道德影响,但越来越发现传统文化更大作用是操纵民族主义,盲目的民族主义。我认识一个人,特别喜欢传统文化,按道理说,他应该比我更注重精神层面的提升,但他对弃德拾财的民族复兴却非常忠诚,一切不公都能以国情需要理解,用西方霸权批评西方,也用此回顾历史展望富强。对注入的民族主义能这么完美地修饰,哪里该有哪里该没有,随意操纵,实在太恐怖了!

gongzhengdangon Jan 01, 2019
回复

以各种案例预测未来的,什么时候能消停!别说不同时代你该有不同思维,就算你照搬,现状真的跟你所谓的变革前夕一样吗?政令A产生效果B,导致结果C。你们现在是怎么?看到政令A认为直接推出结果C,B的效果都没有,怎么导致C?国内社会完全不是变革前的民怨四起,你们要的造反从何而来?内斗吗?

预测家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可以让人心安理得地坐等,既消除了罪恶感又看到了一个“希望”。因此,预言家可以获得这群人持续的追随(准与不准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对围观者的意义,围观者只是需要有人一直告诉他“他想要的能成为现实”),促进他们继续预测,相互促进着。又没实际推动力,准了出来吹一波,不准就是时机未到,分析局势可以别预测结果吗,误人子弟。

gongzhengdangon Dec 28, 2018
回复

都看到了西方世界在开始防范中国,觉得会全面对抗。但是没人意识到,中国现在有多强势,虽不愿,但不惧。现在西方的盟友关系并没有那么紧密了,分化联盟太简单,就像现在这样,打击美国的盟国,美中也不会正面直接对抗,这是双输。这种情况下,盟国白白被打,而且盟国也不是不跟中国做生意,怎么会为了美国跟中国对抗?这不是一个以意识形态为准的时代,这是一个以经济利益为标准的时代。都是一种聊胜于无的心态,既然是坐等,有压力好过没压力吧!坐等内斗论崩溃来源同理。谈政治的这群人总是以自己感觉极端认为中共就在走极端,极端情况已经或者马上发生,到底极不极端,社会状态什么样,你看看普通人什么变化不就知道了吗?我跟人沟通后,他们都说根本没感觉近两年有什么变化。一次变革,社会该是什么样,你应该理智的判断。社会环境波澜不惊,一切变化,终究只是皇家的事!

gongzhengdangon Dec 23, 2018
回复

提的惊涛骇浪,贸易战可有人关心?这不是人民不信政府,而是他们根本不关注,所有一切都有政府搞定,自己的吃穿没受影响,他们怎么会感觉到有异样?

gongzhengdangon Dec 23, 2018
回复

通过言传身教影响身边人的民主意识,这个策略真的无脑,这么多年有效吗?分化影响持续存在,他们懂什么都不敢相信有其他人一起站出来。他们根本不需要什么提升,他们是因为害怕。你认为我参与政治是因为我突然获得了什么民主知识,头脑发热吗?不,我参与是因为我的价值观不允许我融入他们,知识和良知不是对等的,获得多少知识并不一定让人获得多少良知。如果不是靠信念,只是通过翻墙看到了一些负面新闻,就出来反对什么,这样的人群很难坚持下去,也就是突然同情心爆发,但很快他就会屈服于现实。

