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湖畔商学院

锋哥知识分享 by Mac端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鹦鹉螺》| 人工智能应不应该拥有道德观念?

on Jun 13, 2017
    随着“阿尔法狗”大败人类顶尖围棋手,关于人工智能是否会取代人类再被热议。我们应该如何建立人工智能的道德观念?

1.为什么说人工智能应该有道德观?

2.有哪些方法可以帮助人工智能塑造道德观?

3.怎样让无人驾驶汽车更安全?应该听机器的还是听人的?

| 机器应有道德观
机器正变得越来越强大,人类也更加依赖机器。如果机器不能理解和适应人类的道德观,很容易对人类造成伤害。
比如,日本、欧洲和美国都在研发用来照顾老人和残疾人的服务型机器人,它们能轻易将老人抱上床,也就有了理论上可能伤害老人的能力。
此外,从2000年起,美国军方部署了上千架无人机,它们无需人类操控,能自行锁定目标并开火。
霍金以及埃隆·马斯克都对人工智能可能带来的破坏性非常担忧,甚至说:人工智能将成为人类最大的威胁。所以机器需要拥有道德观,这是为了人类自身的安全。
机器人涉足的领域不只是自动驾驶汽车、无人机,还包括基因技术,甚至是纳米科学。对于这些领域,人类自己都还存在着伦理争议,如果我们对机器人道德上的约束,远远落后于技术的发展,情况会变得非常危险。
美国白宫已经成立了4个工作室,组织专家研究机器人的道德规范问题。
| 塑造人工智能道德观的方法一:GoodAI
第一个研究叫GoodAI,就是“好机器人”。这个项目的目的,是让人工智能的道德观随着人类的道德观一起进步。
惯常人们认为把什么是好的输入进去,机器照做就行了。但问题是,人类自己的道德标准也在变化。比如,我们今天不再认为奴隶制是合理的。但如果美国建国时,就在机器的道德观里设定蓄奴是可以的,那今天人工智能反而会成为现代社会进步的阻碍,因为道德观停留在从前。所以这项研究是让机器通过观察别人的行为,来建立是非观,跟人类教育小孩是一样的。
| 塑造人工智能道德观的方法二:道德适应器
第二个方法是乔治亚理工学院机器人伦理学家Ron Arkin建立的“道德适应器”。这个方法与GoodAI不同,它不再模拟人类行为,而是模拟人类情绪,让犯错的机器人产生罪恶感。
战场上,人类士兵会因为对某地区的毁坏程度太大产生心理上的不适,甚至是罪恶感。鉴于此,可以给机器设定一个标准,超过标准越多,机器的罪恶感也就更大,直至完全停止行动。
Arkin说:“罪恶感是一种化学机制,阻止我们重复某一类特定的行为。” 这个道理应用在机器上也是可行的。
| 塑造人工智能道德观的方法三:读故事
第三个方法是乔治亚理工学院娱乐智能实验室的主管Mark Riedl提出的。Riedl基本认可GoodAI理念,认为教机器人就像教小孩一样。但他觉得我们没有20年时间培育一个机器人,他用给机器人读故事的方式,作为人工智能学习道德观的捷径。通过大量阅读,让机器人自己从故事的场景中总结行为准则。
他让机器人观察了一千个主人公经历相似的典型社会场景,从烛光晚餐到银行抢劫,然后分析人类的平均反应,从而得出一个多数人认可的处事方式。结果,除了机器人习得一般性常识,还有额外惊喜,比如去电影院约会时,机器人会自行得出需要接吻的想法。
| 怎样让无人驾驶汽车更安全
目前,人工智能领域最有前景的应用,是无人驾驶汽车。自动驾驶过程中,是让机器完全听从人类的指示,还是机器拥有所有掌控权,不仅是安全问题,也是一种机器道德观的体现。
文章指出,让无人驾驶汽车更安全的最好方式,就是人类彻底放弃对车辆的控制权。原因有两个。
首先人类的反应跟不上。这是Google通过测试得出的结论。当人们发现有可以依靠的技术时,就会很快产生依赖,自动驾驶也是一样。如果全程都由机器驾驶,人很容易开小差,即便发生了险情,也反应不过来处理。
其次,如果不经常操作,人类开车技能会退化。遇到危险时突然让其重掌控制权,只会更危险。
Google的全自动驾驶软件,目前已拥有一百三十万英里的行驶里程经验,相当于一位90年驾龄的司机,没人可比。
截止到目前,Google的无人驾驶汽车共发生17起轻微碰撞事件,和一起低速与大巴相撞事故。前17起事故的责任都在对方的人类司机。因为Google汽车开得太遵守交通规则,粗心大意和爱钻空子的人类司机在驾驶中产生了疑惑才造成了事故。

当人们发现有可以依靠的技术时,就会很快产生依赖。
——《鹦鹉螺》
People trust technology very quickly once they see it works.
——Nautilus

Read more

《时代周刊》| 俄罗斯正在通过网络侵蚀美国

on Jun 13, 2017

1.俄罗斯的网络武器是什么?是如何影响美国民意的?

