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中囯网絡審查技術評論

總結:网絡審查主要是為了維穩(混淆視聽、拆散人心),而不是宣傳(臉上貼金)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正确之死:忘了「政治正确」这个标签吧,它对你的成长毫无意义

on Jun 03, 1989 · 3 min read

「政治正确」这个标签里的「正确」,已经可以去死了。


托川普的福,在2017年,「政治正确」这个词在中文语境彻底被用滥了。和「白左」这个词一样,爱用「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为了方便以后就用简写 PC了)的,却往往正是它的反对者。可我们的社会还没什么 PC 呢,怎么就开始反 PC 了?没所谓的。其实很多人在反对 PC 的时候到底是在反对什么,往往并没有明确的所指。而「正确」到底是什么?不存在的。只是反对者刚好想反对的东西而已。

「正确之死」不是说「正确」这个概念不存在了,而是「政治正确」这个标签里的「正确」可以去死了。

说明一下我的立场:我不是 PC 的支持者,我支持「平等」、「多元」、「帮助弱势群体」的价值观,但不是因为这些价值观够 PC —— 我觉得 PC 和反 PC 都挺缺的,因为 PC 这个标签其实自诞生或流通起,最大功能正是批评、讽刺、乃至攻击所谓「正确」的一系列价值观和观点,几乎就没有过正面的意涵(可以去维基百科看下它的 简史)。即使是左派说起 PC(本文中「左」和「右」是根据西方政治图谱的划分),也多少带着自嘲的意思,是对其有所警惕的。也就是说 PC 本来就是强加给持有某些价值观的人的标签,而不是这些人自我标榜的勋章(虽然真用 PC 做自我陶醉的人也不是没有)。

至于什么是 PC 中的「正确」,往往正是由其反对者定义的。这就很奇妙了:「正确」是相对的,模糊的,动态的。于是 PC 下面根本没有固定的实体。我去向政治学博士林垚请教了这件事。他给我捋了捋 PC 广义的意思(i.e.,「意识形态对社会文化和群体造成的行为和语言上的自我约束」),狭义的意思(i.e.,「近几十年来欧美关于冒犯和歧视的社会限制」),以及不同治理手段下的不同意思(i.e.,「比如爱国爱党这种 PC,和不要歧视别人这种 PC,在概念本身的含义和源流、维持模式、和可辩护性上都不可同日而语」)。

人们都爱做正确的一方。但 比起什么是正确的,我们往往更在乎强调「自己是正确的」。于是,当我们发现自己不符合某些主流「正确」标准的时候,要攻击「正确」;而当我们发现自己刚好在比较「正确」的一方时,也就不再在乎去挑战什么霸道的道德高点了。

中国也有「民意」基础很广的「正确」,体现在一些公众口径相当一致的话语导向中:包括「小三」该打,恋童癖该死,穆斯林危险。这些「正确」在2017年都没少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想想看,你跟着一起「正确」了吗?但其实「正确」与否也好,左和右也好,很多社会讨论中的绝对正义感也好,背后都是粗暴的两元性思维:一个共和党不能反对伊拉克战争,一个女权主义者必须对每一个 #me too 的故事都毫无怀疑全情支持,一个有良知的人必须对恋童癖口诛笔伐。

事实上,当任何一个「正确」变得固化或绝对化,我们都需要警惕。在对未成年性侵的群情激愤中,因为「儿童的利益和安全最大」成为了一种绝对「正确」,最近有司法机关顺应「民意」向社会公开了性侵害犯罪人员的 个人信息,即使这样做并没有法律依据,因为公民享有的隐私权和名誉权不因犯罪而丧失(再看看 这篇)。「正确」让人亢奋,亢奋让人不想思考。我们在线上线下抒发感情,表达「我们今夜都是 DD 人口」的时候,大概也很少有人愿意想自己天天开车对雾霾的贡献,以及这与地方政府去拆农民的煤炉子有什么样的联系。

就算我们只说「平等多元包容」这种典型的西方左派 PC,在冷战刚结束的美国, 右翼保守派用 PC 一词来暗示,平等理念是受共产主义影响的价值观(因为 PC 的确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历史渊源),即是「反美」的;而在21世纪的中国,PC 包括平等理念被建构成了美国文化霸权的产物。在美国,公众舆论批评 PC 话语太学术太精英;而在中国,经过国内精英的操演,PC 又成了「反智」的。