gongzhengdangon Dec 23, 2018
回复

gongzhengdang: 崩溃论,我一直用隐性通胀劝大家别抱期待,只要保证好普通人的吃穿,控制这个基础需求的物价,其他行业随便收割(当然,肯定不会同时全行业,一个一个收)。分化政策的长期影响使各行业完全不可能联合,这已经摆在眼前了的,不是“大家知道不联合无力反抗就会联合”的,这么简单的话,早就被推翻了。你们说人民会吃不上饭,那自然就会崩了,你们完全把中国看成市场经济了,这个可无限收割的环境,人民吃不上饭何其难!都知道走极端政策会反,但都不会想他们不走极端?他们从来没有急转,他们现在的行进算快?不一样是缓冲式?你们就没去看看普通人到底有没有感觉到大变化?还是跟以前一样被缓冲到没太大感觉?用把对手当智障!
所以,经济问题,受罪的其实根本不是民众,因为他们吃穿一直是这样,平时买不起的依旧买不起(不是刚需的,比如房子,他们感觉会非常弱,物价上涨他们会等或者舍),被收割的只会是中产阶级,你指望中产阶级因此造反吗?民众普遍是仇富的,因为贫富差距太大了,这个在哪里都存在,看着过得比自己好的受罪就会幸灾乐祸,你没看每次整治,下边一片叫好吗?他们是被孤立的群体,中产阶级根本不被民众支持,阶级对立一直存在,他们怎么敢反?他们才占普通人多少?他们反之后,不只上面镇压,下面还排斥。这个群体,不听话,灭了换一批人就是了,都可以换体制内的。
政府怕的一直是最大的受众:民众。他们一直在尽力安抚民众(或者至少让民众不觉得问题是政府的,政策安抚的同时辅以认知的操纵),但到底哪些人才是民众,被民运用一些文学化的表达法进行强行解释了,然后造成对事例解读的错误,发现不了自身问题。
现在的政令没有产生历史上的结果,又怎么发生历史上的反应?怎么能以政令判断结果会一样?你自己觉得他们在走极端,但从民众的反应来看其实根本没有走极端,或者走极端的速度非常慢。我一直是认为极端是需要我们去推动的,是等不来的,因为他们一点不蠢,不会急速下降。
预测崩溃的人简直是祸国殃民,以小众情况分析大部局势,以最好的期待判断结果,以市场经济推断崩溃,以自己的智商代表对手的智囊团,然后坐等,不只自己坐等,还影响其他人坐等,等一个不断变换说辞的预测结果。
主要原因还是以自己的感受当成民众的感受

我反对认为会崩溃,反对乐观,不代表我不认为现在是机会。不要乐观说的是不要觉得会自然到达极端情况,然后乐观干等,等肯定没用,他们处理问题非常灵活,极端情况你能想到他们想不到吗?觉得是机会是因为,外部树敌太多,内部控制越发收紧,达不到极端也有抵触。

gongzhengdangon Dec 23, 2018
回复

很多不谈政治的人,我一批评体制,我就是崇洋媚外,我就是不爱故土,我就是想阻碍中国复兴。自己什么都不接触,却总觉得自己才不偏不倚,别人都是偏激愤子。空前的民族主义,看似在日常教导理性,实际却煽动了非常强烈的民族主义,不得不说宣传的强大啊。平时怎么批评民族主义影响都不大,关键时刻要民族主义就有民族主义。咋一看,当局做很多正常的事,但却总能达到他们背后的目的。从小教辨证法,但普通人却总在该辨证的地方不辨证;从小教自由民主,人民却总能自发为特色专制辩护。思辨能力被他们巧妙地修饰,然后输入到人民体内。其实问题不在于民族主义,问题是,他觉得他们爱国,我不爱国,他觉得他们有民族主义,我没有民族主义。

gongzhengdangon Dec 22, 2018
回复

gongzhengdang: 中国的分布式活动不该是随机瞬发的
在分布式活动中,只有在有共同目标的时候我们才是一体的,军队才不敢对这个群体使用武力,但推翻过后,各方野心家都会登场,划分势力。但这个分布式群体不像其他组织,有明确的组成结构,也没有明确的上下级关系,所诞生的势力绝不会有压倒性优势的一方,以至于会形成各种乱流。可对比法国“黄背心”运动,在失去最初的目标后,队伍持续萎缩,各种群体各种需求,没有统一的压力,后期的需求很难得到满足。分布式运动需要长期的活动团结队伍,强化“统一极其重要”的观念,瞬间形成的力量很容易被分化,面对对手是一个整体的情况下,熬不过对方的,请看黄背心的后期。如果你说你只需要黄背心的前期效果,中国的变革只需要那么点时间?只需要获得一件事的成功?他们只能熬几天?
松散的组织要维持一个长期的纪律,这一定是很难的,所以我们要从开始的坚定变革者就严于律己,通过行动展示给其他围观者一种固有的印象,后期的行动再一直强化这种印象。这能最大程度减小松散、混乱的可能性。而且在到了可以公开聚集的时候,可以通过传统的组织管理进行整肃队伍,约束大家,形成一个有纪律的政治组织。