2.俄罗斯帮助特朗普的原因是什么?

3.面对网络威胁,美国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有效吗?

《时代周刊》5月29日刊的封面上除了一张图,没有其他文字。图上是美国白宫正在以像素化的方式变成俄罗斯的克里姆林宫。这幅图想表达的,至少有两重意思。
第一重意思是,全美媒体都在说特朗普有跟俄罗斯串通、操纵去年总统大选结果的嫌疑,现任美国总统跟俄罗斯有纠缠不清的关系。
第二重意思是,白宫是美国的象征,这暗指俄罗斯正在通过数字网络的方式,不停地侵蚀着美国。
| 核弹级的网络武器
冷战时期,美国和前苏联对峙,彼此都很忌惮对方手里的核武器。
去年2月,俄罗斯总统的顾问安德雷把现在俄罗斯拥有的信息技术武器,比作了可以在这个时代跟美国抗衡的核弹。而美国国家安全局的2号人物克里斯·英格丽斯说,在通过社交媒体影响公众舆论方面,美国至少落后了俄罗斯十年。
文章认为,现在信息技术的发达以及社交网络的出现,已经到了可能颠覆一个国家政权的程度。
| 俄罗斯黑客是如何影响美国大选的
今年3月,美国情报部门收到了一份报告,称俄罗斯通过Twitter,攻击了超过10000名美国国防部雇员的社交网络账户。
他们根据这些人的兴趣,发送个性化消息链接,只要点了这些链接,就会自动下载木马程序,电脑、电话和网络账户也就被监控了。
如今人们在社交网络上发帖、评论和点赞,代表了一个人的想法以及他所关心的话题,这些数据都被存储起来,用商业交易。
俄罗斯黑客得到这些数据后,首先会把人群划分成不同的兴趣领域。然后在每个领域里,找到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给这些人发定制消息,影响他们的看法。再由这些意见领袖作为节点,去影响追随者。
这种影响的巅峰,就是去年美国大选时对希拉里的攻击。比如“邮件门”事件和“披萨门”事件。
“披萨门”事件发生在大选前一天,是一条假新闻,说华盛顿特区一个披萨店的地下室,是希拉里和她的竞选团绑架、贩卖和侵害儿童的大本营。这条消息引起了巨大的舆论反应。
民主党分析师在大选后分析希拉里落败的原因,发现在密歇根、威斯康辛和宾夕法尼亚这三个举棋不定、最后投票给了特朗普的摇摆州里,选民在社交媒体上都更多地被攻击希拉里的假新闻所吸引。他们在大选前在谷歌上对“披萨门”事件的搜索率也特别高,而在那些不支持特朗普的地区,就没有这个趋势。
| 俄罗斯黑客为什么要针对希拉里
按照文章的说法,这是民主党自己造成的。
2011年时,美国策划了针对俄罗斯的网络攻击,导致了俄罗斯70多个城市爆发抗议游行。俄罗斯最后通过组织水军和网络机器人对刷的方式,才平息了这次事件。那时候,美国国务卿是民主党的希拉里,总统是民主党的奥巴马。
从那之后,俄罗斯就很在意通过网络进行舆论攻击的防范,他们还招募了很多在社交媒体和算法程序上很厉害的工程师,组建专门的团队研究如何通过网络力量来影响大众舆论。更有意思的是,这些工程师,大都是在美国接受的培训。
2014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当时美国对俄罗斯进行了经济制裁,禁止向俄罗斯出口水压钻探技术,导致俄罗斯价值8.2万亿美元的原油储备没法开采,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当时美国政府还是民主党当权。
所以在总统大选中,俄罗斯帮了共和党候选人,就相当于报复了民主党。
而且经过这么多年在社交网络上的研究,俄罗斯黑客已经掌握了用大数据影响民意的网络核武器。更巧的是,来自共和党的是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更看重利益。
特朗普和他的竞选团队,私下里有没有跟俄罗斯有交易,暂时还不清楚。但最近特朗普突然解职了FBI局长科米,科米又偏偏在调查俄罗斯是不是真的操纵美国大选结果。这在美国引起了轩然大波。
| 解决问题靠科技巨头
为什么美国政府不能在网络上,针对俄罗斯黑客来一场针锋相对的舆论战争?原因是,美国老百姓不答应。
美国人特别在意政府不能过多干涉个人隐私,不能进行舆论监控。没有哪个美国政客或官员,敢公开提出打一场舆论反击战,除非他不想干了。
但根据文章的说法,美国社交网络的问题,已经到了再不管以后恐怕就管不了了的地步,可政府不能明着来,就要借助硅谷的互联网公司的力量。
虽然像Facebook、Google、Twitter这样的互联网巨头,没一家承认自己的平台被俄罗斯黑客利用了,但他们都在用迂回的方式回应这个问题,都在说要通过改变算法,来管理极端言论、清除僵尸账号,强调网络机器人对舆论的影响。
这些行动,跟今天说的这件事可能是有关系的。

