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更多站点
(ipad)更多站点
言论自由
Initial sync in progress...
Loading...
stickied

Title

Body
^1 ^2 added ━ started by user_name
More topics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向松祚2019年最新演讲:经济下行四大原因 谨防明斯基时刻

【希望之声2019年1月21日】(本台记者郑清源综合报导)2019年1月20日,向松祚参加斗牛财经举办的投资峰会,分析了中国2018年经济下行的四大原因,认为2019年要谨防明斯基时刻。

他开篇点评了统计局最新公布的6.6%的GDP增长率,表示国内外经济学者都有研究,不做评论。接着他分析了中国经济下行的三大国内原因和国际原因—贸易战,认为2019年经济可能会比2018年稍好一些(此前向松祚引述中国权威机构发布的数据称GDP增长率1.67%或为负数),但是由于企业家被伤透的心还需要疗伤、债务增长模式/高杠杆、上市公司都不赚钱、缺乏创新等原因依旧,因此2019年不会有牛市,相反,债务灰犀牛却可能降临,明斯基时刻可能发生。

向松祚演讲全文听打,小标题为本台所加:

关于中国经济,我想现在有一个共同的词、一个共识,就是下行。中国经济下行是一个共识,从上到下,从总书记到总理、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在谈下行,而且现在的口径是“下行压力在不断的加大”。

现在关于下行,我想主要有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我们2018年到目前为止,这个经济下行,下行到什么幅度,官方有数据,世界各国很多研究机构关心中国经济也有数据,我想很多国内的研究机构也有数据,但是大家没有一个共识,究竟是6以下,还是5以下,还是4以下,还是官方数据说的6.6,大家每一个人都可以去争论,这不是我今天要跟大家讨论的重点。

那么第二个问题,我觉得需要回答,2018年为什么出现了如此大的下行压力?大家有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我想这是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的。

第三个问题,是怎么办?经济下行到2019年,我想仍然是中国经济的一个关键词。股市的春天能不能会来呢?如果经济继续下行,股市怎么可能有春天呢?股市的寒冬将持续下去,甚至不排除跌破2000点。所以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我们要弄清楚,经济下行的原因在哪里,究竟是什么造成了2018年的经济下行,2019年我们有望遏制这种态势,扭转这种局面吗?

那么,我首先试图回答一下经济为什么下行。

中国经济2018年下行有四大原因,第一个是上上下下采取了债务扩张模式

首先我想短期的,我认为2018年的经济下行,有四个原因。这是短期的原因,有三个是国内的,有一个是国外的。国内是哪三个原因呢?刚才水皮(注:《华夏经济时报》的总编)和叶檀,包括前面的张松(天瑞首席策略分析师),都谈到了,国内的三个原因是什么?

第一个是我们金融去杠杆,防风险、严监管、去杠杆的政策,很多企业面临资金链的问题,资金链断裂。当然我们的央行行长、易纲行长,在去年的10的新华社、《人民日报》的联合采访中,已经明确说了,公开说了,我们的去杠杆的政策考虑不周,执行有偏离,去杠杆的效应叠加,造成的很多企业融资困难,资金链出现问题。但是大家想过没有,这是主要原因吗?虽然央行行长明确这样讲,但是大家千万不要以为这就是我们金融风险的、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不是啊。

为什么我们的企业杠杆这么高?负债这么高?我们过去这么多年来,不要说十年,过去五年以来,中国这些企业告诉扩张,资产扩张,负债扩张,靠什么扩张呢?是靠你的技术扩张的吗?是靠你的内生的增长动力扩张的吗?是靠你的利润、你的自有资金扩张的吗?当然不是,靠银行借钱,靠发债,靠影子银行。

中国的债务规模恶性膨胀,膨胀到什么程度?我想今天没有任何一个人说的清楚,很遗憾,我作为一个经济学者,而且我在银行工作那么多年,我都说不清楚。

前不久网上传,中金公司的老总朱云来,就是我们前总理(朱镕基)的儿子、大公子,我想他也不会随便讲话的,按照他的口径,中国现在的总债务已经突破600万亿!他是怎么统计出来的,我不知道,而且我有一次还问过他,他也没有解释清楚,但是他一直这么说,他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他多次这么说。他的结论很清楚,他说像中国这样,上上下下,政府、公司、个人,全部都通过债务的泡沫、通过杠杆在扩张,这样的经济模式能持续下去吗?如果能持续下去,那叫天理不容。

我们很多企业通过债务的扩张,凶猛的扩张,哎,报表很好看呐,资产快速扩张,几百亿,几千亿,几万亿,请问赚钱嘛?

