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公义行动

为民之切身,入民之俗世,反国富民穷,国强民弱,党贵民贱,官肥民瘠。 群组:http://discord.gg/XHj5tRp

在首页关注更新已关注

博客目录:

最近评论:

他们为什么总是逃脱了预测?

on Jun 04, 2019

你的视角真的没问题吗?

我记得我说过一个问题,“为什么觉得谁都说的有道理,原因是自己没有确定的价值观”。但是一个确定的价值观又会导致什么问题呢?你看对立面的问题,总会以自身的价值观来看待,你会对对立的情势进行误判。确定价值观有好有坏,那我到底该怎么做?

首先来看最近比较热门的一个话题,“六四的镇压保持中国的稳定,让中国经济腾飞”。这种观点在境内非常有市场的,我相信没有人不认同稳定对于经济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当然这让很多人不服,“是世贸让中国发展的,六四民主化也不会不一定乱”,“如果中国持续动乱,能加入世贸吗,那么多学生参政,能不乱吗”,没有结果的争论,一切的假设永远抵不过发生过的事实,只能沦为骂街式的争吵)。

在此基础上你再与观点持有者进行沟通,“学生是为了建设更好国家,这样屠杀合理吗”?你会发现他们又觉得不应该杀人,学生是好人,但他们依旧认为镇压保持稳定是下策之中最好的办法。所以他们貌似两种观点都认同,但他们选择了认同屠杀。

再看另一个经常被提及的问题,中国的制度坚持不了多久,中国的内部已经溃烂,只是还没有崩溃,中国人所在意的房产就是一个泡沫,人民币也是超发,在国际上没有价值。对立面,集权式固然有很多问题,但它的执行效率非常高,它可以以举国体制发展某个领域,科技就是最好的代表。

站在民主文明的角度,以腐败支撑的体系,以人民的代价保持上层阶级的利益,这绝对是不合理的,它一定会崩溃,贫富差距巨大,资源分配极度不合理。超发货币,在一个自由市场,也一定会导致经济问题,因为它不是一言堂。市场经济,只有放开市场才会有足够的活力,才能创造持续的经济增长。而人民也会因为生活水平提高,对民主自由有更多要求,信息了解的增多,对贪腐不再容忍,最终经济政治都会崩溃。只有一个民主的体制,它才能对此进行纠错。

站在旁观的角度是什么呢?中共的体制,是一个从下至上的供养关系,每个层级都有利可图,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共同体结构,他们的努力都是为自己的利益,这种结构对于保护自身来说,他非常有活力,就算大家所说的对社会职责惰性,在需要发展的时候,它依旧可以瞬间复活,而且社会的发展也是为他们带来利益,社会创造利益,他们才有剥削来源。运动式反腐,运动式扶贫,运动式扫黑除恶,不够强力?而这个利益体最需要保证的是从人民那里剥削的价值不要被人民察觉(至少别察觉到全貌,可以放一部分整治案例让人民觉得正义可得,社会体制还能接受),二是保证剥削的价值在这个结构中够分,维持阶级差,保证大部分人被剥削,维持一种差距,得以持续剥削。

而中国经济的操作方式,让人民增发的效应没有体现太大的负面效果,因为没有大量往自由市场流动,所以汇率能保证,自由市场抵触感不会太大,毕竟中国的巨大市场一直在创造生产价值,所流动的货币会增长是一定的,需要体现新增价值,只要控制得宜。又因为没有让增发的钞票大量流到人民手里,反而让另一些东西提高了价值,所以它保持了一种差距(经济发展动力),它又防止了巨大的通货膨胀。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房地产在人民手中就有价值,它并不需要去国际上体现它的价值,它只需要在自己的生态系统里证明自己是被需要的。至于所谓的民众察觉、觉醒,控制基本需求物价,潜移默化影响民众接受房价(尽管是被动)。物价飞涨?国人真没煽动者这种“错觉”,它是慢慢地被接受着增长。市场足够大,中共创造了一个自己内部的可控的市场经济体。

结论是什么?以文明的标准看中国,“溃而不崩”,以旁观的角度判断中国,稳固的结构,持续的活力。以文明的标准看独裁体制,一切都是反文明进程的,必然会被时代抛弃,逐渐消亡,以旁观的角度看待中国,它持续解决了以往独裁体制的经济问题、政治威胁,所以它一次又一次逃脱了预言的命运。

价值观跟情感是挂钩的,我们应该以价值观支持某种观点,但我们不能以情感判断事情具体的走向。

“所以,你认为中国不会有民主,会在世界形成两种阵营”?我觉得不是没这种可能,但是这个可能比实现民主的可能性要低,因为全球化的受益,现在已经很难完全切断跟世界的联系,而只要有持续的交流,文明肯定会持续影响,最终胜利,只是到哪一天就不知道了。我也说过,如果等到几十年实现民主,我觉得这就是一种失败,没脸把功劳跟自己挂钩。

我情感上支持民主文明,这是我确定的价值观,所以不同观点谁对谁错很明确,但我不会用价值观去判断事情走向,“好人有好报”毕竟是一种期望。

点我阅读全文

欲望,通胀,分化,差距,求不得?

on Feb 22, 2019

为什么中国增发货币不是造成通胀导致经济崩溃,反而促进了发展?

为什么其他国家这样操作就不行?

为什么中国增发货币国际接受了,国民接受了?

为什么中国的上层阶级明明知道中国的通胀依旧没发生问题?

经济,欲望,既控制高物价又控制低物价,贫富差距,求不得心理,分化,这些又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

以一种绝对理想主义的思维来看,所谓经济就是在操纵人们的欲望,利用人们的欲望实现了发展。可能有人会说,没有经济哪来的发展?发展是创造出来的这一套“经济”铸造的吗?动手还是细分到了每个人,只是资本家通过培养欲望,操纵欲望,让人们更加积极。

相信很多人早期刚学到政治都会想,国家如果多印钞票,直接给国民发钱不就共同富裕了吗?但后来被告知,这样会导致钱不值钱,通货膨胀。但是中国一直不是在这样做吗?为什么中国没有发生经济崩溃?为什么国民允许?为什么国际允许?