     在这个时代,对抗无休止的假消息和谣言最好的方式,就是坚持说实话。

——《时代周刊》
What message is powerful enough to take on the firehose of falsehood?One good place to start:telling the truth.

Read more

《企业家》| 网红经济鼻祖:创造价值是核心

on Jun 13, 2017

《企业家》杂志
这本杂志主要的服务对象是小型企业,尤其是创业者。很多内容都围绕“创业”展开,比如说,预算少如何投资、想开连锁店怎么加盟,以及假如你想创业,但老婆不同意该怎么办等等。
| 加里·维纳查克
网红经济的鼻祖,在中国还没网红这个概念的时候,维纳查克在美国就已经通过做网红名利双收了。
维纳查克通过网络营销,把家族葡萄酒产业的市值,从接手时的4百万美元,做到了4500万美元,涨了11倍多。
“网红”这个词最合适的英文表达是 Net Influencer ,指的是在网络上有影响力,还能创造商业价值的人。
| 维纳查克是如何做到的:被逼出来的创意
维纳查克的秘诀就是避开报纸、电视这样的传统媒体渠道,充分利用新兴互联网媒体的力量来营销。他能想到这个办法,“是限制激发出了创意”。
维纳查克大学毕业后,接手了家族的葡萄酒生意。卖酒的生意其实不好做。在电视或报纸上打广告,有很多限制。维纳查克想了很多办法,他发现,管制条例没说不让他自己来谈论酒或推销自家的酒。
2006年,正好视频网站兴起,Youtube刚成立一年,维纳查克就在Youtube上创建了叫“葡萄酒图书馆”的脱口秀,分析自家酒,给酒打分,回答粉丝提问。
这档网络脱口秀因为亲切、互动感强,又接地气,获得了空前的成功。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很多酒评界名人、互联网红人,甚至是摇滚歌手都会出现在节目中。影响力大了,酒的销量也随之增加。
维纳查克还把成功的经验继续拿来赚钱。2009年,维纳查克和兄弟成立了维纳传媒,主要经营方向就是为各大品牌提供社交媒体、互联网营销及战略服务,业绩非常好。2017年,维纳传媒已有700名员工,净资产达到1.6亿美元。
| 维纳查克成功的要素:创造价值是一切的核心
维纳查克知道,他要做的是创造价值,这包含了两个方面,首先是让自己变得有价值,其次是帮他人创造价值。
先说维纳查克,是怎么让自己变得有价值的。作为少数能把个人品牌转化成企业优势的楷模,维纳查克不是上来就在自己节目里卖东西。他通过让用户学到新知识,先获得用户的好感和忠诚度。比如,在脱口秀节目里,他不仅会分析评测葡萄酒,还会在节目里分享自己对社交媒体的看法、品牌营销的理念,吸引了一大帮拥护者。等到积累了一定的影响力后,无论是引导用户消费,还是成为意见领袖,都顺理成章了,这是典型的品牌人格化,他成为了是世界上最早的一批网红。
有影响力后,有商家找维纳查克合作推广,且都是通用电气、百事公司这种500强企业,希望在他的节目和社交媒体账号上发广告。但维纳查克很爱惜羽毛,接广告很节制也很有分寸。
维纳查克很清楚,影响力的本质,是用户的信任,如果无限制地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广告,最后这些账号都会变成对粉丝和厂家再没什么吸引力的营销号。这不光对他的个人品牌有伤害,最终对消费者和商家都没有好处。
维纳查克最终选择了成为这些大公司的网络营销顾问,因为他不但知道网络营销应该怎么做,也非常了解用户。于是他更进一步发掘了自己的价值,就是成立了维纳传媒,帮品牌创造更大的价值。
比如,维纳查克发现,这些大品牌做网络营销,思路还很传统,只是在互联网上宣传,用的视频材料和电视是一样的,主要就是夸自己的牌子和产品。
在与丰田汽车的合作中,维纳查克建议丰田转变思路,找网红在网上针对不同用户推广不同车型,而不是对品牌泛泛而谈。丰田汽车北美集团副总裁兼总经理Jack Hollis说,这条建议对丰田非常有用,转变了他们对网络营销这件事的认识。
维纳查克通过累积自身价值,向下影响了用户,向上对接了不太理解互联网营销的公司和品牌,为他们创造了更大的价值。
| 总结
维纳查克的种种举措对现在依然有借鉴和参考意义。
每个人在这个时代都可以通过网络的力量累积影响力,成为一个品牌。现在中国也有不少人成为网红,拥有粉丝,但做的不过就是接广告、卖东西,这其实是在消耗自己的影响力,却没有创造更大的价值。
维纳查克给品牌做咨询服务,而不只是当别人的传声筒,很值得学习。
限制激发创意。