第二大原因:中国股市,企业不赚钱,过去10年与1929年美国股市崩盘有的一比

刚才水皮和叶檀提到股市,我下面还会提到股市。今天水皮谈的很好,为什么中国股市不行,都是证监会的责任吗?大家骂证监会。在美国,股市里面有几个人,不管是崩盘也好,不管是股市不行,有几个人骂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nited State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缩写SEC))的?其实中国股市一个最根本的麻烦是,中国企业不赚钱。

我前不久碰到江苏苏宁银行的董事长黄金老,这是我们一个多年的朋友,在一个座谈会上讲,他说我在苏宁,在江苏已经工作这么多年,我非常吃惊的发现,江苏已经是全国经济第一还是第二大省,净利润超过10亿的企业,找不到几家,凤毛麟角,他说我简直太吃惊了。10亿人民币算个什么啊?净利润。请问我们在座的各位,你们有几个在今天的A股里面,你能找到实实在在的、每年净利润能达到10亿的企业,你能找到几个?

所以第二个根本的问题,是中国的资本市场。

中国资本市场,去年一年跌掉30%,水皮是吧?跌掉30%,市值收水七万多亿(近14万亿,他后面随即做了纠正),如果按照过去10年算,我是研究金融史的,我看了一下,14万亿啊,中国过去10年的股市下跌啊 ,和1929年华尔街股市崩盘以后的10年有的一比:不就是绝大多数股票都被腰斩吗?1000多家、2000多家跌去70%,还有多少跌去80%,还有多少跌去90%,你看1929年股市崩盘10年不过如此啊。那这个背后的原因,我们待会儿再说。这是第二大原因。

但是,对2018年的经济下行,这两个虽然很重要,但还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第三大原因:出现消灭私有制的各种杂音,这是最重要、最要命的原因

最重要的原因,第三是什么?去年我们出现了稀奇古怪的各种杂音:消灭私有制。

先是我们的人大的周大教授(注:指周新城,2018年1月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新城撰写了《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以前我在人大上课的时候,还上过他的课,80多岁了,突然跳出来要消灭私有制。

紧接着,是《环球时报》的胡大总编(胡锡进)说,不着急,先暂时别消灭,以后再慢慢消灭。紧接着,是吴小平站出来说,你们民营企业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该退场了,走人吧,走人。

当然还有更多的噪音,我就不说了。民营企业家的信心遭受重创

我觉得这是造成2018年经济下行、最重要、最要命的原因。中央最高层幸亏算是发现了,11月1号,召开座谈会,再一次给企业家吃下定心丸。

外部原因:中美贸易战

一个外部原因,就是中美的贸易战,中美的贸易摩擦,这可以讲是一个黑天鹅。

去年3月23号,特朗普(川普)在白宫公布301调查结果,其实中国当时没有多少人认识到这个贸易战对中国有巨大影响。我读了很多文章,3月23号以后,中国人差不多都变成了贸易的专家。过去我们学经济学的时候,觉得这个贸易理论不是那么简单,还挺复杂的是吧?用几何、用数学推来推去。3月23日以后,你发现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成了贸易专家!

但是我读了,只有一篇文章,我认为分析的很到位,而且很中肯的,就是复旦大学的华民先生。复旦大学华民先生,写过一篇文章,讲的非常清楚,中美两个国家如果出现贸易摩擦,贸易纷争,谁受的损失更大?会造成什么样的损失?但是我们很多人没有预计到啊。

所以,2018年的经济下行,这四个原因,好像看起来都是黑天鹅似的,都是没有想到的。但是我想提醒在座的各位嘉宾思考一下,这四个原因背后的深层次的根源在哪里?

当然我也没有时间,我也不好跟大家剖析这个背后深层的原因,你看起来好像是短期的,但实际上是长期的,背后的根源是长期的,所以中国经济下行有它长期的因素,不过是2018年这些短期的因素把它叠加起来。

2019年怎么办?