对于国民,这里又要说控制能力了,国民不了解,不敢主动了解,他们根本不知道钱为什么不值钱了。但关键是中国国民的钱贬值并不是一文不值,这就是我之前一直说的控制基本需求的物价,控制这些价格不要太高,让人民感受不到通胀,他们的资产还是能保证自己的生活,他们的人生一直能看到希望。

不懂的人这样,那懂行的人呢?他们为什么没有逃离?懂行的这些人也算是富裕阶层,但富人的本质是什么?是差距,是他们比普通人能享受到更多的东西,不是他们的钱有多少,钱只是中间的代币。就像一个隔绝于世的部落首领跟一个自由公民,谁更有优势?既然是差距,这里就要说控制高价的原因了!保证人民的基本需求的低价,保证欲望里的东西的高价,这就是差距,这就是富人的优势。

都说动了房地产,中国的国家财政就会危险,所以房地产一直是降不下来的。中国增发货币这种影响市场的方法已经驾轻就熟了,财政,发钱不就行了吗?我始终认为问题不在于此,因为中国经济的不透明,财政在中国就像空头支票,地方政府大肆借贷就是这样,到底有多少钱无所谓,只要你借出去的钱(并不需要你有,这只是个数字)有人认,普通老百姓认就行,只要你开的空头支票不是人人可得就行。

中国的通胀确实是他们增发,但是增发并不会导致所有人都有钱,没钱的依旧没钱,控制差距的持续存在。发钱给富人阶级,他们肯定有懂通胀贬值的,但是问题是,普通人认同他们的资产,只要有人在往他们的方向努力,那他们就代表着上一个阶级,他们能享受到的东西依旧更多,钱贬值又算什么呢?维持房地产的高价就是让富人通胀的钱有价值,穷人买不起才能显示出差距,他们一直会是部落的首领。对于下一层的阶级,有差距就有无限的欲望,美其名曰“动力”。

但通胀中国也在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基本需求肯定不能碰,要用来承受的行业也要精致地挑选。你不能在企业与企业的经济活动中操作,都是懂行的,也都是有钱的,企业跟企业的状态就等同于“人人都有钱”,那样真会崩溃的!要跟普通人息息相关,毕竟需要他们认同那部分价值,又不能是刚需,房地产是个完美的行业,需求但人们不是完全没有住处,不是必需,通过舆论操纵,可以实现欲望的繁殖。中国很多政策是违背客观规律的,但中国政策却又从不走极端,总是亦步亦趋,虽然自己走了这么久的邪路,却也不敢一直指望着这条路。

为什么国际接受了中国的这种模式?为什么其他国家这样操作会导致经济崩溃?我以前说过市场大小决定话语权,中国的市场让小国不得不接受。早期安分点,等市场被开发好了,后面的国家都争先恐后地想进来,你不进来我就找他,反正是你需要我。分化并不只是在治民上有用,外交上同样有用,各怀鬼胎地谈团结在国家之间比人与人之间更加可笑。控制通胀原因也有国际,因为一点一点地转移到其他国家没事,但明显破坏市场,团结也是可能的。而富人阶级需要国际也认同他们的资产,不然他们只有做国内的山大王,这并不是一个想发展自己实力而不是只想着控制国民的政党想看到的,经济之外的发展需要国际,需要资本。

经济是资本家(不是只有资本主义才有资本家,古代的皇帝官员同样是)发明的一套控制人们的方法,他们会无限发掘你的欲望,没有以前的欲望也会创造新的欲望,因为有了欲望你才有动力,你才能被控制。就像世界称赞的中国人民脱离了极度贫困,但大家何时变轻松了?何曾脱离过控制?以前欲望又变成新的欲望了,欲望被潜移默化地培植。所以所谓的经济发展,脱贫攻坚,所谓的提升人们的生活水平,会永远维持一种差距,让人民对前一层阶级求不得,让人们持续有欲望,让上层的持续有优势,他们才能才会帮助治民。

我写的这些问题好像并没有什么解决方法,只有减少欲望,更注重精神追求才可能,大家都不认同资本家灌输的那些欲望,一切都解决了。这听起来有点像一切归零打土豪分田地,但这只是放弃追求,不是去强求,更重精神追求也并不是就没了创造力。太理想主义,在这个社会,培育了这套系统这么多年的社会,这种想法真是空中楼阁。要变,需要更务实。

我谈到了资本家,其实我不认为西方世界的文明证明了资本主义的胜利,他们的公民权利,社会保障这些,并不是资本家自己改革的,是被逼着改革的,这些福利其实是一种集体主义(不是集体上面再被人控制,是直接集体做主保证公平)的表现。中国的社会主义其实是披着资本主义的外衣,只是这个资本家比其他国家的更集中,更团结。西方资本家的分散让人民能影响他们,中国因为太集中,所以人民无可奈何。我不认同什么主义,我认为我们在追求文明,而文明是为集体谋利,并保证集体中个人的公平。

人性!几乎所有人只是在求一种差距,并不需要共同富裕。不需要自己比人好,只需要别人比自己差。

说什么问题好像都说不清楚,所有问题都是绑定在一起的,这个局真的完美。

点我阅读全文

如何更替共产党?

on Jan 01, 2019

如果我们真的利用分布式活动集结了巨量的民众,然后彻底推翻共产党,后面的走向一定是混乱,无需经济崩溃,军政体同样可能出现。

因为在分布式活动中,只有在有共同目标的时候我们才是一体的,军队才不敢对这个群体使用武力,但推翻过后,各方野心家都会登场,划分势力。但这个分布式群体不像其他组织,有明确的组成结构,也没有明确的上下级关系,所诞生的势力绝不会有压倒性优势的一方,以至于会形成各种乱流。可对比法国“黄背心”运动,在失去最初的独一目标后,队伍持续萎缩,各种群体各种需求,没有统一的压力,后期的需求很难得到满足。不要认为20万人跟19万没什么区别,只要你有减少,政府就不会再让步,会跟你周旋到底。

更糟糕的是,军队在这种社会状态下,是完全可以逐个击破的,而且在乱世里,人民会拥护军队整肃社会,维持秩序,然后军政体国家诞生。你们一直期待的崩溃论,我说会导致军政体诞生,其实你们在推翻共产党之后,却还继续创造了崩溃,同样导致军政体产生。如果有足够多的理想主义者,愿意为国家妥协,那短暂的混乱不会让军队有机可乘,但我不相信,如果是那样,根本不用担心会形成多方势力,造成混乱。黄背心还说明了一个问题,暴力会让你被人民遗弃,暴力会让当局成为正面,暴力就该被镇压。

我一直希望大家的目标不是推翻(我知道这很难,特别是对被迫害的,但结果真的不会是向往民主的人想要的,如果你只是想复仇,不考虑子女后辈,不是期待民主,那我们怎么都说服不了你),就是希望能保持我们的分布式松散组织一直有一个共同目标,一直是一个整体,这样的力量才足够强大。而这个目标就是监督,监督所有的财政收支,监督所有的司法公正。在这个过程中,提升人民的政治意识,然后有政治需求的人自会变多,逐步过渡到民选。在监督过程中,其实已经改善整个政治环境了,在民众要求民选的时候,我们也不用再维持这个松散的组织,真正开始多组织的政治竞争(强拧的瓜不甜,但是到最后并不需要大家在统一,只是需要这个过程实现各方所需的自由竞争形势)。

松散的组织要维持一个长期的纪律,这一定是很难的,所以我们要从开始的坚定变革者就严于律己,通过行动展示给其他围观者一种固有的印象,后期的行动再一直强化这种印象。这能最大程度减小松散、混乱的可能性。而且在到了可以公开聚集的时候,可以通过传统的组织管理进行整肃队伍,约束大家,形成一个有纪律的政治组织。

黄背心可以说证明了去中心的成功,但对于想要更多改变,它一定算失败了。它的凝聚力来的快,去的也快,这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以长期活动来强化“统一”观念的原因,而不是一直试不同方法,指望某一次瞬间爆发,因为那种队伍,必败!别想着爆发后你能理想化整理队伍……瞬间的爆发只会实现瞬间的那个诉求,得到满足就会对其他避嫌,自动分化,也许甚至那个瞬间诉求都得不到满足。