Read more

《周刊报道》| 英国人对待恐袭,教你战胜难缠对手

on Jun 13, 2017

5月22日,英国曼彻斯特发生了恐怖袭击,6月3日,伦敦再次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当期的《周刊报道》里刊发了一篇综合各大报纸和杂志的报道以及观点的文章,叫《曼城之痛》,文章给出了新的视角,来帮助我们认识这一轮的恐怖袭击。
内容分成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恐怖分子都是一样的
第二部分,英国的反恐优势
第三部分,如何战胜难缠的对手
| 恐怖分子都是一样的
有这么一种说法,认为如今的恐怖分子,跟以前的恐怖分子相比,有两点不一样:一是诉求不明确;二是今天的恐怖分子更加狂热残忍。
原来的恐怖分子,像意大利的红色旅、爱尔兰的爱尔兰共和军,他们都有明确的政治诉求,制造袭击的时候,也不是以更多的伤亡为目的,恐怖袭击对他们来说只是为了达到目的而采取的一种宣传手段。比如说,爱尔兰共和军在1996年也袭击过曼彻斯特,但是他们提前打电话预告了恐袭,所以当时即使用了汽车炸弹,也没有人死亡。
但是如今的恐怖分子诉求不明确,只是因为仇恨而杀戮,还更凶残。比如这次的曼城恐袭,主要受害的都是年轻人,最小的死难者只有8岁,所以有一种说法是,如今的恐怖分子比原来要难对付得多。
那么现在恐怖分子的活动究竟有没有套路?
英国智库机构奎利姆的CEO哈拉斯·拉菲格说,现在恐怖分子的路数,其实跟从前的恐怖分子是一样的。从动机上来说,今天的恐怖分子搞恐袭的目的,是希望更多人能够关注到他们的文明和宗教。拿臭名昭著的ISIS举例,他们的行动,经常是在伊斯兰传统的斋月之前,目的就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注意到斋月这个纪念日。
那为什么现在的恐怖分子会袭击像夜店、酒吧,包括演唱会这样的娱乐场所呢?当然,这些地方人群聚集,恐袭造成的影响力更大是一方面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恐怖分子认为,这些场所都代表着西方文明的堕落,所以,他们要选择这些地方进行下手。这些娱乐场所谁去的多?当然是年轻人。
分析一下就会发现,现在的恐怖分子和之前的政治恐怖分子,路数其实是一样的,都是通过杀伤平民散布恐惧,然后引起关注、制造舆论压力,最后达到自己的目的。
知道了恐怖分子的本质和路数都是一样的,就说明,从前对付恐怖袭击的经验,依然是可以奏效的。那对付恐怖分子谁最有经验呢?当然是英国人。
| 英国人的反恐优势
虽然发生了曼城恐袭,但英国依然是公认的西欧最安全的国家,理由有三条。
首先是地理原因。英国是个岛国,欧洲大陆上的欧盟国家,采取的都是开放边界,恐怖分子入境很方便。比如袭击法国的恐怖分子,就是带着武器从东欧一路穿越进入法国境内。但是英国是个岛国,对于枪支的管理又是很严格的,所以恐怖分子要袭击英国,没有那么方便。
其次,英国很重视恐怖袭击的威胁。可以说,英国是所有西方发达国家里最重视恐袭的了,英国的反恐费用,从2010年以来就没有缩减过,去年还增加了12.8%,而且英国对各种恐怖袭击都有一套完整的预案,有条不紊,极其高效。
第三,英国人在反恐方面很有经验。
| 英国为什么如此重视恐袭?
事实上,英国在应对恐怖袭击方面是极其有经验的,因为历史上,英国跟爱尔兰发生过领土纷争,爱尔兰恐怖组织爱尔兰共和军,从1968年到2002年在英国境内制造了大量的暴力冲突和恐怖袭击。直到进入新世纪,英国才把爱尔兰共和军的威胁彻底解决掉。所以英国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反恐经验。
最后,是英国人国民性中特有的淡定特质。英国前首相、“铁娘子”撒切尔夫人说过:“ 恐怖分子只需要抓住一次机会,而警察却需要万无一失。” 也就是说,要完全防御住所有的恐怖袭击,其实是不可能的。但是英国的确已经做得非常好了,英国人还有一个对付恐怖分子的杀手锏,就是英国人国民性中特有的淡定——越是面对大的灾难和困难,英国人就越是会展现出自己的淡定,这背后其实是钢铁般坚韧的意志。
在英语里面有个表达,叫stiff upper lip,直译就是“紧闭的上嘴唇”。这个词组的意思是,当你面对意外和突发的状况,甚至是灾难的时候,要保持镇定、不流露出自己的情绪。人在紧张激动的时候,上嘴唇是会颤抖的,所以这个表达翻译成中文,是坚定沉着、处变不惊的意思。这也是英国绅士的一个行为标准,而且是英国各个阶层的共识。