黄背心可以说证明了去中心的成功,但对于想要更多改变,它一定算失败了。它的凝聚力来的快,去的也快,这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以长期活动来强化“统一”观念的原因,而不是一直试不同方法,指望某一次瞬间爆发,因为那种队伍,必败!别想着爆发后你能理想化整理队伍……瞬间的爆发只会实现瞬间的那个诉求,得到满足就会对其他避嫌,自动分化,也许甚至那个瞬间诉求都得不到满足。

gongzhengdangon Dec 22, 2018
回复

中国的分布式活动不该是随机瞬发的

在分布式活动中,只有在有共同目标的时候我们才是一体的,军队才不敢对这个群体使用武力,但推翻过后,各方野心家都会登场,划分势力。但这个分布式群体不像其他组织,有明确的组成结构,也没有明确的上下级关系,所诞生的势力绝不会有压倒性优势的一方,以至于会形成各种乱流。可对比法国“黄背心”运动,在失去最初的目标后,队伍持续萎缩,各种群体各种需求,没有统一的压力,后期的需求很难得到满足。分布式运动需要长期的活动团结队伍,强化“统一极其重要”的观念,瞬间形成的力量很容易被分化,面对对手是一个整体的情况下,熬不过对方的,请看黄背心的后期。如果你说你只需要黄背心的前期效果,中国的变革只需要那么点时间?只需要获得一件事的成功?他们只能熬几天?

松散的组织要维持一个长期的纪律,这一定是很难的,所以我们要从开始的坚定变革者就严于律己,通过行动展示给其他围观者一种固有的印象,后期的行动再一直强化这种印象。这能最大程度减小松散、混乱的可能性。而且在到了可以公开聚集的时候,可以通过传统的组织管理进行整肃队伍,约束大家,形成一个有纪律的政治组织。

gongzhengdangon Dec 20, 2018
回复

崩溃论,我一直用隐性通胀劝大家别抱期待,只要保证好普通人的吃穿,控制这个基础需求的物价,其他行业随便收割(当然,肯定不会同时全行业,一个一个收)。分化政策的长期影响使各行业完全不可能联合,这已经摆在眼前了的,不是“大家知道不联合无力反抗就会联合”的,这么简单的话,早就被推翻了。你们说人民会吃不上饭,那自然就会崩了,你们完全把中国看成市场经济了,这个可无限收割的环境,人民吃不上饭何其难!都知道走极端政策会反,但都不会想他们不走极端?他们从来没有急转,他们现在的行进算快?不一样是缓冲式?你们就没去看看普通人到底有没有感觉到大变化?还是跟以前一样被缓冲到没太大感觉?用把对手当智障!

所以,经济问题,受罪的其实根本不是民众,因为他们吃穿一直是这样,平时买不起的依旧买不起(不是刚需的,比如房子,他们感觉会非常弱,物价上涨他们会等或者舍),被收割的只会是中产阶级,你指望中产阶级因此造反吗?民众普遍是仇富的,因为贫富差距太大了,这个在哪里都存在,看着过得比自己好的受罪就会幸灾乐祸,你没看每次整治,下边一片叫好吗?他们是被孤立的群体,中产阶级根本不被民众支持,阶级对立一直存在,他们怎么敢反?他们才占普通人多少?他们反之后,不只上面镇压,下面还排斥。这个群体,不听话,灭了换一批人就是了,都可以换体制内的。

政府怕的一直是最大的受众:民众。他们一直在尽力安抚民众(或者至少让民众不觉得问题是政府的,政策安抚的同时辅以认知的操纵),但到底哪些人才是民众,被民运用一些文学化的表达法进行强行解释了,然后造成对事例解读的错误,发现不了自身问题。

现在的政令没有产生历史上的结果,又怎么发生历史上的反应?怎么能以政令判断结果会一样?你自己觉得他们在走极端,但从民众的反应来看其实根本没有走极端,或者走极端的速度非常慢。我一直是认为极端是需要我们去推动的,是等不来的,因为他们一点不蠢,不会急速下降。

预测崩溃的人简直是祸国殃民,以小众情况分析大部局势,以最好的期待判断结果,以市场经济推断崩溃,以自己的智商代表对手的智囊团,然后坐等,不只自己坐等,还影响其他人坐等,等一个不断变换说辞的预测结果。