好。回答这个问题(2018年经济下行的原因)之后,那么紧接着就怎么办?

2019年,前面讲的造成2018年的这四大因素,或者说这四个力量,还在不在呢?

民营企业家的信心遭受重创,现在有复苏吗?有恢复吗?总书记吃了定心丸,这个药吃的怎么样?现在这个疗伤,疗的怎么样?我和江浙的企业家,珠三角的企业家接触的还是比较多的,我感觉现在最多恢复了30%。

这个康复需要有过程的啊。我想通过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这个讲话,就能把这个伤疗好?没有这么简单。物理学的原理早就告诉我们,世界上的事物是不可逆的,一旦你把这个杯子打破了,你想把我这个杯子复原,那是非常非常难的,这叫事物不可逆啊。两个人谈恋爱,你把我的心伤了,然后再想回到以前那个状态,不是那么容易的,是吗?我想这是人生最普通的道理。

其实我们今天的国家来讲,就得深刻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在2018年会出现这样的杂音,它的深刻的社会背景在哪里?改革开放,取得这么大的成就,它的最重要的历史经验是什么?改革开放,我们取得这么大的成就,最重要的历史经验不就是让企业家发展吗?不就是解除枷锁,让企业家能够自由发挥吗?

刚才水皮提到的华为的任正非,阿里巴巴、腾讯,这些企业哪一个企业是省委书记规划出来的?是总书记、总理规划出来的?深圳这么多创新的企业,你问问……我在深圳工作过,我对深圳非常熟悉,你问问深圳的历任书记、历任市长、广东省的历任书记、历任省长,有哪一个他们规划过华为?有哪一个想到过腾讯会成为亚洲市值最大的公司,会搞出个微信?

我在国资委讲课,我讲的非常直率,讲的他们非常不开心。我说你们讲国有企业做大做强,我说你们做大是很容易的。刚才是叶檀提到的,武钢和宝钢合一,行政命令,你们两个合并不就做大了吗?但是我说你们要做强,我看几乎不可能。三大电信公司,中移动、中联通、中电信,还有什么网通,那当年多么强大啊?可以好不夸张的讲,腾讯这一家公司把它们全部干垮了。今天这几家电信公司其实不需要的,你还需要吗?

所以这是我讲的2019年第一个问题(给民营企业家伤透的心疗伤)能不能解决?我想解决了30%,我希望能够解决50%,好,那2019年就算有点希望。

第二个问题,金融去杠杆,中央这几个月加大力度,这几个月连续出台各种政策,什么“三支箭”啊,什么“一二五”啊,各种政策出台,我相信也能起一点作用,这个作用我想能起一半。宣布的这么多政策,“三支箭”也好,“一二五”也好,不能全部发挥作用,为什么?因为我们这些执行政策过程里面,有所谓的肠梗阻,根本执行不下去啊。

更重要的是什么呢?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么多年的告诉扩张,快速的加杠杆,客观来说,相当一些企业现在已经陷入了叫所谓的【资产负债表的困境】,叫资产负债表衰退什么意思啊?虽然监管部门通过优惠的政策,什么一二五,什么三支箭,但是很多民营企业其实已经没有能力再去融资、再去投资。

所以,第一项政策,我认为能够起作用到30%-50%,这个疗伤啊,第二项政策,也许能够起到50-70%。第三项就是股市能不能起来?这是水皮、叶檀你们研究的重点。我不怎么研究股市,但是我在想,中国股市的核心问题到底在哪里?是监管政策出问题吗?是应该骂证监会,骂刘主席吗?

刚才水皮说了很多数据。我经常引用的一个数据,2018年的上市公司的全部利润还没出来是吧?2017年的上市公司全部利润3.3万亿,上市的40家银行,加上上市的房地产公司,就这两个板块,拿走全部利润的三分之二,其它那些公司有什么利润可赚?我很同意刚才水皮所说的,很多上市公司的利润还是造出来的,全部都是应收账款。那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中国股市要出现大牛市,我真不知道这个大牛市从哪里来?这我就真不懂了。

有人说,美国的资本市场,美国的股市,过去十年牛市,从2008年金融海啸以后,从6100多点最高涨到26000多点,涨了四五倍,但是大家看一看,美国最赚钱的公司,基本上都是高科技、制造业公司为主体。中国呢?