二战时,伦敦遭遇了德军猛烈的空袭,伦敦这座城市被炸得一片废墟,断水断电、粮食短缺,但是英国人出门还是要穿西装打领带,说话依旧不慌不忙。那时候英国还推出了一幅后来极其出名的海报:Keep calm and carry on,保持淡定,继续前进。现在很多的T恤衫和马克杯上都有印这句话,这句话跟 stiff upper lip 其实是一个意思。英国人在曼城恐袭之后,也并没有特别激烈的反应,甚至没有取消大型活动,就在恐怖袭击3天后,曼联足球队还在欧联杯上以2:0击败了荷兰的阿贾克斯队。
| 如何应对胁迫和难缠的对手
一、不让对手打乱你的节奏;
二、争取更多的同盟,来建立更大的势能,孤立对手。
先来说第一条,不让对手打乱你的节奏。在任何比拼当中,对手最希望的就是让你陷入混乱,恐怖分子也只有在恐惧情绪蔓延、人们惊慌失控的时候,才有机会利用舆论给政府施压,达到目的。但如果你保持镇定,keep stiff upper lip,对手就没有可乘之机,这就可以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了。
第二,要争取更多的同盟。曼城恐袭之后,不少人要求英国政府采取措施把穆斯林区别对待。但是要知道,信仰宗教的人里,激进分子其实是极少数的。现在英国境内有270万伊斯兰教徒,占到了英国总人口的5%,而情报机构登记在册的英国境内伊斯兰极端分子,只有850人,只占伊斯兰教徒的万分之三。
不少在英国的穆斯林都是出租车司机,曼城恐怖袭击发生后,这些人搭载受害者和被困的人们离开案发现场,分文不取。可见,绝大多数穆斯林并不是极端分子,难道要因为这万分之三的比例,就把全国5%的人都区别对待,当成敌人吗?那岂不是伤了善良人的心,把中间派也推向了极端分子的怀抱?所以 “要用包容和爱去应对恐怖袭击” 并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也是一种从实际出发的处理问题的哲学。在不打乱自己节奏、立于不败之地后,争取更多的盟友,让对手变得孤立弱小,才是制胜的法宝。
其实,历史上所有的恐怖分子,从来不是因为诉求得到了满足后自行解散的,他们都是因为没能达到目的,却失去了所有的支持,才最终失败被消灭的。
最好的回击,是不改变自己的行为和生活的方式。
——《周刊报道》

Read more

打造平台生态型企业五部曲

on Jun 10, 2017

1)产业重构
生态思维,首先是一种产业思维。任何一个企业的盈利模式和盈利能力都是基于特定的产业结构的,对产业本质与产业变革没有深刻洞察的企业,妄谈生态都是不合适的。