主要原因还是以自己的感受当成民众的感受

gongzhengdangon Dec 14, 2018
回复

https://medium.com/@iyouport/https-medium-com-iyouport-disinformation-thinking-eed8534b04ac
专制政权最害怕的是人民的联盟、很容易受到允许人们更容易沟通和形成组织的工具的影响,以及那些为公民提供外部信息和观点的工具。
简而言之,能冲击专制政权的是真相、是社会互信、是社团联合,是信息自由,而不是表达另一种立场的虚假消息如宫廷八卦。这在任何一个专制国家都一样。
而专制权力的稳定需要公众互相之间不知道其他人的感受 — — 需要人们对哪些机构、团体和观点是真实的以及哪些是阴谋、欺诈或权力争夺战,保持持续的混淆。需要人们的互不信任,需要人们整天思考的是哪个家伙是当局的线人、谁在钓鱼、谁在利用大众的思维缺陷实现他们自己的名利欲……简单说,“我正在被谁利用”,而不是“我能和谁结盟”。
反过来,一旦公众发现并确定周围有多少人对专制政权的抵制是存在共识的、对恶行的揭露是握有证据的,他们就会大胆地站起来反对。民间独立团体和社群应该能够给民众以“找到组织了”的感觉,这是不需要你分发红包以换取的“点赞和转发”。支持和协作建立在信任之上。

我们跟民运最大区别就是,“民运一直在想着跟对手表达不满,而我们是在向同伴表达我们就在身边”,标志虽然也可以解读为不满,但最大的作用还是发现同伴。方向完全不一样

gongzhengdangon Nov 14, 2018
回复

gongzhengdang: 接着谈下之前说的传播,“为什么会有禁止政治讨论的想法”,国内害怕,那国外呢?这现象已经很普遍了,谈政治的在翻墙里面算是九牛一毛。我说过,谈政治总会给别人一种“他是傻逼就你懂”的感觉(因为普遍自我意识强烈,自己也有广泛涉猎)。其次还有对现状的无奈,越看得多越心烦,索性不看,“人艰不拆”。
他们不需要你告诉他形势到底有多严峻,他们会翻墙,他们能自己看,他们不愿意看那你的强迫也没有意义!他们看到政治第一想法是“所以呢”?“然后呢”?要方法不是要你说教,不过大多数情况,这里会用道德绑架来回应他们,用情怀(大家不要恐惧我们就是无敌的)说教(其实这只会让他们暗笑),然后情绪化辩论,撕逼到底,这有什么意义?
传播的方法(避免面对面,让其感觉自己主动获取,没人说他被洗脑,没人觉得他是傻逼),传播的用语(让其感觉你跟他的感觉是一样的,你传播事件想表达严峻,但之后你要附和一声叹息,不让他抵触你,他的潜意识里你们是同道中人,这也不是发泄,用他不反感的方式持续呈现,这都是在累积情绪),需要改进太多。

今天的受众心理很不一样,而大网宣搅浑水太有力,思维混乱,非常自我,非常排斥他人,跟历史上太不一样了。

gongzhengdangon Nov 14, 2018
回复

接着谈下之前说的传播,“为什么会有禁止政治讨论的想法”,国内害怕,那国外呢?这现象已经很普遍了,谈政治的在翻墙里面算是九牛一毛。我说过,谈政治总会给别人一种“他是傻逼就你懂”的感觉(因为普遍自我意识强烈,自己也有广泛涉猎)。其次还有对现状的无奈,越看得多越心烦,索性不看,“人艰不拆”。

他们不需要你告诉他形势到底有多严峻,他们会翻墙,他们能自己看,他们不愿意看那你的强迫也没有意义!他们看到政治第一想法是“所以呢”?“然后呢”?要方法不是要你说教,不过大多数情况,这里会用道德绑架来回应他们,用情怀(大家不要恐惧我们就是无敌的)说教(其实这只会让他们暗笑),然后情绪化辩论,撕逼到底,这有什么意义?