分布式运动是我们没有像选择的选择,我们没法让大家一下就一起站出来反抗,谁不想自由组党,自由竞争,谁不想正面对抗力量碾压?但是现实条件不允许。其实你也看到了,现代科技让管控非常高效,法国这样的民主国家都需要分布式分布式活动,因为"不可控",“非常便于参加“,所以可以“全民皆兵”。中国的控制比其他国家强大数十倍,连他们的活动开头,我们都不敢有,因为风险太大,他们最多拘禁多少天,中国却是多少年,更重要的是你牺牲自己也可以100%确定不会有人敢跟随,或者说不会有很多人敢跟随(那点零星的人毫无意义,我不喜欢用情怀证明价值)!中国的分布式必须要更简单,更安全,更不可控,更长期的培养。

人民最怕的就是乱,乱让国家破败,让人民受苦,其实关键点还是在于,你如何做到得到你的民主的同时又不会破坏中国的复兴。如果你考虑的结果是富强,而不是民主,你会有不同的看法的。民主是通往富强的手段,民主不是目的。政治不是实现民主就结束了,民主国家从来不是有民主就有了一切,不然也不会出现中国影响世界的价值观了!

点我阅读全文

形势越来越利于我们?

on Dec 06, 2018

变革已经越来越难,一是技术上难,二是价值认可上不再会必然认同。

技术上我相信根本不需多说,无孔不入的监视,社会信任的支离破碎。至于经济崩溃,我想你实在太小看中共,也太愿意以其他地方的经验解读中国,事实证明,中国的发展已经打了很多经济学家的脸。所谓的崩溃论,忽略体量,忽略全面控制,看到问题但看不到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然后以自己的期待当结论。而且,就算中国再来一次通货膨胀,都不会有人造反(已有其他例子,中国人更易造反吗?你如果说因为压抑得够久,那我无话可说。因为如果没压抑,你又会说没受过苦,必然接受不了,立反),你如果期待这个时机,那你只会经历痛苦,不会获得想要的结果。

价值认可,现在的“民主必然”论,都是因为认为普世价值,人类发展之必然。但谁说人类发展一定就是走正向的?好,总体是正向,但现在的趋势是一直在走向下坡,如果我们的一生,甚至下一代的一生都处于波谷位置,这个总体正向有何意义?情怀?

政治从来不是为人类文明准备的,政治是被人们逼着文明的。而现在政治根本上是被经济所绑架的,只要能发展,文明还会有那么大影响力吗?中国一直备受指责,在孤军奋战的那么多年里,都活了下来,在现在以经济实力让国际闭嘴的情况下,它会有更大的变革可能?

经济取代了文明,而事实又证明,经济跟体制没有关系,所以体制变革只跟理想主义有关,但世界的发展早已容不下理想主义者,理想主义者已经极度匮乏。

并不存在必然规律:经济发展必然要民主。松弛有度的调控方式,不走极端,根本没有束缚住经济的发展。就像他们说的,有限的民主,他们从来没有固步自封,而是在不停进化学习,把其他体制的优点融入自己(民主是优点只是理想主义者的共识)。

并不存在必然规律:经济发展过后自会走向民主。民众从来都是希望过好日子,“别管政治就能过好日子”,怎么不心动?要搞政治就剥夺你过好日子的权力,你还敢求更多吗?

如果“进步人士”想要民主,那只有自己行动(我一直不相信国际压力的),并且要尽快(趁现在国际还没完全沦陷到以经济论合适与否,还有文明的火种),国内形势一直不利于大家,现在的国际形势也在往中共倾斜。

很多人会说,贸易战开打,中共在被国际对抗,其实贸易战才让人看到国际的两大阵营已近形成,才看到中国对世界的影响力之大,除了美国,国际已不可能与中国走向对立(而且要得罪也要找讲道理的得罪,而且不要把国际看成只有欧美)。之前的中国还是隐性独行侠,现在却已有众多明确的“不反中非美盟友”国家(不帮中,但会反对其他对抗中),不像美苏时期那么紧密的盟友关系,但这种国际关系已足够为自己的体制辩护。虽然我从未寄望国际压力促使中国变革,但当国际整个文明方向以经济发展为导向,那变革只会是更难,本来理想主义者就少,这样的国际环境动力会更加受打击。这还是贸易战打下去的结果呢,国际之间只存在利益,打不打下去都不一定呢,如果不打了,更加没有压力了。

点我阅读全文

黎明前的黑夜?

on Nov 18, 2018

“不要灰心,不可一世的苏联不也说崩就崩了?”

苏联解体,柏林墙倒塌,东欧剧变。那个时间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所对应的社会状态,中国也就相应时间才是相似的,所以才有了89学运!那种社会状态现在能看到?未来能看到?(89结果的不同,我一直认为是中国民众参与度太低的原因,不然也不会以学运定义了。中国构成不一样,农业大国,又经历了文革,不像工人阶级的权力意识那么强烈,变革必须把民众拖进来,他们的数量才是优势,政治的本质一直是在安抚民心,以知识分子看现在是违反民意,但其实他们一直在为此做安抚教化)

“民怨四起,民不聊生,民心思变”,这在一些专家教授嘴里成为经久不衰的特征,然后中国安然过了那么多年。张口闭口的民,中国民间有跟任何一个朝代崩溃时期相似的吗?他们真的了解民吗?

现代民众不愿进行彻底革命,这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可以认为和平“腐化”了大家,特别是互联网促进娱乐业的发展之后(以现在人类接受的大幅膨胀的信息来看,我不认为会再有89那种理想主义者主导的时期,不管是中国还是世界)。移民成为改变自身生活水平的首选,而所处环境只要不是过不下去,忍忍就过去了。可以说民心思变是三者中最难达到的,前两者能达到,达到后却更愿意移民,因为移民相对于变革更加有盼头。

研究历史的一般都会用某个阶段的政令作为历史对照,以此推定未来的走向,但是政令是一回事,民间社会又是一回事,政令对民间造成了什么不利才是问题所在。政治的本质还是治民,只要民众不是吃不上饭,谁会去舍身取义?元、清比红朝的69年还长呢!有饭吃,民族情感都放在了一边!而现在推行的政令对民生到底有什么影响?

娱乐业的发达,塑造了今天的成功标准:成为明星,成为老板,成为有钱人。这并不只是中国,只是中国人太多,而我们所看到的也更多是中国人。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到底要怎么实现民变?言论自由属于民生吗?言论自由是现代成功的必需品吗?反而是必弃品吧?

崩溃论?期待民众吃不上饭?建议去找“隐形通胀”的文章,民生和通胀是可以剥离的,控制吃穿的物价,往其他领域转移,吃穿没变,民众不知不觉中接受了通胀,实现民心稳定(这是这些年房价暴涨,却没造成什么反抗的原因,因为吃穿的物价一直很稳定)。而对于真的吃不上饭的情况,我之前说了很多,全面崩溃之后只会更乱,绝不会是文人施展抱负建设民主社会的机会!