1514453952780900.jpg

以上来自一篇叫《政治正确的反智性》的文章,作者之前还批评过那些「只管政治正确不管学术正确的三流学者」,标题看起来很 OK 吧(内容我没读)。在《反智》这篇里,他说如今推崇 PC 的美国教育环境把学生都教傻了,因为「一个都不能落下」,聪明的都被拉低了。行文流畅,引经据典,但看到下面这段的时候我彻底被逗笑了。

1514453977242003.jpg

这里援引的那本书《蜕变》,或者这类励志书,其实恰恰是符合反 PC 者的逻辑套路的:你看我这样不幸的人都可以成功,你还抱怨什么「结构性歧视」,还有什么脸要求政府资助你,你不能成功都是你自己努力不够而已。

1514454000342043.jpg豆瓣上对于这本书的介绍 来源

当人们相信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马云,一切取决于自己时,也就不会去抱怨生来的资本劣势,或者社会资源分配不公了。如果自己被歧视被剥削,那也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而已。社会达尔文主义正是《反智》的作者的主题:优胜劣汰才能出大家,现在美国民众这么蠢都是 PC 的错。除了自相矛盾的论点和论据,这篇文章没毛病。

PC 就是这么好 diss,因为这个标签远比其内涵的定义更重要,找十个人可能有十个 PC 的不同定义,或者十个反对 PC 的理由 —— 所以它好用。尤其当涉及到平等和多元这类的意识形态议题,只要一言不合意见相左,给对方扣上个 PC 的帽子就好了,此后这人说的话再有道理,也不过是 PC 而已,而自己的言论,无论是不是歧视,也找到了守护。

西方左派对此的观察是:右翼人士使用 PC 的目的是将公众讨论从社会歧视这样的话题上转移开,架空左派的政治理念,以保持并合理化各种基于种族、阶级、性别和法律的不平等。而当 PC 在政治或者社会议题以外的讨论中用法越来越泛化(比如有文章教大家不要找太 PC 的伴侣,因为这样的人太爱用自己的原则评判别人),使用这个词唯一的意义无非在于贬损使用者的「对手」,并抬高使用者。因为 PC 总与道德优越感及其不容质疑的正义姿态联系在一起,日常化的反 PC 似乎可以帮助人们有效的处理掉一些「道德高点」的优越性,以及对方让自己感到的低下感。

台湾学者何春蕤被称为一个「了不起的女性主义者」,但是她对「进步」、「改造」、「解放」等话语以及受害者叙事怀着充分的警惕 —— 一旦成为我们生命的全部,当我们不允许再从过去的主体经验中获得能量和启发,这些话语就成为了教条。她尤其 提醒我们 警惕通过打压他人实现自己的「正义」:个人的受害经验不应该是「横行检验他人话语立场」的资本,仗义执言的网络「正义魔人」也不一定是在捍卫受害者权益,有可能只是出于自 high 或「妒恨」—— 这些看似的「正义」主体其实和向性学家泼粪的 反性大妈 无异,将他人想像为邪恶的加害者,加强纯洁正义的自我想象。

这于自我培养和成长毫无帮助。

这样的质疑和挑战当然在学科主流是不受欢迎的,让人不适的,尤其在性别暴力如此普遍的前提下,但是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黄盈盈在 采访 中说她「不认为,有某一种理论或主义可以不受或容不得任何质疑与反思」。这正是何春蕤所说的「拆解一些神圣的殿堂」的必要。当受害经验免疫于求证,悲情控诉等同于正义,产生的情绪是恐惧和悲愤,而不是自我壮大的力量感,更无法改变到反对者的想法。

永远边缘,永远保持清醒,永远挑战主流,对一切「正确」保持警惕 —— 这和我们争取平等和社会公正的努力并不矛盾,事实上是更理智,更有前瞻性的动作。

但是还有个问题,随着消费信息的方式越来越个人化, 我们越来越无法彼此理解和对话,然后意见和价值观越发两极化,多角度的思辨也就更难了。

比如我有一个脸书「朋友」,她几乎代表了我反对的一切:厌恶同性恋和跨性别、种族歧视(主要是针对中国大陆人,而她是新加坡人)、认为穆斯林该死光光。我好几次有冲动拉黑她,但意识到就是因为「拉黑」如今太简单了,我们才越来越被困在自己的「意识形态回声室」(echo chamber)里,每天接受巩固和支持自己价值观的信息。而且脸书的算法正是基于此 —— 你常来往的人,常点赞的人的推送会更容易出现在你的首页上。于是我一直时不时去看看她的主页,想没准这能帮我理解她的观点。但这并没有发生。