传播的方法(避免面对面,让其感觉自己主动获取,没人说他被洗脑,没人觉得他是傻逼),传播的用语(让其感觉你跟他的感觉是一样的,你传播事件想表达严峻,但之后你要附和一声叹息,不让他抵触你,他的潜意识里你们是同道中人,这也不是发泄,用他不反感的方式持续呈现,这都是在累积情绪),需要改进太多。

gongzhengdangon Sep 01, 2018
回复

细节决定成败,但是凡事以此为铁律就有点死板了,没有完美的计划,你只能做到主体上行得通,细节上遇到不同的情况做不同的打算,意外随时有。

意外,不能以此为铁律,但是像指着一切按自己计划走的“多米诺骨牌”式活动,你就应该多考虑意外了,因为你要的全是细节,而确实串联的,一个出意外都会失败。

因为盲目乐观指望多米诺骨牌,一个人影响一个人,以微薄力量对抗大网宣,指望反洗脑,最后全都觉醒;因为极度失望又只能每天自嘲,消解情绪。哪一种方式都是在麻痹自己,我不希望每天嘲讽,但我也不指望一个接一个影响的那种理想结果。我们需要愚公移山的精神,但是我们不能要愚公移山的方式,实在太情怀了。

gongzhengdangon Sep 01, 2018
回复

看圈子对抗争的理解,就像现在的动物研究人类的发际史,开始学习,梦想着某一天统治人类。

如果你要走传统路线,组织>斗争,你得思考在今天如何组织?因为公开组织太不现实了,但是如果口头协定说等将来一起,这里你就需要考虑怎么维持大家的激情,因为没有活动的还是口头约定的组织其实就是一个热闹广场,几乎都是看戏,来去自如,久而久之当初的核心也会懈怠,慢慢荒废,这就是无限的组织死亡无限的组织诞生的原因。其次,人都是有私心的,在这种并没有口头协定的组织里,谁敢相信将来的那一天其他人就会站出来?如果是说人多了没人不敢站出来,那这个组织存在的意义在哪里?既没有严谨性,也没有起推动作用。其实你要走传统路线,也该去对比下,共产党到公开活动的前面是只在等待吗?塔利班没有严谨的纪律,会有人民相信他们吗(后面走偏另看)?

gongzhengdangon Sep 01, 2018
回复

为什么要挑选事件?
这个圈子最混乱的就是这里,认为只要是热点就有可能激发抗争,无限追逐热点。对事件的属性不进行甄别,结果是每次被牵着鼻子走。

我长文里说过,中共最厉害的地方就在混淆和隔离恐惧,分化进行恐吓,而混淆又用于后者的具体实施方法。

乐观派认为人民都很愤怒,只是因为恐惧不敢造反,所以他们一直在谈规模效应。但是只会谈规模有什么意义?你怎么做到规模才是最重要的!

规模就一定要看切身利益的受众,不是说热门就代表着规模,热门的事会因热度而消散,是个谈资,不会触及心底。从前面的事件分析:

红黄蓝跟疫苗,对象是孩子,这是最触目惊心的事件,而且所有人都是可能遇到的,对象特殊。

北大性侵案,包括后来的metoo,对象女性,同样弱势群体,对象特殊,亲近的人都可能遇到。

镇江老兵,自身利益,人们很难感同身受,甚至民主派都会分化,指责他们作恶的过去。民众没兴趣,圈子里造假造势非常严重,圈子非常热心。

卡车罢工,自身利益,民众没兴趣,圈子热心。

佳士,自身利益,参与群体成分很多,刻意政治化,可以说这受众广是被有心人士强行涉足,受众广而少,这个能有多大影响?民众不可能参与,圈子也非常热心。

可以看到,民众参与的事件是完全公义的,当事人没有任何利益在里面,这是人们心底的善,没有利益,这也是无法被混淆的恶。这是从道德角度,如果从利益角度,这是因为这种事件是所有人都可能遇到的,不是其他人的利益就不觉得自己被利用,这是他们自己的利益。全然在一个“公”字上面,另外三个玩弄文字游戏,你肯定能解释成“公”,但是文字游戏只会让人觉得你强行解释,为黑而黑。

其实我想做的“帮助维权”,看起来也是一个个体利益,同样存在孤立分化的问题,也会无法让其他人帮忙发声。但是,我们是第三方,我们不存在直接利益。其次,我说的让其他群体帮助发声,是在我们具体有实效之后,就是集合我们现有的人群成功影响一次舆论过后,这种效应的出现是给他们自己保障,这就代表着他们出事可以倚仗我们,帮助别人就是壮大我们,就是帮助在未来的自己,这也是中国梦有市场的原因,有一颗可以依靠的大树。

我既在谈利益,又在谈正义,但是两者是可以并存的,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支点。没有任何优势的未来,有正义有何用?