其实这也可以作为暴力革命行不通的论点,暴力革命拥护者的观点是“你看看中东,反对派跟政府军不是一直在对抗?哪里存在不是冷兵器时代就无法暴力革命一说?”你认为你发给人民枪,他们就会出来跟你打仗!为什么中东存在政府军、反抗军,却没有人民自发组成人民军?经费?造枪的成本很高吗?怕重火力?(如果人民愿意打仗,自制枪械会成为潮流,以最低成本做自己想做的事)其实他们都是,“忍忍就好了,努力移民啊,谁想去死啊?”

暴力革命论一直举的例子也是只看结果的,一来就是看到各自规模已经有了对抗的可能的时候。别人是从哪天走到这一天的?在中国境内你到底怎么把这个规模扩大?政府能给你这个时期(非冷兵器时期,早期时候,正规军剿几个匪太容易了)?我前面说了,别想当然认为发枪就能组成军队了!

点我阅读全文

似同非同

on Nov 06, 2018

“如果信息是自由传播的,中国人早就造反了,因为中国的很多问题都被掩盖,扭曲了,只要有正确的报导,一定能激发大家的愤怒,一起站起来反抗”

“就算没有这堵墙,中国人同样是逆来顺受,会翻墙的人少吗?他们会干吗?学会翻墙之后,没多久失去兴趣的人还少吗?出过国的人少吗,看得到现实真实情况的还少吗?他们不一样回去该怎么过怎么过?”

这两种对立情况听起来都有理有据,说的却是同一种假定 — 信息的自由传播。我过去的言论中不同时间表达过这两种观点,都没否认。

如果一直看我的言论的,应该知道,我一直的看法是:“现状是大家知道问题,但大家不会认为自己有能力去改变现状,所以忍气吞声”。所以细究下去,其实我认同的是第二种情况:“墙并没有完全让大家不辨是非”。

何谈我又认同第一种情况呢?因为我一直想要的是让真实信息得到传播,让大家认识问题,并被气氛感染(因为正常传播的舆论环境并不会只是传递一个消息,还会构建一种气氛)。大家确实知道问题,但是了解的不全面,信息不对称,以至于能被混淆成“所有国家都有问题,这是国情”。当出现“都存在”的时候,不公所导致的忿忿不平就会消解越多,能被谅解,不对不再成为不对,而是成为发展道路上不可避免的“难题”,这就完全没有了反抗的动力(或者说氛围)。

我为什么说似同非同呢?两种情况说的都是墙不存在(会翻墙其实也相当于墙不存在)。第一种情况,假定的是墙从来没存在过(或者是墙没了过后需要一段时间);而第二种情况考虑的是,都会翻墙,或者刚刚拆了墙,会翻墙其实就代表有障碍(也就会出现国内都有替代品,懒得翻),刚拆了墙代表它有过去。第二种模式完全忽略了墙存在的那段时间,对手所做的其他事对现实造成了多少影响。看似相同,但是却完全不同!

很多问题,简单想一下是一样的,仔细思考,却是天差地别。什么地方该结合多种因素看,什么地方该剔除不必要的干扰,这个度很难拿捏。

点我阅读全文

平度、耒阳之欢呼

on Nov 06, 2018

不好意思,我又来泼冷水了。

前有耒阳,现有平度老兵对抗警察,是不是看起来觉得国人终于敢反抗了,是不是感觉全面对抗就不远了。

老兵事件,只要局外人一直是旁观者,只要事件一直是只有事件当事人参与,那它跟其他事件一样永远只是个孤立事件,不能成为公共事件也就没法让其他人帮助发声(我希望你们去了解下大部分普通人的看法,特别是不翻墙的,不关注政治的,而不是只看跟你有共同政治话题的人的看法),也就难有后续。他们的暴力不会感染其他人一起暴动,因为其他群体没那么大的能力,没那么大的胆量和动力。

而对于老兵他们自己,因为恐惧跟求财,就算少数群体想跟他们一起,几乎没有疑问,他们会避嫌,因为这里面不是别人给他们带来帮助,而是别人想利用他们的影响力,他们想要的一定是能帮助他们的。至于所有群体一起集合,让老兵这种强势群体接纳合作,你能醒醒吗?把集合的群体分解下去,第一步不就卡住了吗?分解后哪来的强势群体,第一层的稍微强势的又凭什么给人利用?共振喊了那么久的集合,有哪个群体愿意集合?团结就是力量,这都知道,但是各自心里都有自己的打算,各自之间都不信任,各自都怕被出卖然后落下口实,各自都怕被利用。

主动让某一群体依靠,绝不是你在旁边白话半天就有用的,因为你犹如慕容复一样(大家可都是观众角度),自己没实力,就想着左右逢源,所有人为自己所用。

老兵可曾想借共振一起?疫苗可想借共振?p2p可想掺和共振?不客气点,可有事件想借助共振的名义维权?别把别人都当傻子,想着空手套白狼,你什么都没有凭什么让人跟着你的计划走?

我们要成为他们能依靠的强势群体,但我们愿意给他们利用,破掉那个死循环,既然我们在谈民主,自认为自己比维权的高尚,被人利用我们也该义不容辞,而这利用也并不是去伤天害理,是帮助别人获得该有的权益,而且这利用也是相互受益,我们能不断扩大影响力,扩大吸引力。

事件本身没有决定自己无法成为抗争的能力,是只有旁观让它再有力也注定成为孤立事件,成为过去同类事件的新同伴。

点我阅读全文

关于共振

on Oct 02, 2018 ·
1 comment

五一之前,我就说我不认为共振能成功,完全没有意识到根本问题(安全感,信任,不是绝对的那种)。人多就能消除害怕,怎么达到人多呢?你振臂一呼就能各个团体一起出来?实现民主的方法就是推翻中共!怎么推翻呢?是不是一样的?有什么意义?把结果当成解决方法,反推分解法并没有给出具体每一步怎么做的方法。解题的步骤是反推各步需要做到什么、证明什么,然后思考各步怎么证明的方法,一步一步给出方法,合起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得出每一步要达到什么,就认为胜利在望了。我不是反对分解问题,我是反对只谈结果,不谈怎么达到这个结果。人多就是个结果,它不是操作的方法。

让人上街不是喊出来的,是做出来的,不是天天民族存亡道义绑架,是一个你做了帮助他们的实事的过程让他们愿意跟随你上街(你为他们的公担了风险,你们的组织还解决了他们被孤立的风险)。就算是权益受损,也不会跟你上街的,都是破财免灾(哪里都有这样的人生哲学),哪有破了财还愿意承受牢狱之灾的,除非是后路只有死亡的。所以结合维权者共振从逻辑上就是个伪命题,谈集合后的共振的可行性,却不谈共振前集合的可行性。这就是某些人的分解倒推法,推出某个阶段的结果当成方法。

做了事再吸引维权者(具体怎么做,我在长文里讲过),你是当局者,自己人;共振这样只喊话呼吁,你是旁观者,你没有他们的损失,你还不担他们入狱的风险,你就是个挑事的。千万别在我这里强辩你就是维权者,鼓动这事的几乎都是局外人,你也许是因正义之心而求民主,但你跟他们完全不是一路人。谁的风险,谁的破财,又是谁的正义,谁又是正义的?其实你不比他们高尚!