中国最赚钱的公司,第一名中国烟草总公司,我刚才去洗手间,还有几位同志躲在洗手间抽烟,感谢你们为国家做贡献。第二名是谁呢?中国工商银行,我们1144家中小板、创业板的公司,全部的利润比不上一个半工商银行。我就不明白我想这个问题,水皮、叶檀你们可以回答,我就不明白,这样一个利润结构,怎么可能有牛市?靠炒作啊?靠消息啊?靠忽悠啊?所以我想这样一个要素,2018年,2019年,我仍然是非常的谨慎,甚至可以讲是非常的悲观。

那么第四个因素呢?

第四个因素,就是中美贸易战。这是好消息。我想中美贸易战,在3月1号以前,应该能够达成协议,这个协议的基本框架,媒体都已经有过公布。这个我就不细说了,总之这是一个好事。美国至少会答应不会再追加新的关税,我想这是一个基本的条件。

至于会不会把以前加的关税取消掉,那个2500亿不是都分别加了关税,是不是会取消掉?那现在还没有结论。我希望能够取消。但是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就我了解的情况,但是最起码它答应不再追加新的关税,这是好事儿。

所以这四个因素加起来,2019年,我的结论是什么?2019年,从经济的增速来讲,从2018年的基础上来说,我想可能要好一些。

到底好多少?我很难判断。官方说,6.2,6.3,6.5,还有的说6以下,总之,各种说法都有,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都是猜。都是说嘴。所以我就嘲弄,我说为什么经济学家要做推测,我是不相信经济学家能做预测的。这不是我今天这么说的,我一直是这么说的。因为我的经济学告诉我们,经济学家是根本没有办法预测这个世界的。经济学家说自己能够预测这个世界,即使高估自己,也是作茧自缚。经济学家经常打自己的脸的。但是为什么要一个预测呢?因为大家需要一个预测。就像你到庙里去算命,那个算命先生一定会给你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是对是错不重要,因为你要一个答案,我就给你一个答案。至于是对是错,跟我没关系,把那个答案拿过去,我现在告诉你是6.2,至于最后是6.2、6.0跟我没关系,因为经济本质上是没有办法预测的,黑天鹅的事件可以天天出现。

所以我认为,前面这四个因素,大家仔细分析。可能,我只能这么说,今年的这个情况,比2018年可能会有所好转,但是,我必须要加一个但是,我们在分析中国经济的时候,还有几个重大的灰犀牛和黑天鹅,我们可能还没有考虑到。

房地产市场的集体性幻觉

灰犀牛,有几个非常非常严重的灰犀牛。我就说一个。

刚才叶檀说到房地产。房地产会不会成为2019年、2020年的灰犀牛?我不展开去说,值得我们高度的重视。对于个别城市,对于人口依然在流入的城市,也许房价能够稳定住,不会出现大幅下跌,但是中国有几个城市仍然存在人口的大幅的流入?

现在中国老百姓的财富,官方的数字都这么讲,80%都已经是房地产,房地产的市值已经65万亿美元。65万亿美元什么概念呢?相当于世界全部发达国家GDP总和,美国加上全部欧洲,加上日本,还不到65万亿美元。我不知道现在上海全部房租的收益率有多少,全国的平均的收益率不到2%。更重要的是我经常问一个问题,我也经常看很多的报告,未来房地产的需求到底来自哪里?我想这值得深思的问题,我今天不展开这个去说。

我在谈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时候,我经常说两个词,我只想说这个可能性,我不希望大家说我乌鸦嘴。我有两个词是什么呢,也是金融学的两个词,一个词叫做【集体性的幻觉】。什么叫集体性幻觉呢?当一个东西价格在上涨的时候,当大家希望它上涨的时候,你会找到一万个理由,你会找到一亿个理由去解释它,一定会上涨,一定会上涨,这叫集体性幻觉。