这里谈的是为什么要选择事件而不是凑热闹,做白日梦(因为刷存在感不会让人依赖你,深深的被利用感,不是受助方,可以看看各种事件中当事人对谈政治的人群的反感),这是谈怎么选择事件。而选择事件后怎么做我在长文有说,不是选对了你就可以走传统路线了,因为这里面并不是只有你跟民众,还有对手。现在的环境需要匿名的,大体路线我给过,但是具体每次的活动一定要事前讨论。

悲观派的“民众无法唤醒”,这里其实也解释了,民众的动力并不会是政治意识,最大的动力是切身利益。我自己是,乐观派的悲观派的都有认同,因为其实都存在,但不同的地方所看待的角度要不一样。

对立的不一定不能一起存在,而相似的也不一定就能一起配合。

gongzhengdangon Sep 01, 2018
回复

再谈暴力革命跟理性非暴力:
现在对暴力革命推崇的人完全是非黑即白的思维,因为非暴力多年的败退,就认为暴力革命是唯一希望,这不是实验,这种试探没必要。

暴力革命存在且成功的环境:通信闭塞,行动被包装(民意),没法迅速控制,长线战斗逐渐壮大。今天的环境,暴力革命怎么包装?如果你的宣传能压过当局,能获支持,不应该早就可以革命了吗?再是对抗,暴力革命要当局压不住,必须有巨量的人群,煽动暴力革命的人有多少?这些人敢参与的又有多少?没法游击的今天,你怎么在不断抗争的过程中壮大?无民意支持,无实力基础,有的只是未知的尝试。

理性非暴力革命,最重要是的民意,谈到最多的是正义,公义,让当局完全没有立场,就像甘地的抗争,民众看得到明显的区别。所以我一直强调坚守正义,不要被混淆。但是,如今的民运完全没有理性,他们的理非,只有非没有理,不分什么事件,所有事件都去凑热闹,造成了为黑而黑,偏激,愤青。

理非并不是只在旁边夸夸而谈,等待民众全有公民意识,认为政治避无可避,一起抗争。对公义事件发声,对极度不公的事件或者政治属性压制不住良知的事件发声,这完全不需要告诉民众这是政治,这就是他们的利益,他们也不用觉得自己在参与政治,你可以让他们在不觉得自己在参与政治的情况下带动他们参与政治。

现在的民运全都在走极端,指望所有人了解政治,认为政治避无可避,主动参与政治,了解了就会参与吗?或者就是指望全面崩溃,问题爆发,这个极端别说当局的控制度(不止经济,包括认知),民间都不会希望出现这种情况。

一个是全民觉醒,一个是全面崩坏,等待两个极端,前面一个会出现对“利益说”不屑一顾,一副圣母的样子,而第二个就是这些人对事件没有判断力的原因,不管事件的属性,凡事都去凑热闹。

gongzhengdangon Sep 01, 2018
回复

活动过程中,他们有一个很常见的处理方式,就是说民众得理不饶人,故意把事情复杂化。

这是非常聪明的一种转移方法,而且确实会让很多人觉得说的有理,把矛头一下就调转了。寻衅滋事、勾结境外势力,这些抹黑手段都是同一个道理。

解决方法:同样攻击他们的态度问题,说“我们一要求公义,就说我们叛国,就说我们勾结境外势力,有这些时间怎么不想想怎么解决大家的问题,每次都这样把人民打成叛国,所以问题才会屡禁不止,因为根本就没人解决问题,犯错的说纠错的态度问题,这样问题就被掩盖过去了”。你不用去解释他们说的勾结境外势力,这个你解释不了,他会主动给你造证据,你就让他们解释你说的问题是不是问题,怎么解决,专注于自己的所求,别被人带着话题走。

凡事要注意,别让自己最开始的诉求被其他给掩盖。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