记得当时还有人跟我说,“你怎么知道一定失败(是反驳不是疑问)”,我不是没怀疑精神,我的怀疑论会用在正确的地方,我该有一定的判断分析能力。混乱的环境,相悖的理论五花八门,确实很难有确定的看法,但是如果你能基于现实,基于正义,而不是执着于理论左顾右盼,得出的结论总会清晰的(行动犹豫不决并不是对事情的判断,那是自己内心的期待不确定,虽然同样可以基于影响大小选择)。

对手当然害怕,不管什么活动肯定都会管制,你们总说从防卫来看只要人多自然就崩了,但是结果是看你能做到什么样,你真的能做到人多?不是以对手的成功防卫来证明自己可行,不是以做不到的结果证明自己的结果推进其他结果可行。

为共振站台,说共振成功举办,并且证明可行的,引用同一句话告诫你们,“你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如果以自己的期待左右自己的认知,那你跟你所鄙视的人只是方向不一样,但都是在自欺欺人。

点我阅读全文

几个典型问题

on Sep 01, 2018 ·
21 comments

几大万能反驳:
1、其他国家就没有吗?

2、换了你,你能怎么做?

3、不做亏心事,你怕什么见不得人?监控就监控了。

4、换了也不一定好。

完全是泼妇型辩驳,不对问题进行讨论,是把问题转移到其他,从而转移注意力。

回应:
1、自己这里报道1%问题,其他国家报道99%问题,然后跟你报道都一样。因一同略其他,用一个共同点模糊其他的不同。

2、不能因为找不到解决方法就说这个方法是对的。

3、我们把所有权利交出去了,但是却没想过,如果正常的事被他们说成亏心事呢?所有的权力在他们手里,怎么定义都是由他们的时候,你相信权威一直是权威吗?还能质疑吗?(为什么我不说隐私权呢,人权呢?因为对他们说不通,他们都这种“自己干净怕什么”的态度了,直接分析利弊他们才能意识到问题)

4、换了好不好不知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你的权力一定会得到保障,在你遇到事的时候不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新诞生的问题换不换都可能,但是换了,现有的很多问题都能得到解决。

再想到其他的,会以回帖形式加上来。

点我阅读全文

中国民主困境与对策简略版

on Sep 01, 2018

因为太多人说那篇文章太长很难让人看下去,阅读一直有人在增加,有在沟通,你们给了我持续的希望,所以再次尝试提炼。

谈大部分,以大部分人作为基准,喜欢抬杠的我不会回应。只谈怎么做,不谈为什么要做。

民运都是在指望民众民主意识增强实现自然变革,就在墙外等待。而我想做的事是就算他们对民主无所谓也会自动参与抗争,以民众的参与感推进他们的民主意识进步,同步实现变革跟思想进化。都知道民众力量大,却都认为民众指望不上,所以在等经济崩溃,等全民觉醒这些极端的梦。要知道,极端情况通常是个限度,基本不可能碰上。

国人几乎都知道政权有问题,但是因为宣传,稳定大于一切,动乱造成国破家亡,所以没有人愿意出现变动。但是这不意味着人民不需要变动,他们不想要更有尊严的生活。

要变革就意味着动乱,这虽然是中共网宣所灌输的,但是也是现今民运自己不争气造成的,今天对民主的支持以“你是否反共”为标准,只要是反共的,我们就是一伙的,这种思维就跟两个凡事是一模一样的。我说的是大部分,就算不是这样的思维,也是高高挂起,貌似只有知识分子才会参与民主,民众是扶不起的阿斗,他们以精神判定胜利,不以实际参与看问题。如果变革的主力不是民众,那中国的民主应该早就实现了。

对民众来说,反共意味着什么?按民运现在的样子,秩序一定会乱,说不乱的你们见到民运整合过吗?只是民众不敢反吗?他们当然不敢反,政治太危险。但是你除开跟你志同道合的(一定要去看普通人),你会发现不愿意反的更多。他们所看到的,并不是你们整天挂在嘴上的暴政,好坏皆有,这造成了他们的思维混乱,他们不敢确信哪一边是对的,他们能做的就是哪边都不信。

民众心理,这里有几个特别经典的问题:https://steemit.com/cn/@gongzhengdang/6qk4n6

所以问题有两个:

1、怎么样才能让民众摆脱混乱认同我们?

2、怎么让民众消除恐惧参与我们?

第一个问题:
关于民众思维的混乱,谁都不相信,就希望保持稳定不动乱。究其本质,这并不是他们认为共产党好,而是他们认为现在的日子还可以,稳定,比以前强啊。再深入点看,这就是他们的利益,虽不是直接获得物质利益,但这是环境的利益,是一种生存利益。

如果你的目标是推翻共产党,我相信除了被迫害的人,没人愿意支持这样的活动,更多的普通人需要看你未来怎么做,怎么保证他们的利益,空口白话的“一定比共产党强”,我自己都不信。

在我看来,民众要认同我们,我们必须证实共产党的恶行(因为中国媒体太能掩盖,看到的人微乎其微,说什么民众早就受够了的,很多人在骗自己或者当民众都是自己),而我们最终存在的形式应该是一个第三方监督机构,迫使共产党改革,通过这个时期培养民众参政意识,再实现多党执政(我们何来实力让他们改革,这里还没说,这里是说对民众的交代),我们不彻底推翻现有体制,瘫痪国家。

那我们怎么证明共产党的恶行,我们怎么证明我们比他们好呢?当然不能靠民众自己发现,民主意识自动变强。因为这是一个封闭的环境,这是一个宣传被精致地操纵的环境(精致是说它会报道一定的坏新闻让你觉得它公正)。在科技被政权掌握的今天,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只有放弃科技,充分发挥想象力,利用线下。而基于民众混乱的心理,你所选择的内容一定是贴近他们生活的,不能是上来就谈民主,你所传述的内容只应该是平白的事实,不要夹带自己的感情,任何的倾向都会造成民众的抗拒,你无法让他们坚持看下去,那你做出的任何宣传只会是刷屏,真相是最有力的武器。

当更多的人看到过后,他们就会开始讨论,讨论就是威胁,因为讨论就是思想,思想是最危险的东西。而现在的政策、宣传、管制、娱乐都是为了不让人们想。只要形成了一种热议的氛围,这就是机会。到这里也看到了,我们只是为了让人们讨论起来,我们并不是为了跟中共明刀明枪地对抗。所以,我建议的是匿名地活动,我不建议公开去刷墙。其实流言的力量远比公开的反对强!而宣传只要能有统一的名称和标志,那影响是一定能累积壮大的,因为并不公开聚集,不会被集中管控,这是有无限的新鲜血液的。

第二个问题:
上面只是说了怎么让人民看清真相,那怎么让人民敢于加入我们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在前面也说过,民众并不是因为喜欢共产党,而是喜欢现在的稳定,本质是自身利益。如果你给他带来了实质利益,他会不跟随你吗?当你现在给某个人带来了利益,难道以后的人不会投靠你吗?