2)平台赋能
战略是环境的函数,产业结构的变化与组织效率的诉求推动着企业平台化改造。平台生态三大战略范式:水平扩展平台、垂直整合平台、创客组织平台。

3)人才升级
传统企业转型,关键在于完成组织升级。企业组织进化是人性特征演变、经济生态发展的必然结果。平台化组织的4点特征:用户中心、市场机制、赋能总部、孵化创新。

4)资本加速
打造平台生态型企业必须兼具产业思维与资本思维。并购整合,成为产业领军企业至关重要的生长方式。并购心诀:产业为本,战略为势,人才为先,金融为器

5)协同进化
生态制胜的关键在于协同效应与进化能力。企业战略布局的6种协同效应:用户协同、供应链协同、管理协同、财务协同、市值协同、创新协同。

Read more

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带来的影响

on Jun 10, 2017

马克龙的获胜,打破了由特朗普当选和英国脱欧制造的民粹主导趋势。《纽约时报》发表评论说,马克龙的胜利让欧盟松了一口气,因为和马克龙竞选总统的勒庞,威胁要退出欧盟。而马克龙是比较坚定“留欧派”,主张放松劳工法,加强法国和欧盟的联系,赞成法国在欧盟框架下继续同各国展开合作,并留在欧元区。
其次,马克龙获胜之后,提高了巴黎的竞争力,让巴黎有机会动摇伦敦欧洲金融中心的地位。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约翰•加普写了一篇文章说,马克龙的获胜,给巴黎带来了一些机遇和竞争优势,让巴黎有机会匹敌伦敦,成为欧洲的金融、商业和创业中心。
虽然巴黎的创业环境比伦敦要落后,但巴黎展示出来了一些可以依托的优势。比如,巴黎人正变得更加友善,更能接受外来人员。巴黎人受过良好教育,特别是在数学和科学方面。在25到34岁的巴黎人中,有44%的人受过大学教育。此外,巴黎还可以给初创企业提供很棒的基础设施。
所以《金融时报》的这篇文章认为,马克龙已经实现了像伦敦申奥成功那样的成就:他用欢迎的信息,抓住了人们的注意力。对巴黎来说,最大的胜利,就是取代伦敦,成为欧洲最大的金融中心。如果不能取代,也会极大地动摇伦敦的金融霸主地位。
以上就是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带来的影响。

Read more

《阿甘正传》里另马云记忆最深的一个场景

on Jun 10, 2017

马云说电影《阿甘正传》里另他记忆最深的一个场景,是阿甘跟合伙人买了条破船出海捕虾。在一场暴风雨后,其他渔民的船都被毁了,他们反倒幸运地满载而归,从此生意越做越大。 在马云做电子商务之前,这种B2B的形式在美国已经有了,但马云说,“美国这些B2B的商务网站瞄准的都是鲸鱼这样的庞然大物,但是海洋里85%的鱼都是虾那么大的尺寸。我没见过有谁通过捕鲸发了财,但我相信捕虾是可以赚到钱的。” 因此马云创办了阿里巴巴,瞄准的是中小企业。

Read more

勒索病毒到底是怎么回事?

on Jun 10, 2017

它是源自美国国家安全局NSA (美国政府机构中最大的情报机构),它下面有一个叫“方程式”的黑客组织,他们根据Windows系统中的一个严重漏洞,制造了名为“永恒之蓝”的病毒武器。而名为“影子代理人”的黑客组织偷到了这个病毒,并将其发布到网络上(我朋友说暗网上可以买到这个病毒源码),不法分子根据这个老病毒,制造出了这次肆虐全球的勒索病毒。 之所以叫勒索病毒,是因为它在感染用户电脑后,会对电脑里的程序以及存储的各种文件进行加密,让用户无法正常使用,并弹出页面,要求用户交完赎金才解锁。并且还要求中毒者用比特币来交赎金,为啥要比特币呢?是因为这种虚拟货币的钱包信息是匿名的,只要比特币钱包的拥有者不说,谁也不知道这个钱包属于谁,即便是想通过技术手段追踪,也仅仅存在理论上的可能。另外,比特币是真正的世界货币,在全球各地,只要有一台接入互联网的电脑就能进行买卖。截止今日,一个比特币的价格大概1万元人民币左右 。 预计未来,手机将是勒索病毒的高发区,所以大家要引起重视,重要文件进行备份存储是仅有且最为安全的保护措施

Read more

浅析安迪为什么没嫁给谭宗明?

