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值得记住的历史

记住历史才能建设更好的未来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本站规划

on May 07, 2017

记录历史事件。

内容经过核实,保证质量;不求面面俱到,但求有价值。

Read more

三鹿为什么敢往奶粉里加三聚氰胺?

on May 31, 2015

企业里面没有人反对没有互相权利制约没有人举报?这么大胆子,董事会一致通过往往婴幼儿奶粉里添加大剂量下有毒药剂?难以想象。

====================================

作者:Serena Yu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688621/answer/8034104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新西兰总理举报的,河北地方官员捂不住了。要没有洋人出手变成外交问题,地方和中央各级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不定到现在吃不起或不习惯进口牛奶和奶粉的你,还在喝三聚氰胺呢。

嗯,清政府很多政策问题也是这样等洋人出手才解决的,历史只是重演而已。

关于毒奶粉企业提供了就业的问题,我的看法是:
且不谈政府扶持弱势产业是不是合理,但卖毒奶粉的企业已经不是一般的竞争力弱势问题了,这是扶持违法行为。毒奶粉厂家就是癌细胞,养大了也只能养成毒瘤,最后总要崩溃的,这是个流脓的疤,越捂越烂。它早就应该被市场淘汰,它的资本、资源和劳动力才会被自然调配给健康的企业,否则劣币淘汰良币,怎么违法怎么来,怎么赚钱怎么来,怎么流氓怎么来,健康诚信的企业反而被恶性竞争挤垮。因此所有奶企都被绑架到了三聚氰胺上面。

任自由贸易野蛮生长并不能解决一切,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法律得到执行是市场公平公正的必要条件。有一个说法不就是说刑法如果不执行就会变成致富指南吗?

新浪财经:
三鹿向左恒天然向右――危机处理的正反教科书

"当时恒天然拥有三鹿集团43%的股权,在2008年8月知晓三聚氰胺奶粉事件时,即要求三鹿所在地的石家庄政府发布通知召回被污染的奶粉,但地方官员并未采纳这一建议。恒天然只好将诉求上呈给新西兰政府,9月5日,时任新西兰总理海伦o克拉克知悉此事,随后下令绕过地方官员,直接与中央政府沟通,此后当地的官员才开始采取行动。克拉克在接受新西兰TVNZ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在地方层面上,我认为第一反应就是试图掩盖它,不予正式召回。那绝不是我们在新西兰的做法。"当时有人质疑她的这一言论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但以这一次恒天然的表现来看,这种处理方式确实是新西兰朝野的共识。企业勇于承认错误,政府不护短,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维基百科:
wikipedia.org 的页面

揭发受阻
三鹿方面
2008年5月20日和21日,一位署名789oo88oo88的网民揭露他在2007年11月在浙江泰顺县城一家超市里买的三鹿奶粉的质量问题。该奶粉令他女儿小便异常。后来他向三鹿集团和县工商局交涉不果。为此,该网民以网上发文自力救济,并以“这种奶粉能用来救灾吗?!”为题提出控诉[21][22],不过该控诉遭三鹿集团地区经理以价值2476.8元的四箱新奶粉为代价,取得该网民的账户密码以请求删除网上有关帖子。[23]事后该网民则表示说,他因为相信了三鹿集团的解释,他买到的是假货,因此同意接受赔偿并删除帖子。
据“三鹿内部邮件”显示:8月1日下午6时,三鹿取得检测结果:送检的16个婴幼儿奶粉样品,15个样品中检出了三聚氰胺的成分。[19]8月2日下午,三鹿分别将有关情况报告给了其注册所在地石家庄市政府和新华区政府。并开始回收市场上的三鹿婴幼儿奶粉。8月4日至9日,三鹿对送达的原料乳200份样品进行了检测,确认“人为向原料乳中掺入三聚氰胺是引入到婴幼儿奶粉中的最主要途径”。
确认因自己集团生产的奶粉导致众多婴儿患有肾结石后,三鹿集团开始进行危机公关工作。三鹿公关公司北京涛澜通略国际广告有限公司被指在8月11日向三鹿集团建议与中国最大的互联网搜索引擎公司百度合作,屏蔽有关新闻的 公关解决方案建议:
“安抚消费者,1至2年内不让他开口;与百度签定300万广告投放协议以享受负面新闻删除,拿到新闻话语权;以攻为守,搜集行业竞争产品‘肾结石’负面新闻的消费者资料,以备不时之需。百度的300万框架合作问题,目前奶粉事业部已经投放120万元,集团只需再协调180万元就可以与百度签署框架,享受新闻公关保护政策。”
这封由自称三鹿公关公司的员工在网上发帖的申称为公关解决方案建议在三鹿毒奶粉事件曝光后的9月12日,广泛流传于网上。[24]事发后的9月13日,百度公司针对此种说法声明,表示从未接受这种要求[25]:“
9月9日晚,三鹿的代理公关公司致电百度大客户部希望能协助屏蔽最近三鹿的负面新闻,由于该提议违反公司规定以及百度一贯坚持的信息公正、透明原则,大客户部在第一时间严词拒绝了该提议。9月12日,该公关公司再次致电希望能屏蔽三鹿的负面新闻,再次被大客户部予以否决。”

官方方面
2008年6月中旬后,三鹿又陆续接到婴幼儿患肾结石等病状去医院治疗的信息。南方日报收到网民反应,有人在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的留言系统里反映由三鹿奶粉导致多起婴儿肾结石,但事后屏蔽,只有要求网民提供详情的留言回复尚在。[26][27]
7月,徐州儿童医院小儿泌尿外科医生冯东川在国家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的留言系统里反映今年婴儿双肾结石导致肾衰的病例出奇地增多,且大多饮用三鹿奶粉,并表示希望政府部门能组织流行病学专家协助明确原因,不过也是没有得到明确答复。[28]
三鹿集团是中外合资公司,其最大海外股东是新西兰恒天然公司。根据新西兰政府的说法,恒天然公司在8月份得知奶粉出现问题后,马上向中资方和地方政府官员要求召回三鹿集团生产的所有奶粉。不过恒天然公司经过一个月多的努力未能奏效,中国地方官员置若罔闻,试图掩饰,不予正式召回。恒天然只好向新西兰政府和总理海伦·克拉克报告。9月5日新西兰政府得知消息后下令新西兰官员绕过地方政府,直接向中国中央政府报告此次事件,中国政府才严正对待此事。[29][30]

事后管制
根据多维新闻网和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指出,中国中宣部于9月14日下令,禁止中国内地媒体擅自报道三鹿事件,一律要以官方公布或新华社报道为准,此举导致中国内地传媒的批评火力明显退烧,[106]也令各大报章无法刊登自行采访的有关新闻稿件,其中包括《南方周末》的一篇文章《结石婴儿的艰难追凶路》,[107]后来该周刊编辑只能把此稿放到了南方周末网与《南方都市报》上。[108]《大公报》也报道,9月14日,中国有关政府部门给律师们开过会,重点强调政府已做大量工作,让“服从大局,保持稳定”,律师如果涉及三鹿奶粉事件,将不是简简单单丢饭碗问题。面对受害者们索赔愿望,律师们只能是选择拒绝或逃避。目前,三鹿奶粉污染事件并未引发大规模的法律索赔诉讼。[109]


疫苗到底殇不殇我一点都不关心,反正三天后你们就会忘了的 - 识装 - 知乎专栏

Read more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0 Comments: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