利从何来?自然不是打土豪分田地了,那样的话也只不过是另一个中共,而且没有人会认同那种方式的文明,现在的人的思想是混乱不是无知。这里我们看不到提供什么利益,我们可以换个方向,拿回他们被侵害的利益(别说人权这些了,实际利益),我在生活中可以说无处不见被侵害利益的人,这是最大的受众。这就是匿名活动的事实案例,这就是最有力的真相。

但是,我还是希望入手的事情能更公义性,只有这样的属性,才能带动非受害者的同理心,你只有帮助了一个是人都可能遇到的事件,这才会触动别人,这也才不会被抹黑。当一件事被舆论影响到被追责到底的时候,民众不会欢呼吗?下一次再发生这种事的时候,民众不会想到这个组织吗?其实第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法也是第二个的。

谈了匿名活动,但是到底怎么做呢?现在匿名活动少吗?不也是没什么用吗?

我一直说的是想法把民众拉进来,但是现在的匿名活动表达内容都是什么呢?“反对共产党”,“建立民主政治”,“九评共产党”……再加上你打句标语在上面,谁知道你是谁?谁知道其他的是不是你写的?这就跟一团乱麻一样。

我所期待的活动方式是,通过我们的造势,赋予一个图标(或者名称,现在选取的是一个天平,既有特殊意义,也很中性,生活化,常见)特殊意义,让人们传播这个图标,因为只是一个图标,一天偷偷传播一次,这非常简单。待到图标经常被看到的时候,开始进行不公事件的传播(这个操作起来费时,危险性就要高一点,要靠勇敢的民主人士),以图引导舆论,帮事件实现公正的处理,以此吸引混乱的普通人。至此,所有人都可以随时传播图标,形成一种抗争的氛围。

整个过程是在解决现在的最大问题:安全感。我们没有安全感,我们不敢相信自己站出来会有其他人一起站出来。我们通过这样一种形式建立在这个社会里最缺乏的信任(当然不是绝对的信任,但也比整天呼吁大家一起站出来要强太多了),我们不公开搞对抗,我们是传给自己人看,偷偷找同伴,找心理慰藉,慢慢突破恐惧。

等气氛足够,集结到最够的力量过后,军队无法再向人民开枪(关于暴力革命我在长文里有讲,这里更详细 https://steemit.com/cn/@gongzhengdang/3jwrxc#@gongzhengdang/re-gongzhengdang-re-gongzhengdang-re-gongzhengdang-re-gongzhengdang-re-gongzhengdang-3jwrxc-20180810t044117289z ),我们完全有理由保持现在的状态成为监督方,实现改革,再实现多党执政,民主选举。

不是只有都有政治觉悟了才能变革,也不是只有全面崩溃才有机会变革。

长文里,有我对各个人群心理的分析,有心里操纵,有谈极端思想,有谈本质问题,谈暴力革命,涉及太多方面,很多人会觉得乱,如果感兴趣可以再深入阅读。
长文链接:https://medium.com/@gongzhengdang/%E4%B8%AD%E5%9B%BD%E6%B0%91%E4%B8%BB%E5%9B%B0%E5%A2%83%E4%B8%8E%E5%AF%B9%E7%AD%96-4d4844623bd0

注意我提到的非常重要的东西:安全。当然绝对安全肯定做不到,太过注重安全也寸步难行,这方面推荐一个博主https://medium.com/@iyouport ,讲的安全知识很专业。

相较于长文,还是以前那个问题,浅谈对策显得非常普通,这就很容易给一些人先入为主的思想“又一个自以为是的人”。

认同长文的,其实其他内容他们或多或少都见过,耳目一新的正是这个方法,但是你们可以看看这个方法单独拿出来看是多么地普通,这就造成了怀疑论在这里会得到充分地刺激,怎么总结都是无法让他们很快理解。

点我阅读全文

最终还是得这样

on Jun 18, 2018

我要开始在现实一些地方写被屏蔽的维权事件了,等名流推是不可能的,但是自己的影响力也有限,要获得关注,需要通过敏感事件获得关注,不然观望永远观望。

这不是我所提倡的方法的前期行动内容,但是我需要这个方法获得注意,让多数人可以以那个安全的方法开始行动。

没什么道德绑架,这个确实危险,但是如果这个方法获得注意过后,请各位在其他地方传播标志,多地联动,把焦点引导到标志上面去,扩大标志的影响,这才是目的,这才能在以后的维权事件中起到影响,影响才能累积,对后面的维权帮助才会大,也才能更获得拥护。

敢于传播的,如果是现在为了引得注意而行动,除了避开监控外,请注意以下几点:
1、身份当然干净最好,就是之前没发过什么反党言论的,这样很难找罪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也不是无风起浪。
2、写的内容要简短,能快速写完,最好不要带感情在里面,比如"反对,声援,抗议"这些词,尽量用叙述的问题(就是把故事讲出来,不要表态支持谁),还是上面那个,尽量少给他们口舌给你找罪名。比如"卡车司机罢工","六安老师讨薪被打","纪念512=叛国?",落款画一个天平图标,不要表达自己的立场,特别是反党的。请记住我们的目的。
3、这点一定要注意,自己写了过后,千万别回去查看效果,看没有被擦掉,这是大忌,就算是远处偷看都别去,这也是说别在同一个地方行动第二次。

不敢现在传播的,后面帮忙传播标志的,2不影响,但是也要注意第1、3点。

我在广场、公园这些地方的观察发现,夜晚光线暗的地方还是有的,关键是人多,需要找时机、地点。其实在现实中有人一起行动那是最好的,既能当掩护,也可以多边行动,扰乱行动规律。

一定要记住我们的目的

"我们携带标志不是给对手看的,我们是为了让同类找到心理安全感"

所以一定不要聚集,就跟以前的日常生活一样就行。最方便的是携带封面有天平的书籍,找不到的,书皮会做吧,打印一张封面自己做。需要勇敢的人继续施行公共场合涂画的方式,因为只带书本是需要很大基数才有效果的,而暗地的涂画造成的流言影响比那种方式效果要强的多。

不聚集他们就没有精力到处去查,也没有理由管制,因为我就是拿本书在路上走。我们这个行动不是为了向当局表达什么抗议,我们是让不敢出声的人有一种默契,这是安全感的建立,所以我们不进行聚集,因为勇气需要时间。待到天平标志出现非常频繁的时候,那时候就可以暗地传播其它内容了,到民间舆论被我们引导时,那就是公开聚集的时间了。

最终是有可能进行释法管制,不允许携带带天平图标的物件,但是如果释这种法对我们不是很有利吗?他们的行为完全符合白色恐怖,我们不怕极端情况,我们是要让极端情况迅速恶化,不再温水煮青蛙。我始终认为他们很难走这一步,因为这太极端,他们最有可能的是污化我们,甚至主动创造动乱嫁祸我们,但是请一定要注意,要澄清自己,必须保证自己真的够清,不要因为被污化,就自甘堕落。

当管制携带包含图标的物件后,可以转向地下,只要能持续出现图标(暗地涂画,纸片,简单便捷的方法),这个影响是能持续累积的。一定不要去进行对抗性标志展示,这不是我们的目的。

最重要的,一定要从民生生活开始着手,维权是最重要的活动。不是上来就宣传政治思想,成功帮助维权的,为他人付出,会有更多的维权人士主动加入,中国人并不是没有道德,只是自我屏蔽了,而且大家都知道帮助了别人,总有一天这个组织能帮到自己。一定要学会循序渐进,只有队伍逐渐壮大,人民才敢于提更多的诉求,不会出现巨大的冲击感。

我们一切活动的基准是"简单化、生活化、不聚集",我们是为了营造一种抗争的气氛,制造一种流言,等影响足够大的时候再进一步进行其他内容的展示(暗地的),再逐步发展到公开的活动。

点我阅读全文

我是时机论者?

on May 10, 2018

我一直以来坚持的观点是:现状是迫在眉睫,不是万事俱备。

现状急需改变,但是我们的准备却非常不充足。

我一直认为近两年会是契机,没想到在今年更是直接取消了任期限制,仿佛一切都在为一次大的抗争在准备着。

但是,我非常担心!