作为川普的支持者(当然),她在大选期间发的文章甚至不是美国右翼主流媒体的报道,而往往是来自各种原教旨主义甚至极端主义基督教网站的假新闻。这些推送让我涨了不少见识,刷了好几次三观(比如:「揭秘!Michelle Obama 其实是个男人,而 Barack Obama 是个 gay!" 再加上她的转发评论:「怪不得他那么爱同性恋和跨性别」)。她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这些在她的「回声室」里就是「事实」。

所以很遗憾,除了在美剧《The West Wing》里,我在现实中还没遇到一个让我觉得「虽然我们立场不同,但 TA 讲话还很有道理」的右派人士。当然,我自己也是这种两极化的产物。我也还在用着「左」和「右」这样的标签。但我真不想再用「政治正确」这个词了。乐此不疲地使用「政治正确」,无论赞同还是反对,都可能在加重着这种两极化,或者帮助不同的观念变得固化和绝对。

所以,让我们抛开这个标签吧。

今年我回到国内,开始在 VICE 工作后,常会看到两类评论:(1)你们的三观比美国 VICE 差远了(2)VICE 果然是白左。一种是想说我们太不 PC,另一种是说我们太 PC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并不在乎是否 PC。

我们在乎的很简单:操守和趣味。

「趣味」就不用多说了。「操守」这个词可能看起来和 VICE 不怎么沾边,说实话我也意外过:当时蓝鲸事件的话题刚开始发酵,我们选题会上讨论中一个编辑说,「我们要做这个的话,想说的是什么?不能只是猎奇。有研究显示媒体对自杀的报道和人群中自杀事件都有相关性。如果我们没有一个确定的导向,只是为了占先机告诉大家有这个现象存在,那只是为它做了宣传,不如不做。」

后来我们就真的没做,直到蓝鲸的首脑被抓获。

我们做一个决定或者写一个东西时,是否 PC 从来都不是一个指标,不曾进入我们的考虑。同样,很多事情也无法或者没必要用 PC 衡量:我们批评纳粹是因为纳粹就是糟透了,我们抵制「仇恨言论」(Hate Speech)只是因为「黑鬼/基佬都该死」这样的言论就是缺的 —— 同理,说「白人/直男都该死」的也是一样。我们不去叫有残障的人「瘸子」、「傻子」,或者叫同性恋者「兔子」、「玻璃」,是因为这些词并不是中性的,而带着侮辱的意味,而我们干嘛要没事侮辱别人?我们听说上海餐厅 The Nest 殴打不符合常规性别气质的女顾客,感到气愤想鸣不平,是因为这种行为本身太令人作呕。这些都不是因为 PC。

反 PC 不代表你有批判性,自我标榜 PC 也不代表你更有良知。扔开 PC 这顶帽子,批判性还是批判性,良知还是良知,那我们谈「批判性」和「良知」不就好了吗?关 PC 屁事。

何况国内声称反 PC 的人,如果说 TA 们是因为某种霸道的「真理」而不满,所以抗拒,却很少见到 TA 们因为除了「平权」之外的霸道「正确」抗议。所以你反的是什么?如果只是「平等」,就不要拿 PC 来遮掩了吧?

至于支持「平权」,「平等」,「多元」的人,也没必要用 PC 标榜自己,或者以此作为标准。PC 和反 PC 是政治话术,「正确」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那三个问题:「我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以及「我能做什么去实现这个世界」

「正确之死」不是结束。

感谢 林三土 先生和 方可成 先生的指点和赐教。

http://www.vice.cn/read/death-of-correctness

0 Comment: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本站唯一地址:12ddrrRKkABAWTU48ZL3THfypHtVJ3aVF5
域名短网址(可能會被篡改):ChineseCensorship.bit
This page is a snapshot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