on Jun 10, 2017

包奕凡身上最宝贵的东西,是阳光和乐观,那是一种真正的乐观,不是强作欢颜的成熟。甚至他的骚浪贱,放在一个情感需求正常的女性(比如樊胜美)身上,都会觉得太过over,但这些正好中和了安迪的冷漠。跟奇点在一起,安迪只会清醒地活在自己的痛苦里,包奕凡则能让她忘记这些。
曲筱绡最开始就看出来,小包比奇点更适合安迪。谭宗明也告诉安迪,追逐快乐是人的本能。这是两双足够刁钻的眼睛,得出的分析结论。
回头再看,包奕凡是富豪圈里浸淫多年、花名在册的富二代,他不是没谈过恋爱的傻白甜,一头栽进安迪的温柔乡,他是阅尽了千帆,心甘情愿地向安迪坦露真诚。
男人本质上都是孩子,只是他愿不愿意向你展现他孩子的一面。能让彼此卸下心防,才是最大的心安。
爱情世界里,最难得的就是一个成年人不设防的真诚。
不求回报的追求,不问原因的接受,不计得失的用情,包奕凡给了安迪最没有负担的爱。
所以,就算是像安迪这样好的女人,也一样需要从对方眼中看到自己有多好。这跟女人自身是否强大无关,有些东西,只有另一个人才能给的了。
安迪忽略谭宗明,放弃奇点,选择包奕凡,不是因为富一代打不过富二代,不是因为多巴胺输给了荷尔蒙,而是所有复杂与心机都胜不过一颗赤子之心。

Read more

消费升级.互联网下半场.商业模式.数据资产.科技.科学

on May 27, 2014

1.细分品牌的机会
(消费升级.互联网下半场)
携程执行董事长梁建章发表文章说,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存在以下三个趋势:
第一是,服务业增长迅速。中国的服务行业如今只占到GDP的一半,离发达国家70%到80%的比例还有巨大的成长空间。服务业的迅速发展将催生出更多的细分服务品牌和细分的服务平台。同时,如果一个大平台的服务和产品太多,反而会冲淡品牌的品类辨识度。比如,无论是腾讯做电商,阿里做外卖,还是美团点评做旅游都会难以形成这个品类的品牌认知度,“覆盖过于广的APP容易失去自己的特性(identity)。看似什么都是,其实又什么都不是。”
第二是,消费升级。梁建章说,高频伴随着消费升级,会催生不同档次的品牌来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要。同一个品牌很难服务好不同的客户群,专注服务某个特定客户人群的品牌会更具生命力。
第三是,个性化和社会化。随着服务行业规模的迅速扩大,不再仅仅按照消费档次分类客户,还会按照年龄、职业、兴趣等维度进一步细分。梁建章以旅游为例:年轻人会和年轻人扎堆旅游,老年人和老年人结伴旅游,亲子家庭愿意和其他亲子家庭一起旅游,这就把很多空间留给了很多小众品牌。
梁建章总结说,中国经济的下个阶段是服务业的黄金期,会遵循成熟市场的发展逻辑:大而全品牌的消费频率优势会被弱化,专注于某一产品或者某一客户群的品牌会更具生命力,“所谓的互联网下半场,虽然很难出现巨无霸平台(Super Platform)的机会,但是会不断涌现丰富的创业和创新机会。”

2.S2B商业模式的兴起(商业模式.新零售.趋势)
阿里巴巴总参谋长曾鸣在天猫智慧供应链开放日的论坛上,总结了他对新零售、新商业的思考,并提出新概念S2B(Supplychain platform To Business)。S指大的供应链平台,会大幅度提升供应端效率。B是生长在供应平台上的物种,可能是一位网红,也可能是一位设计师。一个大平台对应万级、十万级甚至更高万级的小B,让他们完成针对客户的低成本实时服务,理解客户的需求,寻找客户的痛点,再利用供应链平台对设计、生产和运输等的协同能力,完成对客户的定制化服务。曾鸣说:“未来的一切都是服务,产品只是服务实现的一个中间环节,S和小B之间既不是买卖的关系,也不是传统的加盟关系,而应该是赋能关系,这个模式将是未来五年最值得大家努力的战略方向。”
梁建章和曾鸣讲到的一个共同问题,是大型平台和细分品类的关系。大而全的平台机会的确在减少;依托于大平台的小的细分品类公司机会仍然存在。当然,携程和阿里巴巴都已经是大型平台。