我担心,这次抗争会失败,会导致之后的抗争陷入更低的低潮;我担心这次抗争,在这龙蛇混杂的民运里,成为政争得牺牲品,被混淆,被人民所唾弃。

看到今年发生了那么多事,大字报这种是以前从来没有过,再添几把火,也许真的能引发89之后最大得抗争。

但是,这些事件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并没有什么触动到他们的,也就是说,如果真的发生了抗争,这个对战的主角只是现有的觉醒的人。在这么多年的引导下,没有人民背书,我不认为这个规模能达到89那样大,这群觉醒的人并不会有那么大的动力。

现在的学生小学到高中是完全的重压状态,大学是他们正在放松的阶段,他们的状态是什么都不敢信,异类在里面少之又少。

希望全会寄托在进入社会的人上面,但是我们自己身边的人大家都知道什么样,并没有坚定的信念,没有人民的支持,几乎都会当墙头草。

姑且我们认为规模超过了89,让共产党下台了。然后各方民运开始宣示自我的主权了(该联合抗争的时候都做不到,成功之日,他们绝对不可能会为了稳定团结在一起的),这个时候的人民会可能不会拥共产党复辟,但是人民会信任谁呢?跟人民一点联系都没有的组织要来统领中国,这种政争我相信中国人民是没法接受的,到时候的你们有什么资本让人民信任?任何政权都必须获得人民的拥护,特别是更替的,如果各方牛鬼蛇神导致内乱,都难保共产党复辟。

如果发动了一次89之后最大的抗争,但是失败了,你相信某些人说的“这次达到这个规模了,下次一定会更大”吗?

我真的很担心,如果到时候真的激发了抗争,然后失败了,我希望各位继续走这条“抓不完,管不住”的道路(其实现在我也担心,我们的活动会被有心人利用激发直接抗争,让这个模式的理念被掐头去尾),真正把人民融入自己,制定好纲领,严格约束队伍,坚定所求,由人民拥护才能实现变革,这个真的需要事件,需要跟人民有互动的行动。

我是挺希望从现在就开始做这些的,但是我覆盖面不够,并不能让很多人看到,所以制定这些框架,会让人觉得这就是空中楼阁,我是希望这个活动开始被大家接受的时候再制定。

请注意,这条路在两年后,也会快没机会了。

点我阅读全文

我们该登场了

on May 02, 2018

看了两个月的热闹,该够了。民运圈从来不会承认自己无用,什么功劳都是他们的关注带来的,辩称这是需要让民运人看到希望,我看到的除了麻痹自己、欺骗民众外,没有任何益处。最大的智慧莫过于承认自己错了,没有精神胜利的麻痹,对局势才有正确的判断,特别是隔自己十万八千里的地方。一个热点看完又去另一个,什么影响都没累积起来。我们是该登场了,他们这样看戏,被牵着鼻子走,除了让人知道民运没死,带去更多的是对民运的失望。

我们该登场了。

我发现,很多看完长文的,其实根本没看懂,特别是看到他所反对的点(如爱国,愚民,自干五,分裂),其他的内容解释得再清楚,他也忘记了,优越到“又没文采,还有槽点,这不过是一个无知小儿的白话文”。

我想请之后跟人推荐这个方法的时候注意让他们理解以下几点。

我们活动的意义、特别之处:

力量的累积,影响力的继承。
这不是一句空话,谁都会说累积的重要性,关键是怎么累积?我们匿名不存在,我们无处不在,抓不完,我们有同一标志、名称,我们在不同事件中发声,不是其他匿名发声那种,一个事件完了影响力就丢了。我们不是某一事件的主体,我们是为所有不公事件发声,在不同事件中把影响力进行了继承,不断累积。只要一个第三方组织帮助了某一件事,其他事件的人都会看到它的重要性,会主动求助于它,会主动加入它。

我们活动的目的:
这是有阶段性的,本来正常的步骤应该是:
1、由公知宣传这个方法,让坚定变革的人了解到这个方法,开始公开或匿名宣传这个图标名称,由坚定变革的人的规模效应产生异状。为什么这个方法就会有人参加,公知号召其他抗争怎么都没人?我能想到的一些方法,请看文章最后,可以解释原因。

2、到图标在生活中很常见的时候,开始在图标上加入对不公事件匿名发声,左右一两例舆论,靠这个结果吸引遇到不公事件的主人公,有正义感的普通人。

3、以对公义的追求,吸引对现状中立的人(就是那一群“xx也不一定”理论的人),我们左右了更多的舆论的时候,就是公开抗争的时机。

请注意,我们的所有活动,不是为了向当局者秀肌肉,展示什么抗议,是为了给大家一种心理保障,一个默契,一种不同的联络方式,默契在缺乏信任的社会需要培养的。我们是一种区别于传统的抗争,请一定要深刻理解这个循序渐进模式的特别之处,用默契逐步引出大家的勇气,最后公开抗争,请别再做梦了,当今社会现状,指望号召直接抗争永远不会发生,欲速则不达,不要消磨大家的斗志。

而我们这次的活动,直接提到了第二阶段,因为我们没有大V帮忙宣传这个方法,只能通过一些冒进的方法争取获得报道(出差的人在出差的城市做这个事是最好的,其他人要注意在光线暗的时候、地点进行)。我们做这个事是希望让坚定变革者知道这个方法,然后自动跟随从第一步开始走,不是指望有人效仿直接开始第二步。欲速则不达,人少就开始,第二阶段很容易被分化恐吓。能参与这次活动的,各位都是勇士,你们一定会在历史上留名的,请保留自己身份的证明,这个风险你们不该白担。我们是为了先贤的牺牲不白费,我们是为了后世更好的生活。

没有抗争是没有铺垫的,监控在这两年内会翻番,如果再等下去,那就真的是没机会了。别再听那些什么国内濒临崩溃的理论了,他们在精神激励而已,其实民运跟中共的差距越来越大,而且收紧控制越来越快,全面监控的到来,分化恐吓法会更有市场,到时候匿名都做不了了,反抗的方式会越来越少。抗争是迫在眉睫,不是万事俱备。

图标、名称宣传,为什么没风险?