当年日本就这样啊。

水皮,不知道你买过一本书没有,当年日本股市火爆的时候,涨到35000点的时候,有一个日本的股票分析师,也是一个经济学者,写了一本书,叫做《日经指数十万点》。这本书在出版社、在印刷厂还没有出来的时候,日经指数最高涨到39000点,日经指数忽然轰然垮下。那么大家知道,经过这么多年,日经指数现在涨到多少(注:截至2019年1月19日,20719点)?当年这个人找了各种理由说日经指数能够涨到十万点。

当年日本房地产是同样的结局。

所以我们想,我们今天分析中国的经济,我今天的结论是,因为时间关系我不能再展开说这个事情,我们分析中国的经济,我们既要看到这些短期的、可以看见的确定的因素和不可确定的因素,我们更要防止陷入这样一种集体性的幻觉,自我安慰。

我们今天看一看,2017年底、2018年初,各大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各大机构发布的报告,大家现在拿出来看一看,和全年的结果对比怎么样?我想2018年这一年足以告诉我们,我们没有能力、没有任何经济学者有能力预测股市,更不用说预测个股,如果你能预测对,只能说碰运气,和抽签差不多,但是我们看到中国经济长期的问题,我们的眼光应该放到中国经济的长期问题。

中国长期的问题是创新、真正的创造价值

我前面讲的还是四个短期的问题,更长期的问题,刚才水皮提到的,中国的企业家也好,中国的投资者也好,什么时候能够把你的注意力,什么时候能够把你的精力,放到真正创造价值、创造财富上面来?

我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个,我前一阵跟一些中国顶级的VC、PE投资者,好多都是校友、同事,在一起聊天。他们都说现在也进入了中国投资的冬天了,找不到多少投资的机会了。我就跟他们开玩笑说,你们所说的投资的机会估计是很少的,因为什么呢?你们心目中的投资机会,是今天投下去以后,半年以后最好估值变五倍,一年以后变十倍,两年以后变一百倍,然后马上上市套现。这样的投资机会在中国估计没有了,或者很少。

但是我在想,刚才水皮盛赞华为。华为为什么是华为,如果华为当年引入财务投资者,引入那些想把估值半年以内做到十倍的财务投资者,如果华为急于套现,如果华为去炒房地产,如果华为想炒股票、去炒期货,去参股金融公司,它有今天的华为吗?

叶檀提到光刻机,中国为什么造不了光刻机呢?光刻机公司的人公开的跟我们国家的顶级的专家讲,说我们可以把图纸都交给你们,你们也做不出来,你们永远也做不出来。为什么?说的这么气人,为什么?他说,我就说一条,光刻机里面有一个核心的部件,就是这个镜片,全世界只有一家公司可以做,就是德国的蔡司。这个公司的三代人就磨这个镜片,中国人能够做到吗?

中国面临明斯基时刻

中国人现在要求的是,我的市值马上要翻十倍,翻一百倍,我的身家在一年以内要翻十倍,翻一百倍,什么所以只好玩杠杆,只好玩债务,只好玩金融。但是,亲爱的朋友们,玩杠杆、玩债务、玩金融,最终是建立在沙漠上的海市蜃楼,很快要全面崩塌。这个崩塌,就是明斯基时刻。

什么叫“明斯基时刻”?我在这里提醒各位,这个明斯基时刻就是周小川行长警告的。中国完全有可能出现明斯基时刻,不是我警告的,周小川行长多次警告,而且在人大会议上,分组讨论会上都讨论过。

什么叫明斯基时刻?就是突然间有一刻大家突然间认识到,你所购买的资产可能都变得一钱不值,你会疯狂的逃走,我们的所有的金融是建立在对资产的信心、对机构的信心之上,当突然间有一天,所有人的对所有的资产,对什么股票、对房地产、对基金,对银行、对基金公司、对证券公司,对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信心的时候,全部要夺门而出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能逃得出去,这叫明斯基时刻。

所以为什么中央把防范金融风险,仍然列为2019年的三大攻坚战之首,是担心出现明斯基时刻。但是大家不要忘记了,2015年股市突然崩盘就出现过小规模的明斯基时刻。

我衷心希望在2019年,大家首先要管理好自己的风险,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宋月

^1 ^2 kai0 posted on Jan 22, 2019
Please sign innew comment
Sign in as...
Submit comment
You are running out of your allowed space, please contact the site's admin at unknown to raise your limit.
user_nameadded ^1 ^2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