3.有价值的数据资产,是一家企业的核心价值
(凯文·凯利.数据资产)
《失控》作者凯文·凯利接受自媒体42章经采访时说,他认为未来拥有最多有价值的数据资产的企业,市值会是最大。 相较于人工智能,凯文·凯利认为未来虚拟现实(VR)更有可能创造出“互联网”量级的价值,因为“VR将创造出远超我们想象的数据,而那些有价值的数据资产,才是一家企业的核心价值。VR技术,将有机会帮助企业完成数据收集的梦想”。 他说,特斯拉的市值超过通用证明了数据资产的价值,特斯拉到2016年底已收集了超过20 亿公里的数据,“手握这些数据,特斯拉能够清楚地知道顾客的行车轨迹和车辆使用情况,更重要的是,这有助于其实现全自动驾驶的目标,而相比之下,通用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凯文·凯利举的另一个例子是亚马逊。亚马逊能够连续20年不盈利,但市值超过营收是其5倍的沃尔玛,也是因为亚马逊拥有的数据。亚马逊的云服务,对外能够大幅降低企业前期基础设施成本,对内能够获取丰富的交易数据和用户偏好数据。
顺丰和菜鸟因为数据产生分歧,甚至不惜在媒体上撕破脸,也能让人感受到前沿公司对于数据资产的争夺,已经激烈到了何等程度。

4.通用只是做了一辆电动车,而特斯拉做的是一辆智能汽车
(汽车.互联网+)

“车和家”创始人兼CEO李想在混沌研习社的课堂上说,特斯拉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智能汽车,这家一年只卖10万辆车的企业,市值超过了卖900万辆车的通用汽车,根源在于“认知能力”。李想说,我们过去看到的大部分商业和产品,都是工业革命后产生的,讲究控制、不犯错、精益求精,传统的汽车厂商就是这种工业思维的坚定遵循者,所以通用出了一款电动车,认为只要里程跟特斯拉一样,价格便宜,就能卖得好,但结果在美国只卖了几百台。现在很多人在谈“互联网+”,认为汽车装了4G,能联网就是智能汽车,这是一种认知错误。上网谁都会,并不难,互联网最难的在于打造超强的互联网系统,要有运营系统,上接云端、下接帐号;能够连接所有的服务、外部硬件和应用;还要有非常强的数据能力去获得软件、硬件以及用户的所有数据。所以,通用只是做了一辆电动车,而特斯拉做的是一辆智能汽车,这是本质的不同。
“互联网思维”最火的时候,工业界和互联网界就有一种争论:互联网到底是一种工具,还是一种思维,或者说是一种系统认知。传统行业企业家倾向于认为它是一种工具,只要嫁接在自己身上就可以;而互联网企业家大都认为,它是一种系统思维和方法论,这也造成了传统企业的“转型”困境,因为转型需要公司彻底改变基因,而不仅是嫁接一种技能。毕竟,会飞的老虎只存在想象中。

5.衡量产品的关键是价值(科技.产品)
车和家创始人李想说,衡量产品他认为最关键的是价值。什么是价值呢?“你要帮助客户解决什么问题,这件事情就是你要实现的一个价值。”价值如何衡量?李想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对用户而言,价值衡量只有两个(方式),一是用户愿不愿意为你真正付出时间,另外一个是用户是否愿意为你真正付出钱。” 李想提到,2008年时他们招来一个刚毕业的产品经理,后来成为产品总监了。这位产品经理当时提出一个反常的理论,“做产品的时候只谈价值,不谈体验”。这个理论不同于流行的互联网产品领域强调用户体验的思路,而是强调更根本的价值问题。 李想说:“我们后来一直是按照这个方法去做产品。”

6.学习阅读和写作可以改变成人的大脑(科学)
《新科学家》官网在5月24日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学习阅读和写作可以改变成人的大脑。一个德国的研究团队为了探求文化是如何改变大脑的,选择了阅读和写作这两项技能进行研究,因为这两项文化技能在进化史上出现的比较晚,人类还没有机会进化出专门的基因。他们在印度农村做了一项实验,在两个村庄招募了30名印地语成年人,平均年龄约31岁。然后,教其中21个人阅读和写作,另外9个人不教。实验持续了6个月,研究人员分别在六个月期间、之前和之后对参与者的大脑进行了扫描,结果发现,已经学会阅读和写作的人的大脑发生了重大变化,而且进步越大的人变化越明显。比如,负责学习的大脑最外侧皮层活动明显增强;负责协调感官和运动的丘脑和脑干,表现也更活跃。丘脑和脑干还有一个作用,就是控制注意力,所以,学习阅读和写作也许是一个增强注意力的好方法

Read more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0 Comments: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