就像扔的垃圾的外包装上,画一个天平,写俩字,这都很简单,他们也没理由管。学生在课桌上的课本上画个天平,公司职员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放张纸画一个天平(尽量别写字,胆大的可以写),这有什么影响,这能怎么解读?能被看见的东西都可以画,而且其实不是公共场合,操作更容易。或者找封面是天平的书籍摆上,随时拿着,如果要管,这得有多少禁书?因为学校和公司这些下发命令下去后跟执法部门的联系较少,不像大街广场这些公众场合。特别是公司,而且这种地方的老板很容易对上面一套,下面一套,只要你在工作,管你摆放什么呢,只要有人查的时候你注意就行了。写字不一定需要,标志同样可以代表一种特殊意义,标志无法解读,字就有可能被说成民运。

这种东西日常生活中都有,用来表达,别人能知道是什么?零星的肯定不知道,如果频繁出现呢?这不是没有意义的,关键在于持续。这些都是随时随地随手可操作的,并不需要你特定时间去特定地点担巨大风险,这并不会影响你的日常生活,他们还无从管起。

这个模式是的成败在于被广泛传播,我们这点儿人走第二步也是为了这个。都要广泛传播,要是你能驱使大家行动,何不直接号召抗争?这个方法广泛传播能让人行动,正是因为它不是直接抗争,逐渐积累,公开的模式是在后面的阶段。不像其他号召抗争,风险太大,没有任何铺垫,传得再多再广也没人响应。

点我阅读全文

俄罗斯纸飞机抗议后续

on Apr 30, 2018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russia-telegram-protests/paper-plane-protesters-urge-russia-to-unblock-telegram-app-idUSKBN1I11O5

我真的不想说什么了,邻居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而我们的领袖还在这炒弄他们的小九九。你们思维固化就算了,眼界能不能放宽一点,看点不同的内容,也许就打开思维了呢?之前的莫斯科可曾有超过10000的人参与任何抗议过?这民运整天在吵那些破事,好像从来不会看其它内容一样,没一个人看到这事,你们怎会有变化,有新思想,那一天才能破局。

我前几天刚提过https://twitter.com/durov 号召的这个活动,一周后就发生了前所未有的规模的抗议。我不会忽悠说这是我预测到了的,但是我可以确定周日的放纸飞机绝对是提升他们勇气的关键一步,是他们今天能站出来的根本原因,你可以看到他们抗议的方式就是那天的掷纸飞机,durov在里面起了很大作用。
这是我之前关于这件事的文章:https://steemit.com/cn/@gongzhengdang/russia-protest

他们不会听别人鼓吹跟着那些领袖去流血,但是他们会愿意自发组织起来做另类的抗争。

当然我们这样照抄,肯定是不行的,我们跟俄罗斯很不一样,但是纸飞机是一个我们模式在年轻人中是否可行论证,随手可操作,简单便捷,不需要去哪里做什么非法集会。基于国人社会信任感不足以直接公开表达,极大概率会孤立无援,需要更无风险的行动,更无理由管制的名称。

别用狭隘的目光看待这个事,这不是谈宪政、民主、人权,但是这个可以让他们知道他们能够谈民主、人权,要求在力量的增长过程中会发生变化,这是一种非常隐蔽的发展模式,是一种心理引导。

点我阅读全文

推广方法——直接行动

on Apr 07, 2018

看样子境外人士是不愿讨论这种模式了,因为这完全是靠境内的民众活动,还批了他们那么多,完全是抢功的事啊,只会导致他们被边缘化。

我们自己在网上发也没多少人看,长篇大论能静下心看得本来就不多,能前后结合真正理解的就更少了,能看到方案的有效性和唯一性的太少。

我想了几次,也许殉道是最快让人们知道此法的,有牺牲就会有讨论。确实需要关注度,但是这几天突然想到,关注度也可以用其他方式,就像我在文中说的匿名宣传公正(党),但是问题在,我们如果只宣传这几个字,因为现在根本没引发讨论,就我们那几个看完文章的人,还分散在各处,没其他参与的,声音很容易被淹没的,根本就不会有效果。

但是如果我们像山西大学里那样呢,不公开殉道,还是匿名宣传,但是加上一些政治标语,那不是很容易获得境外报导吗?比如:

————————————————————————————————
结束一党专政,反对习近平连任!

 — — 公正(党)
下面这个位置画个我们的标志,可以暂时用我画的那个,我想征集,但是还是需要等热议,参与人数多的时候,等人才们充分发挥想象力

————————————————————————————————

一定要突出落款和标志,这个很有可能得到境外媒体报道,虽然这应该是我说的方案里面后期的匿名宣传活动,但是为了方案被热议,也许我们可以现在用用。只要获得了一次报道,其他人很大可能会学着传播一个标志,虽然不敢跟随我们一起散播那些内容,但是传播标志非常快速便捷。只要报道过后,我们有人开始传播标志,引导着他们,这是很容易发生的。

这个跟我说的匿名宣传“公正党”几个字的区别在于,心理压力可能会大点,涂画会久一点,宣传费时一点,危险系数就会高一点。因为这个时间的参与人并不多,压力大,所以最好的方法是提前准备好纸片,找机会散播。

现在可以进行踩点了,因为他们肯定会查活动前几天的监控,一看到你可疑,很容易查出来,你早点踩点,跟活动时间拉开,会有帮助。平时就多注意摄像头,能做到北京的刘晓波壁画,和广东公交车站的标语效果(分裂我不认同,也不认为有用),能获得一次报道就好了,这比求海外民运大佬讨论有用。

内容如果碰上低端人口这种事就是最好的时机,因为这种事件才能凸显我们的独特性,只有我们才能真正让信息传到外地,传到民间,希望愿意参与的去discord群组,到时候统一商讨行动,统一标语内容,就算是想等着看看再决定参与不参与,也可以贡献点意见。

“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心态影响太大,也像预想的那样,我号召根本就没有那个影响力,我提了好几次统一行动,但我也没用什么会议式的模式,因为我知道,我要是说大家必须怎么样,指定得有人想,你算什么啊,想做领袖啊?作壁上观,有结果再入,这是大多数人的做法,如果效果是我们几个人就带起来,那么简单的话,那何必要这一次革命呢,何必计划打什么持久战呢!

看完不代表理解,如果你真的认真思考了,你会知道现状有多恶劣,你会知道寄望于其他是绝无可能,你会知道这个活动的唯一性、必要性。

可以等你们的共振结束看看,看共振对民众心理的把控是多么地初级,对境内的局势判断是多么地脱离实际。一个月踩点,正好等共振结束,请不要用道德制高点来批判我对共振的批评,我跟他们留言互动过很多次,让他们考虑融入我说的模式,只是别人没理过我。我说的很清楚,我希望他们这些大佬来号召,有影响力,只要能进行起来,我有存在的必要吗?我算什么啊……

共振过后,我们也该进行活动了,如果介意我这种无名小卒来组织,discord讨论是开放式的,所有人的意见只要能获得多数人认同都是可以采纳的,其实并不是我在主导什么。如果真的活动不起来,那我是真没办法,不是没方法,只是没人听,毕竟都跟着权威。

点我阅读全文
添加新的内容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条评论
Body
点我阅读全文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0 Comments:

user_name1 day ago
回复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